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中国民主党”四大成功经验和它面临的三大破坏势力

中国民主党注册运动在中国共产党统治四十九年之后,中国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民,第一次公开地,声势浩大地,旗帜鲜明地以共产党的政治反对党的面目,向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统治勇敢地进行挑战。这一勇敢而伟大的行动,受到举世瞩目,得到了国际上爱好和平,民主,自由的国家和人民的支持。中国民主党的状举,爆发之突然,蔓延之广泛,策略之巧妙,令独裁的中国共产党措手不及。

以下,让我们把中国民主党要求注册成立等一系列活动,简称为“中国民主党事件”,以便叙述。

中国民主党事件的四大成功经验

“中国民主党事件”以及中国共产党对其处理的上的犹豫和无奈,表现出以下三大特点:

一。中国民主党对合法,和平,理性策略的巧妙应用

中国民主党一开始在中国就以向中共政府申请注册的方式,在浙江王有才等人的领导下,争取其合法的政治反对党地位。由于是申请,而不是成立,因此无法称为“非法组织”。这一巧妙的策略应用,使中共镇压中国民主党无法可依,为中国民主党后来在其他省市获得广泛的响应打下了本质基础。正像当时当然民主党海外发言人徐水良先生指出的那样:“他们把一贯视法律为装饰,将法律当作自己实行一党专制无法无天行为遮羞布的中共,置於难堪境地。”

二。承认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是理性求存的上策

浙江于九八年六月份首举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九月份首先获得山东的响应。在谢万军,刘连军等为首的山东中国民主党的注册申请过程中,中共暴露了犹豫和无奈,给出了一个至今还不能完全说是错误的信息:

中共可能允许中国民主党注册。我们说这个信息不是完全错误的原因是:中国民主党目前虽然遭到严重挫折,但是被捕被判刑人数同公开亮相的人数相比,依然是少数。也就是说,中国民主党的存在,无论中国允不允许注册,都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了。中国民主党取得这种生存的事实,应该归公于山东民主党领导人“承认共产党的统治地位”这一理性求存的策略。

山东民主党在其声明中指出:“我们承诺,在中国民主党山东筹备委员会得到批准成立后,我们将维护江泽民主席的国家元首地位,并且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进程的时期内,承认中共的执政党地位。中国民主党山东筹备委员会将以在野党身份监督和制约执政党。

并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从事政治和社会活动。这一理性策略的运用,无论是不是“口是心非”,它使得中共镇压异己出师无名。同时也给中共被迫向民主让步有了一格台阶可下。

三。顺应大陆人民群众的意志,争取广泛同情支持

浙江中国民主党在其一开始的声明中就这样指出:

“广大民众需要有自己的政治组织政治代言人”。而组党人士当中,山东的谢万军是农民选举出来的县政协委员,上海的周建和曾经带来群众争取福利而受到群众的欢迎。这一点明确表示了中国民主党的组党人士在中国大陆群众中的基础。王有才在杭州被审判其间上百人伫立街头向他表示同情与支持也说明了群众基础。

在原则性问题中,中国民主党对祖国的统一完整,对国家主权不受侵侮也表现了同人民的绝大多数的一致。

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备委员会在九九年五月十一日致江泽民的公开信鲜明地表达了立场:“为防中华民族力量分化,应和平友善地处理台湾、西藏、新疆等地区和少数民族问题,清除敌视状态和武力对抗。加强凝聚力,营造亲善力,开通对话渠道,和平理性地解决分歧。如确有损害民族利益的事件发生,应本着人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理解,然后采取非常措施。”一个致力与中国政治体制向民主大方向进行的反对党,应该也必须同广大人民的基本意志和利益保持一致。就是目前一党专制的中国共产党,尽管政治上处处表现出垄断和霸道,争取民心依然是共产党宣传的目标。中共就成功地运用了爱国主义狂热瓦解了六四十周年的纪念浪潮。作为刚刚诞生的中国民主党,同样要争取民心,取得支持。在这一点上,中国民主党始终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四。立体式串联,海外协调与现代通讯工具的使用

虽然浙江王有才首举中国民主党的大旗,然而在这之前,已经有了以“中国政治反对派”为中心的跨省市异议人士的串联和签名,上书运动。中国民主正义党也在沿海各主要省市建立了秘密支部和据点。在国内的异议人士,得以相互之间以公开的,秘密的,分高低层次的串联活动。与此同时,海外以王希哲,庄彦等为首的中国民主党筹委会及中国民主正义党,对国内各地的中国民主党注册活动,进行了协调,策划和经济支持。同时也提供了信息交流和国际关注方面的安全保障。通讯手段上采用了数码手机,电话磁卡,电子邮件,传真和交通员传递信息等前所未有的现代化方式。

综上所述,中国民主党事件的上述四项特点,是其发展,存在的主要基础。这些是正面的经验,必须总结,继续保持,也将是今后继续发展的基础。

中国民主党面临的三大破坏势力

我在这里论述中国民主党面临的破坏势力,不是为了指责,而是为了帮助中国民主党在国内英勇奋斗的民主勇士们了解和看清前进道路上的明山与暗礁。如果勇士们在冲锋陷阵时不了解前面的艰难险阻,勇士的牺牲就成为无辜,反倒会被后人贻笑大方。我今天有责任,也有义务,把我了解的情况以及海外诸多关心中国民主党前途的朋友们的焦虑,写成文字。孰是孰非,历史将会给出无情的结论。

前面我们已经总结出来的四大成功经验,是中国民主党在中国大陆内部得以求生存,图发展,逐步努力实现长远目标的基础,也是目前在中共镇压声势越来越严峻的形势下继续生存下去的保障。

中国民主党已经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这一点已经被广大的民主运动人士和国际社会所认同。因此,对于不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政治势力来说,当前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就是破坏中国民主党。下面我们将具体研究中国民主党正面临的破坏势力。显而易见,破坏中国民主党,从本质上只要破坏掉民主党上述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就能达到目的。我们将可以通过以下的分析看到,无论破坏的手段狠毒,多么狡猾,多么拙劣,多么可笑,多么不符合逻辑,多么不可思意,中国民主党正面临着这些破坏的严峻考验。能否认清,并且抵挡住这些破坏,关系到中国民主党的存亡,关系到中国民主进程的速度,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目前和将来的政治命运。

第一大破坏势力来自中共的独裁政权

第一大破坏势力来自中共的独裁政权。共产党为了继续其一党独裁,继续其即得的政治与经济利益,不顾世界潮流和人民的要求,对中国民主党领导人采取镇压,放逐,威胁,经济迫害和暗中挑拨瓦解等。中国共产党不会轻易地把独占的政权交给人民,因此这种暴力镇压,阴谋破坏与反暴力镇压,反阴谋破坏的斗争将长久存在下去。即使中国已经实现民主政治体制,共产党已经没有暴力镇压的能力时,只要共产党还继续存在,破坏与反破坏的斗争还将继续存在。

就当前来说,中共破坏中国民主党的生存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直接镇压。如对于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等十多位中国民主党主要领导人以“颠覆国家”罪判刑。直接镇压对中共的好处是可以起到吓唬其他人士的作用。但是,对中共的坏处是国际影响极坏,压力大。

二。编织罪名。如上海的蔡桂华,韩立法等,北栽脏陷害,以“嫖妓”的罪名判入劳教。编织罪名有时能够起到混淆视听的作用,但是中共拙劣地重复使用这种手段,其效果就适得其反了。当初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张林,魏泉宝被以“嫖妓”的罪名判处劳教,还有些人怀疑可能确有其事,但是紧接着中国民主党的蔡桂华,韩立法,以及中国发展联合会的彭敏都被控以“嫖妓”的罪名而判处劳教,就暴露了中共政治迫害的真面目了。“嫖妓”不灵了,上海民主党傅申平则被控“斗殴”来判刑,但已经起不到什么掩盖政治迫害的效果了。

三。放逐海外。徐文立,王有才,在被判刑之前都曾被中共当局劝其流亡海外,只是他们没有接受。谢万军同样被劝出国,当初没有接受,后来面临危险才逃亡。而上海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士姚振宪,周建和相继被逐出国门,流放海外。将中国民运有影响的人士流放,已经是中共多年的一贯做法。对中共的好处是可以减少侵犯人权的谴责,减少这些人在国内对群众的感染和同当局的对抗。但坏处是,这些人的出国,特别是大部分最终目的地抵达许多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美国,无形中鼓励着其他人士前赴后继,继续斗争。

四。经济迫害。对参与中国民主党组织活动的人士及其家属进行解雇,降职,取消福利,取缔自营业着的谋生手段等等,进行经济迫害。这种情况更加普遍。如山东中国民主党组党人谢万军的妻子被解除公职,辽宁中国民主党组党人王文江被吊销律师执照等。中共企图通过取消中国民主党人的生存手段,打击士气,让他们忙于谋生,来惩罚和削弱其政治异议活动。

五。瓦解基础。上面提到中国民主党存在发展的四项基本经验,也是中国民主党存在发展至今的基础。中共通过瓦解此四项基础,来达到瓦解中国民主党的目
的。

(一) 与境外敌对组织挂钩。虽然中国民主党采取要求合法注册为手段,避免给中共镇压留下借口,中共也没有以“非法组织”来起诉中国民主党人士。但是,在王有才,徐文立的判决书中,都包含了“同境外敌对组织挂钩,接受经费”等字眼。中国寻找这样的借口,把中国民主党组党活动人士的合法活动,诬蔑为“非法”的活动。

(二) 颠覆国家政权。中国民主党明确声明承认当前共产党的统治地位,但是被判刑的人士却都被指责为颠覆国家政权。虽然这一罪名已经被用在许多中国民主党领导成员身上,但是由于牵强附会,至少还没有普遍被用到所有民主党的领导成员身上。就象栽脏“嫖妓”那样,用多了,还是有忌讳。中共毕竟还要继续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三) 移花接木,蒙骗百姓。中国民主党明确表明了反对国土分离,并且主张“如确有损害民族利益的事件发生, ...... 采取非常措施”以捍卫国土的完整。但是,中共确在给中国民主党领导人士判刑的时候,用一些非中国民主党人在海外的支持台独,藏独,炸馆的言论,来恶毒攻击中国民主党的立场与主张。以此来蒙骗中国的百姓,釜底抽薪,妄图让中国民主党失去群众的认同,同情和支持。

(四) 阻断内外联系,没收通讯宣传工具。自中国民主党事件以来,各省市的民主党人士,被中共当局没收或长期扣压不归还的手机,BP机,传真机,电话机,复印机,电脑,打印机,打字机,油印机,短波收音机等已经数以百记。以此来阻断民主党人士相互联系,及同海外的相互呼应。光徐文立家,就被没收电脑三套。

(五) 制造不信任,制造混乱。中共通过其在海外的安全情报人员,企图造成中国民主党国内领导成员同在海外的协调支持者,经济资助者之间的猜疑与不信任。比如散布中国民主正义党王炳章,傅申奇,石磊等是中共国安部特务,正义党=国安部等。并把中国民主党国内领导人被逮捕判刑说成是他们主要联络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内部中共国安部人员的出卖等。也包括胡乱编造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秘书长王希哲把二百多位中国民主党国内成员的个人资料出卖给台湾国民党情报机构。虽然信任建立之后难以动摇,可是这一情特手段,对于建立信任还是可能起到阻碍的作用。不过,就象上海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士周建和指出的那样,中国民主党完全公开,没有秘密可言,也保守不了秘密,因此中国情特的这一破坏手段,尽管一再使用,却收效甚微。

除上述已经面临的破坏之外,当然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方式。但是中国民主党如果坚持其目前取得的生存发展的基础不被动摇,先求存,而后图发展,仍然可以找到相当多的余地。

第二大破坏势力来自台湾李登辉“台独”政府。

在具体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来看中国民主党事件,对于台湾李登辉政府的政策和策略到底起到什么样的政治影响。

首先,中国民主党声明中所主张:“为防中华民族力量分化,应和平友善地处理台湾、西藏、新疆等地区和少数民族问题,清除敌视状态和武力对抗。加强凝聚力,营造亲善力,开通对话渠道,和平理性地解决分歧。如确有损害民族利益的事件发生,应本着人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理解,然后采取非常措施。”能否被台湾李登辉政府所接受?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如果说在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之前还有辩论余地的话,那么在李登辉提出了“两国论”之后,答案就只有一个了:不能接受!

第二,李登辉政府要把“两国论”,其实就是台湾独立出中国领土的主张在国际事务中取得同情和支持,光靠用美金同小国建立外交关系是不能达不成目标的。

我们要注意到,李登辉政府主张的台独同民主进步党所主张的台独有明显的区别。李登辉政府主张的台独的理由为中国大陆是中共的专制独裁,中国大陆在中共的统治下没有民主法制。台湾人民不能接受统一。而民进党中主张台湾独立的人士主张台湾独立的理由却是立足于他们认为的“台湾人不是中国人”。

但是,中国民主党事件,明显表明了中共在对待异议人士方面所作的让步。正象林樵情先生在“就地反共论”中所指出的“十几年前我们提出的口号:财产私有化,经济自由化等等,今天中共大体上做到了”那样,二十年前每一个都至少要被判刑二十年,领导人为此送了性命的政治反对党,中共却没有全部镇压。非但没有全部镇压,而且中国民主党继续以组党的名义在国内活动,在串联,在同海外联络。中国民主党的实质性存在,说明了中共的让步,尽管是很不够的让步,却表明了民主之洪水已经让中共专制的防线决了一个口子。换句话说,民主在中国大陆向前迈进了一步。

这一步的迈进,对于民进党认为“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没有什么影响,却对李登辉政府以中共独裁专制为主要理由的台独政策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打击作用。也许中共没有全部镇压中国民主党正是考虑到了这一作用。

民主在中国大陆向前迈进的这一步,使李登辉政府在取得国际同情其台独主张中的“牌”减少了分量。所以结论是:中国民主党当前的存在实质,是台湾李登辉政府所不欢迎的,甚至是不能接受的。

这里必须再进一步指出,李登辉对于台湾的民主建设是作出杰出贡献的。但是,那是对于台湾。台湾的民主经验,特别是民进党的建党经验,是中国民主党应该研究和学习的。台湾的民主是中国大陆民主的榜样,但台湾的民主,就目前李登辉政府的具体政策和论调来看,不是大陆民主的摇篮,更不能相信和指望台湾政府支持中国民主党的发展壮大。非常可卑的是,李登辉政府基于上述两项原因,对中国民主党进行的渗透,拉拢,破坏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

李登辉政府破坏中国民主党的行径,通常表现为其形形色色的情治人员躲在幕后策划,指挥,提供经费,而由中国大陆民运人士中的代理人在幕前活动。从中国民主党浙江首举义旗到现在,以时间来划分,具体表现出来的破坏活动可以归类如下:

(一) 当浙江中国民主党注册活动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没有遭到中共立即的,全面的镇压时,他们有影响的代理人魏京生向国际舆论散布“民主党是假的”,是搞“新闻效应”。妄图抹煞中国民主党受到的国际舆论的关注。

(二) 当中国民主党在中国大陆各省市已经遍地开花,再也无法用谎言进行抹煞的时候,他们的一些代理人开设改变说法,制造耸人听闻的谣言,说中国民主党是中国共产党搞出来破坏中国民主运动的,而中国民主党的主要领导人徐文立是中共特务,徐文立道德败坏,王有才打警察制造新闻等等。

此时,中国民主党已经明显地表现出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地位,然而李登辉政府利用其控制的海外中文媒体,一方面散布上述谣言,打击中国民主党的声誉,另一方面积极吹捧魏京生为民运主流,资助召开联席会议树立“魏主席”,并让魏京生鼓吹台湾李登辉政府的台独主张。可惜“魏主席”有口无才,竟然吹出了“山东独立”,“上海独立”,而成为笑柄。

(三) 九八年底,在台湾情治人员的幕后策划,操纵和丰厚的经费资助下,更多的代理人加入了破坏中国民主党的行列。一些代理人以金钱相许诺,说服了国内某些拟组织中国民主党的人士不要参与组党活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他们竟然派遣代理人携带大量美金,到中国大陆去策动中国民主党人放弃巧妙的生存策略,而宣布不承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成立中国民主党,提出“反共”口号。一句话,努力使在狭窄的缝隙中力求生存的中国民主党,从策略理性,变成冲动的对抗。李登辉政府这么做期待的结果是引起中共立即对中国民主党的冲动对抗行为进行全面镇压。如果得逞,那么李登辉政府赖以取得国际同情其台独主张的“王牌”-- 中共独裁专制,人权状况无改善迹象,相反却严重倒退 -- 将保持或许还能增加分量。然而,这一些轻举妄动导致了海外民运人士在中国被捕判刑。李登辉政府虽然没有达到期望的目标,可是少数中国民主党领导人的妄动和海外民运人士回国被捕被判刑,还是让李登辉小有所获。然而,这些被中共判入牢狱的民运人士,却成了李登辉政府的牺牲品。

(四) 九九年初,美国对中国民主党事件的积极支持和准备介入,给台湾李登辉政府又一次考验。中国民主党的存在与发展,如果得到美国政府的积极支持和帮助,不得不使中共再向后退一步。中国的民主化和亚洲地区的稳定繁荣,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却阻碍着台湾李登辉政府行台独之实所需要取得的国际认同与同情。因此,当美国国会召开就中国民主党问题进行听证的时候,李登辉政府派出其代理人全面拦截,使真正联络,协调,支持,资助国内民主党组党活动的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的人士,一个也无法上台作证。相反,一贯诋毁,诬蔑中国民主党的魏京生竟然坐到了听证席。同中国民主党毫无关系的刘念春也坐到听证席上去占位置,却不知所云。此举大大降低争取美国政府积极支持并介入中国民主党事件的机会。作为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秘书长的王希哲忍无可忍,即时发难,虽然把捂起来的黑幕给揭开了,但是应该取得的美国政府对中国民主党的积极支持也在一片吵闹声中化为泡影。给人留下的只是表明上的民运人士“内斗”的恶劣印象。然而,“内斗”从何而来呢?

(五) 中国民主党在险恶的处境中保持了冷静,理性并坚持着原有的主张和立场。中国民主党没有因为少数领导人被中共判刑和经济支持有限而停止发展。越来越多的省市宣布筹组中国民主党。到九九年春夏,中国民主党已经确立了中国民运主流的地位,而李登辉政府树立的所谓的“主流”已经每况愈下,不成气候。然而,作为其代理人物,厚颜无耻地摇身一边:魏京生从一开设就支持并领导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其实这一方面是为了欺骗国际舆论:各西方政府请看,支持台湾独立的魏京生领导了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 --以此推理,中国民主运动的主流支持台湾独立。

这一政治欺骗的手段并不高明,也不奏效。如果魏京生读过中国民主党对台独,藏独,疆独的主张,那么他也许早就知难而退了。魏京生肯定没有读过,但也不能怪罪魏京生本人:中共一拘捕中国民主党成员就上新闻的中央社,从来就没有报导过中国民主党的这一原则性主张!

(六) 台湾李登辉政府企图压制中国民主党失败了。企图诋毁中国民主党失败了。企图策动中国民主党同中共对抗引起全面镇压也失败了。最下策的冒充中国民主党还是没有成功。激怒了的台湾李登辉政府,在九九年秋,把矛头终于指向了中国民主正义党。

为什么矛头指向了中国民主正义党呢?

浙江中国民主党组党人朱虞夫在回顾一九九八年民运时写道:“一、海外想要有所作为的民运人士急欲促进国内的政治改革,打破万马齐喑的沉闷;二、王炳章放弃海外优渥的生活,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甘蹈险地,无畏精神鼓舞国内人士;三、王炳章一路宣传政党政治,鼓励大家以结社自由来冲击党禁,有志者不妨起而行之。该事件虽以王炳章被捕驱逐结束,但是平静的国内民运圈被激荡了。”

王炳章闯关之后,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国内诞生了。那么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影响又是什么呢?

朱虞夫继续写道:“于是,在武汉秦永敏先生成立了人权观察并提出注册;于是,在浙江杭州有几位青年知识分子商讨成立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提出注册,并陆续扩大到十几个省市,中国大陆掀起一轮冲击党禁的民运高潮;于是,彭明先生的中国发展联合会,安钧先生的腐败行为观察相继成立;于是,林牧老先生也并行不悖地组成教授级民运团队自由公民运动;于是,徐文立先生也先后成立办公室、京津党部,希冀一显身手。”

于是,台湾李登辉政府的黑手就摸向了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领导的中国民主正义党。

台湾李登辉政府及其所控制的海外中文媒体从来就不愿意承认早先秘密成立于中国大陆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在中国民主党事件中所起的作用与实质性的贡献。但是,在几次失败之后,终于肯不下中国民主党这块骨头的情况下,不得不向背后的中国民主正义党组织进攻。中国民主正义党虽然以激烈的主张要求推翻中共专制统治,然而其领导人却是同台湾李登辉政府打交道多年的老手,吃过亏的有之,上过当的有之,“有眼不识泰山的”也有之。

为了彻底切开中国民主党同中国民主正义党之间的关系,除了拉拢收买极其个别的人之外,正义党被打成了“中共特务党”。由于台湾李登辉政府的情治人员及其控制的代理们所采用的手段与方法同中共海外安全情报人员所采用的手段与方法惊人的一致,使得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的领导成员弄不清那些“臭鸡蛋”,“烂番茄”是从那边砸过来的了。

尽管中共破坏中国民主党的的组党运动同台湾李登辉政府破坏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目的完全不同,可是使用的手段与方法却在许多地方惊人的一致或类似。比如说中共要给中国民主党套上分裂国土的帽子,以便蒙骗百姓,台湾李登辉政府也要在中国民主党中找到代理人,或者是强加一个“领袖”来表明中国民主党对台独的认同。又比如说,中共要制造中国民主正义党领导成员是国安部特务的谣言,以使国内的中国民主党失去联络,支持和资源。台湾李登辉政府也同样要攻击中国民主正义党是中共特务党,好使其控制的代理人冒充中国民主党散布支持台湾独立的主张来给西方政府看。

第三大破坏势力:打着“民运”幌子的政治骗子

两岸情特,穷途末路,机关算尽,结果还是成事无几。根植于中国大陆民间百姓,坚持原则,英勇斗争的中国民主党依然固我,不折不屈。

其中,两岸情特,傀儡代理,加上打着“中国民运”之名,行“政治欺骗”之实,捞“经济资助”之利的疯子,混混,败类们终于企图结合在一起,取出各类“中国民主党”的委员会,后援会,党部,支部等等名称,或者发表支持藏独,台独的言论,或者刻制印章替非法移民办理身份,丑行百类,不一一列举。

这些败类们单独,或者只是这些败类们聚在一起,实在对中国民主党造成不了多少伤害。可是,两岸情特不等闲,一旦牌子亮起中国民主党支持台独,藏独,疆独,或者是以中国民主党什么代表大会的名义学着《北京之春》到土耳其去同疆独签订一个什么协议的话,中共全面镇压中国民主党就轻松地获得了法律依据和人民的理解了。台湾李登辉政府也就不用担心中国大陆向民主道路前进给其台独的借口所造成的损害了。牺牲的将是中国民主党在大陆的勇士,苦了的是中国大陆的老百姓。

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凡是支持中国民主党的人士,都可以在海外成立相应的组织,谁也不应该独霸。话好象有道理,王希哲先生也表示理解。不过,更有道理的是:

请任何表示认同中国民主党,并以中国民主党之任何名义进行任何活动的人士,首先举起右手,公开宣誓如下:

为防中华民族力量分化,应和平友善地处理台湾、西藏、新疆等地区和少数民族问题,清除敌视状态和武力对抗。加强凝聚力,营造亲善力,开通对话渠道,和平理性地解决分歧。如确有损害民族利益的事件发生,应本着人道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争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理解,然后采取非常措施。

如果言行同中国民主党背道而驰的人士,却打着中国民主党的旗号,不仅是盗用名义,更是破坏中国民主党,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将成为中国民主运动史中罪人。

总结

中国民主党要在总结成经验,坚持原则的同时,看清中共与台湾李登辉政府的本质,了解和预防来自各种方面,出自不同动机的破坏。既要绕过明山,也要探测暗礁。中国民主党在顺应民心,顺应国际民主大势中诞生,一定能够克服艰难险阻,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历史过程中,写下光辉的一页。

作者:张曙光 (中国民运干部学校副理事长)

作者:石磊 (中国民主正义党网站主持)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发布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