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失踪事件】石磊接受《中国观察》访问谈王炳章一行“失踪”的情况


王炳章(1998年3月摄于香港)

田:石磊先生您好,请您说一说为什么您一口咬定王炳章一行是在越南出事,而不是入境中国大陆遭到中共当局逮捕?


石:我是7月22日才得知王炳章一行失踪的消息。香港的刘泰先生告诉我说,澳洲的方圆先生认为王炳章一行是偷渡入境中国大陆失踪的。我第一个反应就觉得不对头,我觉得王炳章这个时候不可能偷渡入境中国大陆。


田:您为什么觉得他们不可能去中国大陆呢?


石:我要从多个方面来说明这个问题,现在不是感觉的问题,我要告诉你我是怎么作出判断的。自从98年中共开始把海外偷渡回去的人抓起来判刑之后,比如魏泉宝、张林、王策、周勇军他们,都是偷渡入境中国大陆的,都被判了刑,偷渡回国从争取回国权力的角度来说,仍然是我们认同的主张之一,但是,这个策略正义党虽然还在继续研究,却再也没有把这种方式当作一种可行的手段。因此我没有理由相信王炳章一行此次去越南有任何偷渡入境中国大陆的计划。


田:那么王炳章一行会不会临时改变计划而您不了解情况呢?


石:当然可能。要作出一个准确的判断,所有的可能性都要作为一盘棋、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考虑。然后我们来分别出哪些可能性大,哪些可能性小;哪些可能性几乎可以肯定,哪些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


田:对不起。请您接下去讲,我不再打断。


石:岳武入境越南之后,在电话中告诉过在巴黎的太太说,他只打算陪王炳章一段时间,然后他要于7月3日到金边搭飞机会巴黎。在巴黎,有朋友为岳武准备了一个对他非常重要的画展。看来,岳武没有计划去中国大陆。


田:那么王炳章呢?


石:张琦是王炳章的女朋友,王炳章没有理由带着女朋友偷渡入境中国,这是不符合王炳章做事认真细致的性格的。另外,去年有人向王炳章透露过98年他闯关回国时,中共高层有人建议过把他“干掉”,后来这项建议没有被采纳,今年又发生了杨建利偷渡回中国遭到了逮捕,至今情况不明。因此王炳章非常不可能作出偷渡入境中国大陆的决定。就是这次王炳章在东南亚期间,王炳章也从来没有提过他要入境中国大陆,所谓他6月26日晚上跟朋友说29日再联系,可以理解为他27日打算去旅游的地方不能使用手机联系,我认为这表明王炳章打算偷渡入境中国的可能性很小。其实,王炳章的计划是在越南观光完毕之后返回金边,然后可能打算再去缅甸。


田:根据你们网站提供的情况,王炳章一行出事是肯定的。您在给越南大使的信中提到了他们一行可能遭到了非法绑架或者是遭到了越南政府警察的逮捕,是怎么形成这种的看法的?


石:我们网站发表的消息已经说明了王炳章一行出事时间在6月26日晚11点后,6月27日早上7点前。我这里不再需要多重复。当时岳武所使用的手机,是越南当地够买的插卡式手机,只有在越南当地大城市才能够使用。根据6月27日早上7点,岳武的手机向方圆的手机发出了两次信号,说明岳武他们当时在越南境内。也许是岳武想报告危险的发生,也许是手机已经落到别人手中,人家查看该手机的最后一次拨号。


根据岳武妻子所说的情况,岳武的手机虽然没有人接听,但是一直到7月10日每天都是通的,也就是拨打这个手机时能够听得回铃声,7月10日之后才不通了。这一情况极其重要,(一)这说明岳武的“手机”是在越南境内,而且在有手机信号的大城市里;(二)这说明岳武的手机从6月29日到7月10日之间,有人给这台手机充电,说明手机有人管理;(三)持有岳武这台手机的人并不害怕因为手机开机而暴露自己的地理位置。从这第三点我们我们可以推断出最大可能性:王炳章一行被越南政府方面“非法绑架”或者是逮捕了。我这里的“非法绑架”是指越南政府违反法律程序的秘密逮捕和超时关押且不通知家属,跟网上莫名其妙的争吵中非说包含了中共在越南进行的“非法绑架”毫无关系。


只有王炳章一行在越南政府的手里,才会出现开着岳武的手机而不害怕暴露自己地理位置的做法。无论是抢匪、绑匪还是中共特工,反正除了越南政府,没有其他人可能这样做,特别是岳武太太从6月29日起每一天都要向给这台手机拨打无数次。持有这台手机的人一直开机开到7月10日,差不多两个星期,我们可以猜想是希望从来电显示中了解谁在跟这台手机继续联络,以便了解王炳章一行的其他联系人,这显然也是只有越南政府才有兴趣的事情,别人要从来电显示中了解什么?了解了什么的话也是无能为力的,只有越南政府才有兴趣了解这种类型的情报。


田:那么,你认为越南政府为什么会逮捕王炳章一行呢?


石:我相信这一定跟中共有关。我说跟中共有关,不要只想北京和中国大陆里面去,要想到中共在东南亚也有特工的问题。我不往下说了,这不是我要说的事情。我来回答你的问题。


王炳章入境越南的签证是在柬埔寨的金边签发的,但是王炳章离开美国之前,向越南驻美国的大使馆申请签证被拒签。在美国申请越南签证被拒,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的是越南政府早就注意了王炳章。越南政府注意了王炳章什么?请参考我们网站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传“中国民主共和党”主席7月12日在泰国被当局逮捕》,这篇文章是去年7月12日发生在泰国的事情,是在美国发生911事件之前。其中朱利锋被捕的原因按照911之后的说法,就是主张国际恐怖主义活动。朱利锋被捕同时,王炳章被泰国政府“礼送出境”了,大家也可以去参阅我们网上发表的另一篇文章王炳章博士被“礼送”出泰国真相,这两篇文章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共把王炳章定为“恐怖主义份子”。然而,这两篇文章中都没有说明的是:王炳章当时在东南亚反对朱利锋的有关主张,而朱利锋的有关主张是当时在泰国的“某些其他人”极力用劝说、金钱和许诺诱惑他接受的。王炳章事后了解到“某些其他人”中间,有人一边出“恐怖主义活动”的注意,一边不实地把自己说的话栽脏给王炳章和朱利锋向中共报告,中共于是通报泰国政府,导致了王炳章被泰国政府“礼送出境”。



朱利锋与王希哲2001年在“东南亚国家”泰国的合影

王炳章先生也注意到,某些跟他在东南亚有接触的人士极力向他推荐有关组织人蛇偷渡等国际违法的活动来为“暴力革命”和“组织军队”获取经费,王炳章都表示拒绝。但这种迹象,并不代表上述对王炳章陷害的手法不再重演一遍,我们必须注意到这一点。今天我一提到反对使用组织偷渡和毒品走私,就有人一蹦三丈高,他们何必要这么着急?


虽然东南亚的自由、民主国家并不受中共栽脏陷害的影响,王炳章能够继续在那些国家来去自由不受限制,但是共产党的国家越南在美国的大使馆拒绝给王炳章发签证却显然与上述事件有关。王炳章虽然能够在金边趁虚得到了去越南的签证,但是他入境越南应该就已经被越南政府注意了。


从上面这个分析出发,认为王炳章一行在越南遭到暗杀或者遭到土匪杀害是不可能的,至于越南如果对王炳章一行采取了行动,是不是有可能将王炳章一行作为“恐怖份子”交给中共,或者越南政府寻找其他借口用刑事罪名配合中共对王炳章一行进行政治迫害,这是我们现在正在研究和积极采取防止措施的问题,有关细节我不便透露。


田:请您谈谈网上对王炳章一行失踪的各种消息和评论谈谈您的看法好吗?


石:我刚才提供的分析是根据一切我们目前能够掌握的情况作出的合理推断,这是我们目前认为最可能的情况。网上有些推测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可能性不大或者很小。有些内容根本不是推测,而是为了自我宣传,目的是让人家注意他们和他们的组织,他们说的理由没有根据,而且他们说的理由和他们已经掌握的事实是矛盾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情况搞清楚,把营救的方案作出来,从何入手进行营救,以保障王炳章一行的人身安全和自由为最高目标,而不是借这个机会引起别人来注意自己和自己的组织。这就是我要说的。


最后,我还要补充一句,我有很多话现在都无法公开说,为此我和我们的组织可能遭受到各种误解和各种攻击,我和我们的组织对此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我们坚持我们的原则:我们必须把我们自己成员的自由和人身安全放在前面。


《中国观察》权威首发 (田稻采访)http://66.216.19.167


有关王炳章一行在越南失踪的资料和报导,请访问《中国民主党通讯》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