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评论】唐元隽:山河破碎无奈何

前几年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有关纪念长春解放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敌人退守,部队围攻前满洲国的一所科学院——当时远东最大的自然和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炮火猛烈,有一位战士问军官,科学院有很多珍贵的植物、动物标本,炸毁了有多可惜。军官回答说:“没关系,打坏了,将来我们建更好的。”他那轻松的说法,除了流露出战争的残酷之外,还有对传统文化资源的轻视。

中国人民经过8年抗战,虽然取得战胜国的资格,但面对的是满目疮痍。随后而来是国、共两党为抢夺天下、大动干戈的3年。这场战争结束方式,是靠逐城、逐地、逐屋的拼死争夺,其破坏更超过前一场战争(特别是那些不能恢复的文物建筑)。不幸中之万幸是:老北京城通过和平移交得以保存下来。

但随后而来的又是不幸。好象历史专跟我们这样的国家作对似地,大部份劫后余生的珍贵的文物、建筑被一场和平时期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毁灭得所剩无几。今天,我们在有五千年文明的国土上,很难再见到多少古建筑文化遗产。历史上的战乱时期,军阀武人,你来我去,争夺归争夺,但是山河依旧。象这种领袖以“破四旧”为名、号召大规模破坏的行为实属罕见,古城又一次劫后余生。

北京城虽然说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但毕竟是我们东方古老文明曾经有过的辉煌象征。可是现在,古老的风貌已经改变,恐怕要荡然无存。这一次当局不是以“破四旧”相号召,而是为了商业利益圈占古城宝贵的土地。据一位北京的朋友说:

  “老百姓被他们强行赶到了远离城区的农村,在那里,他们意味下岗、意味着失业,老百姓称其为第二次插队。很多生活到了黑暗的社会。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其它的城市也常常发生。我们不再相信这个社会:回过头来看,最珍贵的建筑文化遗产,老北京城的优美胡同、四合院正在处于摧毁中。目前已经大部被摧毁,剩下的已经不多了。1992年,北京市当局目。各区政府部份单位办公用房紧张,选块地;街道经济要发展,选块地。而更多的是:他们认为房地产可以空手套卖是房拆光、人搬光、树砍光。”

根据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1999年3月提交人大的北京被拆迁居民的“特级举报信”,仅至1999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已达952.7亿元人民币(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帐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人民币!

北京城是世界文化遗产。这座名城的保护规划已经编制完成。旧城区全部纳入保护范围。可是,官商勾结为出政绩、发大财,仍在继续拆迁、继续变本加厉地破坏,不惜毁灭我们宝贵的文化遗产。北京尚且如此,其它城市的破坏更不在话下。现在,许多城市为了商业利益,破坏之后,又从新修起了许多假文物建筑,以假充真,招揽游客,但文化价值已经丧失了。目前自然环境受破坏的情况更是让人焦心如焚。据报载,神农架的树木经几十年大规模持续砍伐,已经几乎无树可伐。水土流失面积已占国土总面积的3分之1以上,土地的沙化、石墨化仍在加大,草原也大面积退化。长江两岸山地滑坡时时发生,下游挖砂不止。新疆的塔里木河正在消失,洞庭湖面日渐缩小。走遍大江南北,几乎见不到一条水质干净、未受污染的河流。许多老少边穷地区,乱开矿山,破坏地下资源,为眼前利益不顾将来。

保护环境生态是一个国家的头等大事。对于一个无所不能、连人的思想都可高效控制的执政当局来说,没有理由保护不好本民族的山川土地和文化遗产。如果它任由他人随意遭塌祸害和掠夺,甚至参与其中,那就会应验那句古语,“天不亡,自亡”,成为愧对后人的千古罪人。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