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共显然害怕民运得到台湾人的财力支援

  政治斗争和其他事业一样,需要大量的资金。任何政治派别任何政治人物都不能例外。

  早年,恩格斯就是用剥削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所得来的钱去资助马克思的。如果没有这些钱,他老马别说出书,连生存权也成问题。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搞革命,更是一时一刻不能离开钱。没有钱哪有共产党?

  要知道,搞暴力革命运动的花销要比搞和平抗争运动时大得多。“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讲的就是战费惊人的道理。光是小小的一次暴动,比如毛泽东搞秋收起义,就要供养几千条汉子每天吃喝消费,还要加上武器弹药,还要加上收买官员招降纳叛,加上老毛他个人和其他骨干的各种高级享用等等。花钱动辄就上天文数字。这么大的花费他老毛连一个子也出不起。所以他只好靠其他途径去弄钱。为了夺权,什么黑钱脏钱洋钱都敢要。他们向苏联要卢布,为此就需要向莫斯科献忠诚。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境内有了“苏维埃”这种洋玩意的缘故。如果当年是东京拨款的话,江西瑞金就会成立“中华大日本共和国”。

  当然,斯大林给的钱并不充份。不足部份只好靠抢。红军每到一处,首先要洗劫银行钱庄和富豪商家。这就是“打土豪”的由来。“土豪”的真正定义是:当红军需要钱时正好你比较富。在红军时期的有些文件就明白告诉你,“打土豪”就是为了“筹款”。因为红军总是需要大量的钱,所以苏区及其周围的“打土豪”行动总是轰轰烈烈如火如荼。

  后来,中共终于靠着苏联的“无私”资助夺取了中国的权力。从此他们有了窃国之便,党的威望立刻快速增长。他们毫无节制地抽取国家的巨额资源来装饰本党或者压制异己。物质是不灭的,能量是守恒的。经过每年几百几千亿地拨款,几十年如一日地消耗人民的血汗钱,中共形象怎能不光彩漂亮?应该说,中共的“伟光正”正是窃国的赃物。

  如今世界上,凡是形象光鲜铮亮的政党,一定有手通国库的便利。西方的执政党总是一副焦头烂额的狼狈象。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手不能通国库,没有足够的钱来美化自己。

  如今民运人士搞和平抗争运动,虽然不必支出昂贵的战费,但钱总是需要的。现在搞民运,决不可象中共那样去领洋钱到中国来杀人放火搞割据建苏维埃国。但一定要争取到尽可能多的钱用于和平抗争事业。没有钱怎么能向大众传播自己的观点?怎么能组织各种活动?比如要到某个国家去抗议出国访问的中共领导,没钱买飞机票住旅馆怎么行?

  中共压倒民运,靠的是从中国人民身上榨取的巨额财源。民运财力太弱时,很难和中共相抗衡,可以说必定要受中共的压制。这一点民运明白,中共更明白。所以这几年民运努力寻找财源。台湾人有钱,这是大家都清楚的。所以民运人士自然会向台湾各界寻求资助。而中共则对民运获得台湾财力支援的事非常恐惧。中共这些年来总是以狰狞面目对待台湾,更激起台湾民众抗拒中共的意识。眼看无法控制台湾各界支持民运的热情,中共能想出的招数就是企图把台湾的钱说成肮脏的,不义的东西。

  但是中共这伎俩也太拙劣了一点。因为他们自己就很依赖新台币。他们对台商的腰包比谁都更垂涎欲滴。举个例子:每张新台币上都清清楚楚地印着“中华民国”。中共在经常装模作样地拒绝“中华民国”字眼,却始终对大量流进中国大陆的新台币装聋作哑。

  中共心里想的其实是怎样把台湾人的钱都弄到自己手里而不让别人得到。这种用心是卑鄙的自私的。所以民运人士们千万别上中共的当,千万别放松向台湾筹款的工作。一定要记住,没有钱决不可能完成废除洋教恢复中华的伟大爱国事业。(mzxtd)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