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内活动】唉,这黑暗的专制社会!

从这盘棋的两个规则受到很大启发。这条思路很好,可我总觉得这太遥远了!我不知道,民主党派等到哪年哪月才能比共产党占的格子更多?目前,共产党每年发展的党员只怕比中国民主党派党员的总数都多。

我原本不关心政治,这是我考大学时选择理工科的原因。但是,我非常关心穷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的疾苦,而这种疾苦又来自不公平的政治制度。所以,如今我不得不关心政治。虽然我无法实践自己的主张,但可以用自己的笔勾画政治骗子的嘴脸,让人们认识它。

人生一世,物质上的东西,既带不来也拿不去。如果能留给人们一些值得怀念的东西,挺好。所以,生死对我来说已经看得不重。目前惟一让我感到羞愧的是,自己没有能力更好地孝敬爹娘和养育妻儿。唉,这黑暗的专制社会!

好了,非常感谢您。愿我们继续为民主而斗争!

祝您好运!

XXX律师

E-mail: XXX@XXX.XXX

欢迎光临XXX著述专栏并提出批评意见

http://www.lawfan.com/XXXXXXX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Xie Wan Jun
To:
Sent: Friday, June 28, 2002 11:47 PM
Subject: 玩游戏的规则和游戏的胜负规则


> 玩游戏的规则和游戏的胜负规则
>
> “融入现实、参与改革、促进变革;渗透中共、瓦解专制、耕耘民主”,这二十四个字是中国民主党现阶段的方针政策,理解起来看上去似乎不难。是的,从文字上来理解不难懂这二十四个字所说的意思,抽象地解释也不难明白这二十四个字所代表的内容。但是,具体操作起来,也许并不那么简单。
>
> 记得九九年第一次在大西洋城与石磊见面时,晚上我和他下了盘围棋。石磊的棋艺实在不怎么样,绝对不是我的对手。那盘棋,不用最后数子,我大约胜他十来个子。这个时候石磊站了起来。他对我说:“结束了,我赢了你。”这是完全不可能的。我让石磊坐下来,他却不坐下来,还说让我多走一步。我开始以为石磊看出了我的什么漏洞,但怎么看也看不出石磊如何能够赢这盘棋。于是,我随便又下了一子。石磊哈哈大笑,再次宣布:“你走完了。你同意下到这里结束,是吗?”我有点摸不找头脑,想不出石磊要搞什么鬼。我同意就下到这里结束。石磊告诉我说:“我郑重宣布我赢了!”
>
> 这是怎么回事?石磊说:“你看,这盘围棋实际上有两个规则,一个是游戏的规则,即下棋顺序、死棋、活棋、吃子的规则。这个规则我们都同意,我们也是按照这个规则一直下到这里的。但是,这盘棋还需要有一个规则,那就是数出胜负的规则。你以为我同意了你的规则,即围棋的一般规则。其实,我没有同意过你的规则,我的胜负规则是双方同意结束时,谁在棋盘上的子多,谁就是赢家。我不能预先告诉你我的胜负规则跟你不同,否则你就知道怎么对付我了。如果在游戏规则上有分歧,我们这盘棋就下不到结束就要翻脸了。所以,我按照你的游戏规则玩,我到结束的时候才告诉你我的胜负规则,所以我说我‘赢’了。你这个时候跟我翻脸,我跟你是‘平分秋色’,大家都可以算是‘赢家’。”
>
> 以这盘棋为例,石磊接下去解释说,今后中国民主党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斗争,就要象刚才这盘围棋那样。中国共产党镇压了民主党,共产党的实力同民主党比较,共产党强而民主党弱,就象你的棋艺比我高得多。民主党必须改变策略,不能公开对抗,今后要按照共产党的游戏规则来玩,不这样做不是被消灭就是自我放弃,要玩下棋就只好按照共产党的游戏规则来玩,就象我跟你按照你同意的规则一直把棋下到你承认结束,不这样做我们俩的游戏就玩不成。但是,到最后,我公开了我没有告诉过你的胜负规则,这是你没有想到过的,让你不之所措。我就这样‘赢’你,你就这样‘输’给了我。”
>
> 是的,棋的胜负规则在棋下完了之后还可以争论,石磊显然是狡辩。但是对于政治游戏来说,到了最后,心中有数的一方在突然公开对手没有预料到的最终规则的话,并不存在争论的余地了。中国民主党同中共今后的斗争,就是要按照中共自己同意的规则去玩,这就是去“渗透中共”;在“渗透”中去发展自己,占居位置并瓦解中共这个独裁专制对手,最后宣布中国民主党全国性公开组党与共产党抗衡,迫共产党开放党禁,让中国和平地走进民主政治的时代。
>
> 石磊如果不是棋盘上的子比我多,那么他棋盘上占的格子也比我少的话,他是无法宣布“赢”的。中国民主党今天不能公开去“占格子”,那么就让我们秘密地去多“占子”吧。我们的民运盟友们还在继续劝我们中国民主党要高举“反共”的旗帜,不是叫我们“格子占不到”,连多“占子”也放弃掉吗?(钟建 2002年6月28日)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