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教育】渗透中共--形象渗透与建立个人形象

石磊:渗透中共--形象渗透与建立个人形象

中国民主党2002年的在《“六四”宣言》中提出:融入现实、参与改良、推进变革;渗透中共、瓦解专制、开垦民主。在这一讲里,我们来讨论一个大家既熟悉有陌生的名词:渗透。

“渗透”让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打入”,即“打入”到敌方阵营去,然后我们就会想到怎么“打入”,“打入”了之后怎么干、干些什么、怎么保护自己等问题。因此,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有哪些“打入”的方式和途径,也就是给“渗透”分一分类。

中国民主党在《“六四”宣言》中指:“渗透中共,从中共专制独裁集体内部把这个集团分裂、腐蚀和瓦解掉,符合中国民主运动在中国土地上实现民主政治制度的最终目标”,这是对敌斗争中的“破”。然而,我们中国民主运动的最终目的不只是要“破”中共独裁专制体系,而是要“立”民主自由法治的体系,所以还要有“立”的一个方面。《“六四”宣言》中还指出:“变中国民主运动的敌对方的资源和优势为我们的资源和优势”。“立”是一切行动的目的,是主要的方面,“破”是手段,是中间过程,是暂时的目标,不是最终的目的,因此是次要的方面。我接下去分类谈“渗透”的时候,就是从“立”的角度来谈,而不是从“破”的角度来说。

需要说明一点,我们这里要讲的“渗透”虽然是一项有组织的行为,但操作上很大程度要依靠单独的个人来进行,因此在这一讲中,作为起步,我讲到“渗透”时,都是就单独的个人而言。另外,渗透活动是不是特务活动?我会在下文中说明这个问题,先告诉大家我的结论:渗透活动是秘密活动,主要是特务活动,但不完全是特务活动,其中包括了宣传活动。

我把“渗透”分成五类,他们分别是:形象渗透、感情渗透、岗位渗透、组织渗透和决策渗透。

一、形象渗透

形象渗透指的是建立你在渗透对象面前的个人形象。建立个人形象依靠的是你个人的魅力、素质和能力。如果你给准备去渗透的对象印象不好,人家认为你是一个头脑不清、令人讨厌、容易惹麻烦,或者是精明到了“不占便宜就觉得吃了亏”的话,你怎么可能成功地渗透进去呢?

形象渗透可以说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它是渗透的第一步,就象刚才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在渗透对象面前建立起对方能够欣赏并且为你敞开大门的个人形象的话,你不可能渗透进去,那么其他的感情渗透、岗位渗透、组织渗透和决策渗透就根本无从谈起。有人曾经提出过反对意见,认为用利益引诱就不需要形象渗透作为起步,我不这样认为。利益引诱进行的渗透,作为达到某个短期目标而言是可以运用的一种手段,但是由于利益的变化和用利益建立起来的桥梁的脆弱性,这种手段无法发挥长期的效用。用利益引诱的手段进行的渗透缺乏信任基础,而缺乏信任基础的渗透对于渗透者来说是高度危险的,我不主张也不准备谈这种渗透手段,最起码这种手段对中国民主党二线组织目前在中国大陆内部的活动不适用。

形象渗透的第二层意思许多人并不了解,所以我先通过例子来说明。

大家都知道,正义党在海外的活动有一个部分叫作“策反中共官员”。其实,真正“策”而在海外“反”的中共官员只有几个,绝大多数被作为策反对象的中共官员并没有在海外“反”,我们也没有要求他们在海外“反”,我们真正注重的是“形象渗透”,我们需要的是他们将来能够在中国大陆“反”。

在初次接触那些作为对象的中共官员时,我们的秘密成员常常以商人、学生、工程技术人员、移民专家、导游、司机、接待站工作人员等等身份出现,而这些秘密党员在跟中共官员接触的过程中,始终注意自己的个人形象和魅力,不但显示出知识丰富、技术精通、热情好客、服务仔细、同情达理、善解人意、礼貌谦让、勤恳好学,而且还就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提出客观实际的看法,遇到中共官员的不同意见时表示理解,但不予驳斥或引发争论。这样的秘密党员在建立了自己的形象之后,采用巧妙的手段让中共官员与公开的正义党策反干部进行接触,并向该官员介绍正义党的公开干部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这里面包括了一个心理学的重要因素,如果你已经在渗透对象面前建立起了自己的形象,你的渗透对象会自然认为你的“最好的朋友”跟你类似,你不需要专门去作出说明。当然,如果你的这位“最好的朋友”还有其他特点的话,不妨加深对方的印象,必然说,如果是王炳章准备出面接触渗透对象的话,你可以加上“我的这位朋友还是一个医学哲学博士”;如果是一位高级电脑工程师出面的接触渗透对象的话,你可以加上“我的这位朋友还是一个年薪12万美元的高级电脑工程师”;或者,还有类似“我的这位朋友跟您是老乡”等等。

公开成员出面是为了保护秘密成员不要暴露正义党的身份,除非瓜熟蒂落,策反是不能着急的事情。如果策反不能成功,形象渗透却是能够长存。策反中共官员在海外“反”,对中共的心理打击之大,大不过让渗透对象回到中共内部自己的岗位上去成为一个同情者、支持者、民主自由的辩护者,甚至是秘密工作者。

当公开的正义党成员出面之后,首先就是“顺杆爬”建立自己的个人形象,然后才亮出自己正义党的身份来。这样一系列的做法,给渗透对象最起码留下了深刻的好的印象。根据我们的记录,这样的操作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中共官员当场表示反感或者下逐客令的情况,相反,绝大部分的渗透对象都会这样好奇地问道:“象你这样有本事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搞民运?”这时我们的公开成员就得到了向他作解释和宣传的机会。最后,我们取得的进展往往是十分成功的:原来正义党和民主党立场坚定、组织独立、操作严密、客观实际、人才济济、成员优秀的--个人的精神、道德和能力素质远远超过他们接触的共产党官员。这样,形象渗透就达到了目的。

上面举的例子中,如果撇开策反不谈,而光谈形象渗透的话,大家应该看到,这种形象渗透并不一定需要以策反为目的,也不一定设有具体的目标,建立形象本身就是目的,这是一种宣传的目的。我前面说的渗透并不都是特务活动,也包括宣传活动,指的就是形象渗透的这一方面。

现在,请你思考一下你自己和你周围的人,谁能够适合担任上面例子中说的形象渗透的任务?你会发现并不是谁都合适的,因为担任这项任务的人必须具有能够建立起自己的形象并且让渗透对象欣赏和接受,其中个人素质和能力起主要作用。如果你习惯说话带脏字、在西方生活多年生活还没有着落、吃相难看、说话抖腿、时时想占便宜不肯吃亏等等,你不可能建立起让对象欣赏和接受的形象来。因此,希望担任形象渗透任务的人,必须自我检测,然后要在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注重全面提高自己的个人素质、修养、能力和社会经济地位。

另外,对于公开的组织成员,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注重个人的素质、修养、能力和社会经济地位的提高同样也是一种向公众进行的形象渗透,特别是在你周围的人对你所属的组织还不了解或者有误解的时候。你所建立的个人形象,决定了你是否得到机会去为你的组织进行宣传,去影响别人。

国内进行秘密工作的成员,同样也应该了解建立个人形象的重要性。有的时侯虽然没有形象渗透的具体目标,但当你哪一天暴露了自己或者选择公开自己是中国民主党成员的身份时,你所积累起来的形象渗透,将让你事半功倍,也能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起到获得身边(而不是远在海外的)的人同情与保护作用。同样,在你的敌人面前,特别是在公安、国安审讯员的面前,你的个人形象可能对你要遭遇到的政治迫害的处境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关于形象渗透我最后再给大家举一个反例。我过去在参与一起救援活动时了解到,国内一位民主人士,他之所以成为民主人士是因为他公开向中共政府要求民主并得到海外媒体的报导,我必须承认他是一位勇敢的人士,也是一位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但是他有一项形象上的严重欠缺,我了解的情况让我吃惊:他的邻居、同事和他的兄弟都希望他被中共关进监狱,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够得到安宁。

原来,这位民主人士总是跟兄弟相争、跟邻居相争、跟同事相争,几乎跟谁都过不去,从来没有忍让的时候,总是要让他占到便宜人家才能得到太平。所以谁都怕他,谁都希望躲着他,可他的兄弟、邻居和同事却躲他无门。当我要求他的兄弟出面帮助营救他的时候,他的兄弟告诉我说:“他这个人,不值得我为他去担风险受连累。他从小就是一个占不到人家便宜就觉得吃了亏的人,他总是觉得自己的价值不能获得家庭和社会的精神与物质的认同与补偿,他是一种跟谁都过不去,给谁都带来痛苦的人。我看就让他进去关两年,我们过两年太平日子吧。今天他出了监狱,拜托你们帮帮忙,把他弄到国外去。”

当然,这位民主人士也同样地跟中共政府过不去,中共政府既不怕他,也不躲他,他被捕之后,我们在海外为他作了呼吁,我们还策动了外省的不了解他的其他民主人士为他的被捕发了声音,而他周围认识他的人当中,包括他家里的人当中,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对他表示同情的人。

我举这个反例是要强调说明建立个人形象的在担任形象渗透任务和遇到危险时获得周围人士同情和保护方面的重要性。

(作者:石磊,未完待续)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