【观点】项小吉:汉奸与爱国贼

近日网上有笔名亮相者罗列我近年来叁大“惊世骇俗的言论”:(1)发
明“爱国贼”一词,(2)指林则徐为汉奸,(3)说“东京审判”无法律依据
。我无意惊世骇俗,只是在一些研讨会上说一点我的观点介绍一点知识。

自古以来,爱国似乎总是神圣的,不可挑战的。但我认为爱国并非一
贯正确的。这里首先定义一下什麽是国。从广义上讲,国 (Country)包括
人民,领土,政府。从狭义上讲,国(State)是指政府。中国宪法第一章总
纲里的国家就是指政府。在抵抗外来侵略时的爱国是值得颂扬的;在纳粹
,共产专制时期的爱国就是帮凶,就是我说的爱国贼。在民主国家,爱国
表现在对政府的批评;在专制国家,爱国表现在对政府的吹捧。爱是一种
感情上的选择自由,而不是一种义务,别说对政府,就是对人民, 对故土
,对一种文化也不是非爱不可的。有些人以为打着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的
旗帜就可以掩饰仇恨民主为专制效力的嘴脸,就可以掩饰一切罪恶。我谴
责爱国贼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继续如此方便地假借爱国来攻击或冒充民主运
动。

林则徐是汉奸,这只是个简单的历史事实。虎门烧烟不耽误他的汉奸
地位。在中国,为外来侵略者效力的就是汉奸,像吴叁桂,李鸿章。在当
时,满清帝国是外来入侵者,就像元代的蒙古,叁十年代的日本。林则徐
为满清帝国效力,官至总督,如果他都不算汉奸,那中国历史上就没有汉
奸了。中共一惯歪曲历史,把汉奸捧为民族英雄,把侵略者奉为自家祖先
,自有其政治目的。顺便提一下,汉奸与卖国贼不同,汉奸与爱国贼倒是
有些共同之处。当卖国贼必须手中有政权,就像货物买卖必须拥有产权一
样,否则不会有买主。当爱国贼最好手中有绿卡,否则不会被主子看重。
汉奸与爱国贼都只具有奴才的地位,尽管暗地里有模仿主子的心态。他们
都只是当政者的鹰犬,并无什麽特定的政治观点。这种人是长期专制文化
的特产。所以,惺惺相惜,爱国贼为汉奸林则徐在纽约竖像也就不足为奇
了。当爱国贼比当汉奸要轻松一些,且进退有裕;汉奸有可能受对手的审
判或被主子责罚,像林则徐。而爱国贼能以不变应万变,总能讨得新主子
的欢心。

传统国际法分两大部分:平时法和战争法。在二战之前,战争在国际
法上是合法的,尽管是不合理的。传统国际法对战败国的惩罚是割地赔款
,现代国际法对战败 (侵略)国的惩罚是审判战犯,而不是索赔,祸延无辜
。这无疑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东京审判是仿效纽伦堡审判,由战胜国
签一个协议,成立一个法庭,附一份法庭宪章,指派委员(公诉人),邀请
法官,然後开审。两庭战犯无一认罪,辩词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法庭驳
回这一辩词。印度法官退庭表示抗议。两庭审判无疑有事实根据,但有何
国际法根据,这在国际法学界有争议。两庭审判无疑合理,但是否合法仍
有争议,因为“法律不溯即往”是普遍原则。联合国宪章宣布战争为非法
,有人因此主张废除战争法。从逻辑上讲,这是对的。就像不应有吸毒法
强奸法一样。但从现实上讲,二战之後战争不断,战争法仍有其作用,至
少没人建议取消红十字会。简而言之,两庭审判是国际法学界和史学界长
期讨论的一个学术问题,我只想介绍一下而已。(2001年8月28日)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