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刘晓波:两岸关系的道义原则

 虽然,国、共内战的结束和台海两岸的分治,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但是,中共仍然固守内战遗产,坚持成王败寇的陈旧思维,罔顾民主台湾拥有合法合理的平等权利和自决权利,而将武力较量的胜负作为统治与被统治的唯一合法理由。正是基於此种罔顾基本道义的陈旧思维和无视历史事实的盲视,中共政权才会以两岸的唯一合法政府自居,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将台湾视为没有独立主权的地方政权;才会自持「地广人多经济总量大」的实力优势,用文攻武吓、外交围堵、统战花枪和经济利诱让台湾就范。

  然而,中共政权在冷战时期无法做到的,在人权高於主权的後冷战时代更是一厢情愿!最有说服力的事实是:不要说对享受著自由的台湾人,就是对受奴役的大陆人而言,中共政权的凝聚力也在急遽流失──宁肯冒著生命危险和付出高额金钱的大陆偷渡客们,或主动、或被迫逃亡海外的大陆精英们,借招商、考察、进修、开会、甚至旅游之机一去不回的中共官员们,千方百计留在西方的留学生、学者、技术人员们,香港回归前、後大量移民西方的港人,就连朱 基都悲叹他的学生大都出国後一去不归──在在都证明中共政权的凝聚力是何等匮乏!同时,作为诱导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的样板,回归大陆5年後的香港,越来越鲜明的大陆化趋向,政经现状每下愈况和人权保障及言论自由日益萎缩,使这一样板的说服力大幅度贬值,只能令台湾人更加坚定地拒绝一国两制。

  而台湾,尽管在独立主权和完全自治之下的发展是不争的历史事实,尽管其自由制度对大陆政权占尽道义优势,但是,台湾人面对的现实毕竟是严酷的:靠暴力夺权和执政的中共,养成了暴力崇拜的邪恶习惯,又处在国力、军力的高增长期,加之国际上的合法地位及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权力,毕竟使「一个中国」的定位被大多数国家所承认。所以,中共对台湾的四箭齐发,并非完全无的放矢:(一)利用岛内政争,以统战在野党来打压执政党;(二)抓住岛内经济不景气的时机,以大市场为诱饵吸引台商台资;(三)以合法国际地位在外交上围堵台湾;(四)以大幅度提升军力和频繁的军事演习来恐吓台湾。

  台湾对大陆的最大优势乃为道义优势。但令人忧虑的是,台湾人从来没有理直气壮地打出道义牌。相反,岛内的官、商、民皆奉行利益优先的原则:中共对岛内在野党的亲善,成为主要在野党挑战执政党的政治筹码,政客们为了权力而向中共说软话;中共企图利用巨大的市场来掏空台湾经济,而岛内资本家又大多只讲利益而罔顾道义,为了挣钱而向中共献媚;中共在国际上的围堵使台湾的外交努力屡屡受挫,而台湾在国际上处境之好坏又无法自主决定,而只能取决於外在的力量(特别是美国政府的台海政策);中共的武力威慑,使台湾民众为了生活安定而倾向於保持不统不独的现状,阿扁政府也就无法理直气壮,而只能尽量策略地与之周旋,避免激怒北京,以达到维持现状的目的。先经济後政治,台湾人对付中共的策略与中共对内维持独裁、对外化解国际压力的策略,竟是如出一辙。而只讲利益而不讲道义的台湾,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

  处理两岸关系,要面对历史和现实,也要顾及利益。但是,这种面对和顾及不能仅仅是无原则的实用主义。因为,实用主义很容易堕落为利益至上,而一旦堕落为利益至上,最後的底线只能是强权制胜:或弱者献媚於强者,或强者在对手不屈服的情况下走向武力征服。这,既是狂妄独裁者的征服逻辑,也是聪明犬儒者的自保策略,二者的心中皆没有对神圣价值和普世道义的敬畏。

  我认为,启动对等谈判,应该尊重历史及现实和兼顾既得利益,但必须的前提是:在大原则上不违背世界公认道义准则,大陆要尊重台湾的自决权,台湾更要自我珍重。

  在大陆方面,应该以和平统一的诚意和对等相待的善意来感召对方,以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的双重改革之成就来吸引对方。两岸真正能够坐下来进行实质性对话的前提,是中共放弃任何具有强权色彩的先决条件,向台湾、向世界承诺:(一)对外放弃武力威慑;(二)对内启动政治民主化改革;(三)放弃「一国两制」,接受「民主的和平统一」;(四)不把「一个中国」作为绝对的先决前提,而只作为未来的目标,进行没有任何强制预设前提的谈判。而那些暂时或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先搁置,随著局势的演变也许就能够解决,或者压根就不再是问题。

  另一方面,台湾对大陆拥有著制度上和道义上的绝对优势,而大陆对台湾只拥有国际法上、地域上、人口上、军事实力上的优势。两相比较,台湾的优势符合人类主流文明和历史大势,是一种长远的优势。所以,台湾应该充分利用这种优势,兼顾经济互惠和政治互动,把推动大陆民主化作为大陆政策的重要组成部份,两岸谈判进程的时间表与大陆政治民主化的时间表相一致。即:不是把大陆放弃「一个中国」作为谈判前提,而是把大陆放弃一党独裁作为谈判前提。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