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评论】对民主正义党工作中心的一点思考

我到美国生活,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了。向正义党、民主党的朋友们学习,
一起工作,也有了一段时间。我有个想法:正义党作为一个中共的反对派政党,
当然应该有最高纲领和最终让中国实现民主的目标。这方面的问题,上个月傅
申奇、谢万军、还有其他的一些发言者都讲了,我就不多说了。我要说的是,
现在这个阶段,正义党的工作中心应该在哪里的问题。我认为,中心应该放在
组织老百姓要求充分地获得中共政府明文规定的人民的权利,并且要求中共政
府有效地保护人民的权利。

我们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正义党谈工作中心放在中国大陆,这个方向是正确
的。但是,工作中心放在中国大陆,还是一句笼统的话。中心放在中国大陆,
具体放在哪一个方面呢?

傅申奇先生强调唤醒人民的公民权利意识是对的。但是正义党应该怎么做?是
不是仅仅通过搜集情况、利用各种宣传管道揭露中共的恶劣人权状况、阐述公
民的基本权利呢?我可以这样说,在中国大陆,老百姓不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有
什么样的基本权利,没有老百姓不知道自己的基本权利遭到侵犯和剥夺,也没
有老百姓不想反抗。问题是:老百姓该怎么样来反抗这个专制的、侵犯和剥夺
他们基本权利的政府来夺回和保护自己权利的问题。更具体一点来讲,老百姓
应该怎样才能向这个专制的政府夺回自己的权利、保护自己的权利。

我们应该看到,老百姓因为权利遭受侵犯和剥夺而需要反抗,反抗的目的是为
了夺回那些属于我们自己的基本权利,要求政府保护我们的这些权利。再讲得
清楚一点,那就是三步曲:第一、通过反抗来夺回自己的权利;第二、通过施
加压力来要求政府保护自己的权利;第三、是老百姓反抗政府和向政府施加压
力的目的:自由地享受自己的权利。老百姓不会为了反抗而反抗,老百姓也不
会在还有路可以走的时候,拿起武器闹革命、不惜生命来推翻政府。老百姓要
的是权利。

我认为,先别谈国际人权公约规定的公民权利,先谈中共政府明文规定的人民
的权利,比如中国宪法规定人民有结社的自由,可是中共政府实际上没有给予
人民结社的自由;中国的刑法、刑事诉讼法、警察法都禁止逼供,禁止对嫌犯
进行虐待,禁止执法人员任意拘押,但是中共政府实际上普遍地违反着自己制
定的法律。我这里提到的宪法、刑法、警察法的内容,老百姓没有不知道的,
这些问题不需要我们去宣传、去解释,老百姓清楚得很。老百姓不清楚的是怎
么做的问题。

我们是正义党,我们是反对派。我们要在中国大陆得到老百姓的认同、支持和
参与,那么就让我们来告诉老百姓该怎么做、组织他们做、领导他们做、让他
们夺回自己的权利并且能够享受他们的权利。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让他们
得到利益。我认为这就是正义党现阶段在中国大陆的工作中心。

我还要多说一句:我们应该防止在帮助中国老百姓的时候犯下错误,结果让他
们得到的不是利益,而是失去更多。不能帮助老百姓得到利益,反而让他们失
去更多,我说的“失去更多”包括让他们进了中共监狱,老百姓的目的没有达
到,我们作为反对党,就得不到普遍的认同、支持和参与。

殷力

根据2001年1月27日讨论会发言稿整理

2001年3月发表于正义党论坛

2001年8月31日修改重发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