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教材】王希哲: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

这次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是第一次由在台湾执政了的民进党主导的“讨论会”。它体现了民进党专政。

事前,王希哲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多年来,纽约的各种自由的开放的政治讨论会,不知办过多少了。大多由民运主办。参加过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了,但大多是民运朋友或关心中国大陆政治的侨界人士,台独民进党人士极少。洪哲胜倒常参加,但他自己的定位总是一位“关心你们中国”的外国(台湾)客卿。

参加这些讨论会的总有不同的派别,经常争论的很激烈,也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极少(我几乎没有记忆,朋友可以提示)有讨论会主持者事先预谋和策划,不允许某位持与主持者不同意见的人士在会上有发言机会的事情;也极少(我还是几乎没有记忆)真是出于讨论会时间有限,原定讲演人把自己的时间让出一部分给他人(经常都有),而遭到主持人坚决拒绝的事情,更不会有把自己的时间让出一部分给他人遭拒绝后,当事人建议诉诸会议听众“公投”,也遭到断然拒绝的事;更是从来闻所未闻,一位远道专程飞来与会,会前会中都向主持者表达了发言愿望的人士,会遭到拒绝的事情,有这种客人,主持人欢迎都来不及呢!

以上是否事实,常常参与这类讨论会的洪哲胜先生,可以证明。

因此,只要有意在这类政治讨论会上发言,一般总能得到发言的机会。议程,是为自由讨论服务的,它从来不会成为成就自由讨论的不可解决,不可变通的障碍。

后来的事实,大家已经看到了。远道横跨美洲大陆,专程飞来与会的王希哲不但会前会中向主持者表达的发言愿望被“没有时间安排”而“遗憾”的拒绝,甚至,骇人听闻的,主办人自己透露,为对付王希哲,他们绞尽脑汁,百般策划,“前晚知道辛灏年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论述后﹐曾做过因应措施等推演”!

王希哲蒙在鼓里。他完全按照这类讨论会一般的惯例来看待这次讨论会;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专程前来都会被拒绝。他完全没有机心。他与洪哲胜是老朋友,虽然常与洪发生争论,但始终以朋友之心相待。他那样天真,行前,把文章e给了洪,兴高采烈的表示要在讨论会上请他“指教”。他作梦也没有想到,民进党对他“早已森严壁垒”。他没有考虑到,这次讨论会与前大有不同。它是民进党第一次主导把持的,而洪哲胜正是民进党老党棍。他们能有雅量允许王希哲与会,“指教”王希哲吗?

王希哲的这一失误,决定了王希哲后来在纽约的命运。

实话说,若换过来,洪哲胜给王希哲发e,要求参加王希哲一派主持的讨论会,王希哲会立即极力向主持者要求给予洪哲胜发言的机会,甚至不惜把自己大部的时间让给洪哲胜的。那时王希哲心里也是这样想洪哲胜的。

王希哲来到纽约后,虽然才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显然是民进党根本不想让他发言,但台面理由既然是“时间不够”而表示“遗憾”,从无明说不许王希哲发言,那么,辛灏年到时把自己的时间让出来,照过去讨论会的惯例,主持人没有了借口,总不能再推托了吧!

想不到就这样普通的要求,都会惹出大祸。无他,无非民进党老板的“因应措施的推演”出了漏子,“未料到是以这种方式表达”!(民进党女老板王善卿语)呜呼!

对这次风波,洪哲胜反复坚持用一句话来概括:“明明只是辛灏年强要王涵万改人的错误”。

一个应邀与会讲演的人士,对主持人来说,是客人;他答应来讲演,但没有卖身给主持人。他应邀以后再拒邀,或提出“改人”都是他的正当权利。因此,辛灏年的罪状无非是“强要”这两个字。

辛灏年“强要”了吗?

什么是“强要”?它是用强制、强行的,超出自己合法权利的手段去迫使他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辛灏年先生用过这些手段吗?没有。正如在场目击的王若望夫人羊子女士所说:“整个过程没有非礼情况发生”。部分听众的退场,和后来辛灏年先生看见场上有人散发显然事先准备的人身攻击他的传单,感到这是一场“鸿门宴”而退场,都是在他们的合法而正当的权利范围之内,何来“强要”一说?退场,不但是一般通行的任何会议参与人的正当权利,也是这次文教中心讨论会开场前,主持人王涵万特别强调过的会议参加者的权利。洪哲胜先生时就在王涵万身边,难道没听到王涵万的说法吗?辛先生已经作了三分钟发言,要说的话,言简意赅都说了,他提出他剩下的时间让给王希哲,主持人不允许,他也就算了。还要辛先生如何呢?洪哲胜的意思是,非要辛先生再上台继续捧场,不然“我的脸色当然不好看”,就要恶骂辛先生“流氓”。辛先生是客人,没有卖身给主人,民进党主人(洪哲胜也是实质的主人)有这种“强要”的待客之道吗?

因此,从讨论会前后整个过程看到,与其说辛灏年“强要”,不如说“讨论会”的老板民进党“强要”。“强要”什么呢?就是这个过去也受过压迫的党,一旦手中得到了一点儿权力,就怎样处心积虑,巧设壁垒,动员一切他们掌握的权力和资源,来压制封杀他们心中认定的可恨可怕的政敌!

王希哲、辛灏年第一次领略了民进党专政的滋味。

以小可以见大。我们分析一下这次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民进党专政的特征,把它与我们都熟悉的共产党专政比较一下:

(一) 从过去受压迫地位执政了的民进党,不但接收了过去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海外资源,而且还学会了建立和操纵自己的海外侨界直接御用组织,“全侨盟”应运而生。这甚至是共产党都比不上的。

(二) 民进党专政,需要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来为自己的政策(主要是台独政策)宣传、造势。这是与共产党一样的;

(三) 由于毕竟是在海外侨界宣传,“中立”的幌子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不但“全侨盟”号称“中立”,举办“讨论会”标榜为“提供各种持不同观点者的沟通平台”,也是绝对必要的。那么,请一些不同意见人士来作点缀捧场,也就是绝对必要的。这一点,共产党也作,一九四九年前作得很好,“解放后”在大陆就不需要作了。海外继续作。民进党也开始作了。

(四) 但饭店是我开的。这些请来参加“讨论会”作点缀捧场的“不同意见人士”必须识相。必须心里明白我请你来是为我捧场的。必须在我的掌控中而且必须接受我的掌控,绝对不能失控。有可能失控的,必须先行坚决排除在外。

为了保证掌控有效运转,必须事先作好精密的,万无一失的“因应措施等推演”!这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党性体现。这一点,民进党专政与共产党专政,看来殊无二致。

(五) 一切反抗必须镇压。我们党是台独的党,受了我的请,入了我彀,你就要讲台独或同情台独,就要讲“台湾国家认同”,否则就是“离题呀”,就要“一再给你警告而终于把你请下台”(洪哲胜语)。那些接受邀请后,借口讨论会是“提供各种持不同观点者的沟通平台”,心存不满,想把假戏变做真戏的,必须坚持原则,寸步不让,不能对他们有丝毫的妥协,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什么“民主”,什么“自决”,什么“公投”,这些我们民进党常用的口号去他妈的。口号是拿来束缚别人的不是束缚我们自己的。

(六) 特务手段。台上客客气气把人请来;台下准备好人身攻击他的传单,得便就撒。杀他的锐气,让他老老实实。

(七)如果还有不服,反抗的,就动员特务、党棍网上网下破口詈骂,然后动员一切自己掌握,或臣服自己的媒体,歪曲报道,占据“正义”制高点,把自己打扮成无辜者,把手无寸铁的反抗者,不服者倒说成是“破坏民主程序正义”的该杀该死的“暴徒”,极尽诬蔑抹黑之能事。这一点,民进党专政也学透了共产党,还差一些,还没有把自己的专政稳定到足以开坦克到台北的街头,但不急,会有这一天的。从民进党的趋势看。

2004年1月16日

美西海湾

5 个评论

  • 研讨会换人事件的几点真实感想

    洪哲胜

    王希哲兄,你在会上听到主持人拒绝换人、没有让你替代辛灏年发言
    时,仍然满脸微笑,风度极佳,我非常佩服。虽然你没有讲话,你在
    我的心中已经得分。

    本来还不想公开讨论这个事件。但是,你既然对我出手,而且出手很
    重,我就接着这个话题讲讲我的真实感想吧。尽管是“防卫性”的发
    言,直来直往,也有可能伤到别人呢。

    (一)这个会是全侨盟主办的,包括我这个被聘请的讲员在内,实在
       没有什么权利临时替主办者更换主讲人、让你上台的。

    (二)如果辛灏年如他自己当场所云,对“台湾认同”这个问题没有
       研究,作为一个老实的文化人,他在被邀请时就应该加以拒
       绝。他既然答应,理应发言。如果他确实认为你的意见很好,
       他应该做的是把你推荐给主办人,由主办单位决定是否邀请、
       如何邀请,而不是大主大意地私自把你请来,然后硬把你推给
       主持人。在主持人依照全侨盟的决定客气地拒绝他的建议时,
       他本该就再度上台,把发言讲完。然而,他拒绝发言,而且大
       叫“这算什么民主?!”然后,又中途退席,大叫:“这是一
       个骗局!”

       你以为我看到所有这些会感到高兴吗?我的脸色当然不好看。
       (我在克制自己,没有什么“口唇嗫嚅”)只是,让我的眼色
       不好看的,不是你的微笑与绅士风度,而是自许为文化人的辛
       灏年的“流氓”作风!(有什么比“流氓”更适合的字眼可用
       吗?)

    (三)在这次被邀请之初,我考虑到以往谈到这个课题,总是有些讲
       员没有针对题目发言,而情绪高昂地痛骂他自己不喜欢的政治
       人物,让议题跑到千里之外去了。因此,我就事先告诉主持
       人,一定要控制讲者勿使离题。讲者只要针对主题发言,不管
       他怎么说,我都可以忍受。但是,我绝对不能忍受讲员离题乱
       跑乱骂。我告诉他,如果有人如此,他一定要制止,如果他不
       制止,我一定会拍桌离席。主持人说,没有问题,他一定会做
       到。于是,我才答应参加。

       当阿修伯讲到张林对于共军的批评时,我就觉得他离题了(主
       题是“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在我还没有抗议时,他又
       提出连战的财产多少、陈水扁的财产多少,我马上告诉主持人
       阿修伯离题了,请他给予警告。我想,所有这些你一定注意到
       吧。

    (四)你把演讲稿事先送来给我,我是非常高兴的。但是,我阅读之
       后,发现,你的大作与“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这个主题实
       在是离题万里啊!你是在反对台独,而不是在“从总统选举看
       国家认同”啊!你怎么好在这样的场合离题发言呢?假如我不
       顾讨论会的规则,起而为你力争发言,而你发言时又离题万
       里,我岂不是要请主持人一再给你警告而终于把你请下台?!
       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从而让你不至于被难堪,正可以显示
       我的气度!如果你认为我是“怕”你从而可以自我感觉良好,
       那你就这么去认为吧。

       现在把你的大作的标题与小标题列在这里,或许可以稍微说明
       我为什么会说它与研讨会主题“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离题
       万里的原因。由于你要求不要在网上刊登这篇大作,我当然不
       敢全文给予张贴了。

       《关于反对台独的若干问题,驳迷惑中国民运的某些谬论》

       1、“住民自决”
       2、台湾的主权是属谁的?
       3、全中国人民对台湾的权利不容剥夺
       4、所谓台湾四百年抵抗“外来政权”
       5、台独是中国民运凶恶的破坏力量
       6、反对台独就是反对台湾民主化吗?
       7、为什么说台独的前途结果必是台湾民粹法西斯化
       8、反台独就是统派?
       9、中国民运的立场

    (五)我没有听到阿修伯是否同意换人。但是,今天主持人在电话中
       告诉我,他也反对。(他没有什么“点头朗声同意”!)阿修
       伯与我一样知道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旦发生,以后的主
       持人怎办?今天辛灏年可以随便换个主讲人,有一天,如果主
       讲人阿猫要求换阿狗发言,主持人凭什么给予拒绝呢?如果主
       持人让群众投票决定,下次你王希哲开一次讨论会,我弟弟找
       他的一夥朋友同去,仗着人多大叫“我们要听洪哲胜的弟弟讲
       话!”“你王希哲民主就得让群众投票决定!”请问,你王希
       哲怎办?

    (六)你的一些说法不符事实:在主持人拒绝换人之后,主持人并没
       有什么“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仁尽而义至。而且,他
       没有立即宣布散会,而是回应了听众的所有(不多的)质询之
       后才结束这个研讨会。还有,你说我与主持人“沆瀣,封杀希
       哲”,不对。如果辛灏年要换的不是王希哲而是“阿猫”,主
       持人照样会加以拒绝,我也不会同意换手。可见,没有人冲着
       你王希哲,只是不愿看到一个筹备得好好的研讨会被临时破坏
       掉而已。还有,“沆瀣”两字如果非用不可,我想,辛灏年与
       你远比我们够资格吧。(你的这个帖子给你扣分了。也正是因
       为如此,我才不得不把你与辛灏年摆在这个历史的错误的同一
       边!)(评论者:
    洪哲胜,于 1/21/04 发表。)

  • 回应王希哲关于开会规则的“请教”

    洪哲胜

    就今后开会的规则,向洪哲胜请教几个问题

    王希哲

    ┌────────────────────────────┐
    │ 王希哲来信问我几个问题。我觉得澄清所有这些问题,对于 │
    │ 民运如何开会大有好处,因此也就一一给予详细的回应。这 │
    │ 样冷静的讨论会是有益的。特此提供大家参考。      │
    │                            │
    │ “【洪哲胜】……”部分是我得回应。其它的全是王希哲的 │
    │ 原文。                        │
    │               ──洪哲胜按 2004.1.18  │
    └────────────────────────────┘

    我们把一月十日讨论会的一切具体背景先撇开,来请教洪哲胜,并请
    洪哲胜以是或否的明确的答案回答:

    一、类似的讨论会,今后还开不开?开,或不开,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全侨盟是一个组织,它不是我洪哲胜的,它要不要继续开
         类似的会,我只能“猜”。你要我“明确答复”,你的要
         求超出常识了。不过,我还是回答:我“猜”,今后应该
         还会开吧。

    二、如果要开,如果主办人(主持人)筹备期间排定了发言人(例如
      三人),第四人也有到会发言的愿望,可不可以向主办者提出
      来?可以,或不可以?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任何建议当然可以。但是,决定权100%在于主办单位。

    三、如果主办者出于时间已无法安排,对第四人表示“遗憾”,原定
      发言人听说后,可不可以提出将自己的发言时间让度给这第四
      人?可以,或不可以?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主办单位邀请几个人?邀请谁?是主办单位的权利。如果
         有其他的人要求参加,主办单位自应考虑。如果他们决定
         拒绝,他们可能有不只一个原因。比如:也许他们认为他
         不够资格,研讨会主题他没有深入研究,也许已经邀请的
         讲员不不想与他一起讨论,也许主持人无法与其它决策人
         士交换意见以便讨论是否接受,也许原因仅仅是时间不
         够,也许……(以上的原因都是虚拟的,与本次无
         关。)。而且,理由也许多于一种。

         基于礼貌,主办单位拒绝的理由最好是说“时间不够”。
         如果原因是主办单位认为他“资格不够”,我想,一个正
         常的主持者,应该不会直接告诉他“我们认为你资格不
         够”。如果主办单位知道甲讲员不想与他一起讨论,主办
         单位也不至于明言。这是,主办单位就会以“善意的谎
         言”给予拒绝。

         尽管他已经被拒绝,开会时如果有讲员乙愿意把时间让给
         他讲,讲员乙当然可以“提出”换手的建议。但是,作为
         主办单位请来的讲员,他的临时提议,主办单位当然有权
         作出同意或拒绝的决定。作为主办单位请来的客人不得以
         “拒绝发言”或“退席”来对待主办单位的拒绝。

    四、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或另外
      有事,或身体不适,或发现主持人不公,或发现受骗等等),他
      有没有权利和平的退场?有,或没有?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出于合理的原因(或
         另外有事,或身体不适,或发现主持人不公,或发现受
         骗),当然有权和平的退场!

         事实上,这一次辛灏年是阿修伯好意请他来的,他的拒绝
         演讲与退席不是基于上述的任何“合理的原因”,而是仅
         仅因为临时提议换手被拒绝。这就显得太鲁莽而流于流氓
         作风,不好!

    五、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如果有权和平的退场而和平退
      场,主人可不可以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可以,或不可以?请明
      确回答。

      如果讲员基于上述合理的原因退场,主办单位当然不可以“对他
      人身攻击和詈骂”。事实上,主办单位的代表(大概是王涵万、
      阿修伯、王善卿他们吧?)没有一人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因
      此,也就没有你提出的这个问题的问题。

      我不是主办单位,一直到王涵万告诉我阿修伯已经请到他自己与
      辛灏年当讲员,要我也参与时,我才知道有这个研讨会,才知道
      它的时间、地点与主题,因为,三个月来,我很忙,一直没有参
      与全侨盟的活动。我与辛灏年一样,是主办单位所邀请的讲员之
      一。

      我本本来还没有准备公开讨论此事。因为你先出手,还把我牵进
      去,还把民进党也牵进取,而且你以虚构攻击你的朋友洪哲胜,
      我想,我非澄清不可。

      我没有骂辛灏年“流氓”!我只是在解说,这个事件的起因如
      何,谁该负请来的讲员辛灏年拒绝讲完、而且退席的责任。我认
      定这里没有“处理不公”,没有“谁骗谁”(阿修伯怎么会骗辛
      灏年?)。我认为辛灏年有权利“建议”换手。但是“强行”换
      人、不换人就指责主持人不民主(主办单位叫做“民主和平”什
      么的,你指责它“不民主”是个严厉的指责啊!)、在王善卿与
      王涵万的催促下,辛灏年还是拒绝讲完、而且最后退席。我认为
      他应该为这种“流氓”作风向主办单位道歉。

      --------------------------------------------------------

      至于陆耘指责有人发“黑函”的事情,如果据以追查发放者,知
      道说谁做的、是谁唆使的。如果真是全侨盟所为,那我一定要求
      全侨盟作出道歉。但是,这是谁放的,没有人知道,辛灏年就把
      它当作全侨盟的“骗局”,好像全侨盟故意请他来,然后发放传
      单要给他难堪似的。作为一个理论家,如此推论实在可惜啊!

      这次全侨盟请了两位倾向泛蓝的讲员(阿修伯与辛灏年)而只有
      我一个泛绿的讲员,题目首先由泛蓝的阿修伯定为“台湾国与中
      华民国和平共存”(大概如此吧)、再由泛蓝的王涵万定为“从
      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而三讲员完全由他们两位泛蓝的来邀请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有人还说什么民进党的专制。请问:民
      进党应该怎么做才不算专制?

      如果王涵万事先同意安排王希哲也发言,那么这个会由三个“反
      台独”的讲员来对付一个“亲台独”的讲员,尽管我不介意,又
      如何向大众交代呢?王涵万没有同意给你安排,对他自己、对全
      侨盟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注:

    再强调一次,上面的问题,仅讨论一般规则,因为它牵涉到今后还要
    开这类的会,不搞清楚规则今后人们无所措手足。与一月十日会议具
    体背景无关。

    还必须说明,上述所谓还要开的“这类讨论会”,指的是一般的号称
    “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平台”的讨论会。若主人明白宣称,“这
    会是我出钱开的,一切我说了算”,这种会规则当然另计;

    【洪哲胜】请一位泛蓝的台湾人(阿修伯)、一位泛绿的台湾人(洪
         哲胜)、一位反台独的大陆人(辛灏年)、一位亲台独的
         大陆人(曹长青;王涵万说,曹外出不在纽约),以主办
         单位设定的《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各自畅所欲言,而
         听众有一定的办法发言或送字条询问──这么伟大的安
         排,难道不是王希哲你所说的“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
         平台”吗?

         如果你的“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平台”意味着不必设
         定讲员,或者可以随便撤换讲员,或者有人被某人从旧金
         山请来纽约,他就自然地拥有充当讲员的权利,或者大家
         可以随便发言,时间没有限制,也可以离题万里,……
         ──那么,这种会议你要开,你自己去开。全侨盟如果被
         你说服要开这样的“自由讨论平台”,我马上退盟。(评论者:洪哲胜,于 1/21/04 发表。)

  • 这样的事情,王希哲就是想不通

    洪哲胜

    当王希哲看到中央社记者曾志远报导“她们(指王善卿她们)前晚知
    道辛灏年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论述”时,他就下结论:“她没有给洪
    哲胜面子。她揭露了洪哲胜说的,辛灏年事先没有向主办人‘推荐王
    希哲’,完全是谎话。……”

    主持人王涵万在会前一直没有与辛灏年就邀请一事通过话。当然,辛
    灏年不可能“事先向他‘推荐’王希哲”。

    邀请辛灏年的是阿修伯。阿修伯告诉王涵万,他只与辛灏年就此事通
    过两次话,而辛灏年完全没有向他推荐王希哲。因此,辛灏年也不可
    能“事先向主办人‘推荐王希哲’”。

    头脑简单的王希哲百思不解:既然辛灏年没有向两位主办人“推荐王
    希哲”,那么王善卿她们为什么会知道“辛灏年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
    论述”?我不想免费给王希哲提供答案。但是,我要指出:辛灏年真
    的“没有向主办人‘推荐王希哲’”,我没有说谎。

    这样的事情,王希哲就是想不通。我也没办法!哈!哈!哈!

    ──────────────────────────────

    “这个女人不寻常” ----见幕后真相后的感想

    王希哲

    原来这场戏前台的表演是洪先生,后台的老板果然是那个女人 。

    这个女人年轻美丽。但当时她引起我的注意和观察的,主要确不是因
    为她的美丽,而是她在场上,在“主持人”面前和记者面前的口气,
    派头,处处告诉我,她才是这场戏的主人。

    “这个女人不寻常”---《沙家浜》里刁德一一边唱一边发出疑问。
    我成了刁德一。

    她是什么人?现在知道了,原来她是 ---“全侨盟成员之一的民进党
    美东党部执行长王善卿”。她在美国纽约的“华侨文教中心”导演了
    一场“春来茶馆”式的“智斗”。虽然她未必看过这出戏。

    她没有给洪哲胜面子。她揭露了洪哲胜说的,辛灏年事先没有向主办
    人“推荐王希哲”,完全是谎话。----

    “她事后表示,她们前晚知道辛灏年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论述后,曾
    做过因应措施等推演,但未料到是以这种方式表达。”

    就是说,辛灏年和他的同事前两天就把“有意找王希哲来会上论述”
    的“推荐”知会了导演们。不知为何,这个小小的“研讨会”两天
    前,“议程”就绝对没有了任何弹性,容不下一个万里飞来赴会的王
    希哲讲几分钟话。不但容不下,原来,还“曾做过因应措施等推
    演”!

    了不得!王希哲大敌当前,“站在不愿让全侨盟主办的活动被人利用
    的立场”,“民进党美东党部”“前晚就做成共识”,不但预定“因
    应措施”,还要“推”,还要“演”上一番!

    幕后花了如此大的力气,想一想,真让王希哲哭笑不得。带来麻烦
    了,道歉,道歉!

    2004年1月13日(评论者:洪哲胜,于 1/21/04 发表。)

  • 就开会规则回应王希哲的“关键”问题

    洪哲胜

    我在这里先回应王希哲所提出的“关键”问题。但是,王希哲的问题
    多多,岂止这个“关键”问题!对于其它问题的回应,我就把它们安
    插在王希哲的帖子文中了。请大家不要放过。因为,这些问题,不仅
    王希哲会犯到呢!

    我批评辛灏年的无理强求换人主讲、而且在请求被拒绝后大叫“这算
    什么民主!”、退席并大叫“这是一场骗局!”的行为是“流氓”作
    风。接着,王希哲就说我骂辛灏年“流氓”。这事看起来好象是小事
    一桩,启示却隐含着一个逻辑上的巨大错误。证实由于这个错误,王
    希哲才会再提出这个他心目中德“关键”问题。

    我们台湾有一个《流氓管制条例》,如果一个人属于流氓,警察可以
    按照这个《条例》逮捕他,把他送去“管训”。如果我真的骂辛灏年
    “流氓”,而我骂的理由又符合《条例》,在台湾,警察是可以剥夺
    他的人身自由给他一点实质的教训的。

    然而,我没有骂他“流氓”,而是论证他的作风属于“流氓”作风。
    一个人没有做人的基本风度,耍流氓,让自己的作风隶属于“流氓”
    作风,如果他的作为不符《条例》,那么,他就不应该被警察以“流
    氓”名义加以逮捕。这样的“流氓”作风的人,不会受到邀请单位的
    尊敬,甚至会被看不起,如此而已。

    王希哲“单纯”得很。他完全不知道“流氓”与“流氓作风者”的巨
    大差别,因此才会“请洪哲胜解释一下主人在某种情况下可以剥夺客
    人人身权利的法律根据”!──我凭什么要“剥夺客人人身权利”
    呢?我几时说要“剥夺客人人身权利”呢?我没有说他是“流氓”
    啊!希哲!

    仅仅因为你王希哲不但没有从这个时间得到教训,而且对我狠狠地出
    手,我才不得不明白支持这个时间的关键在于辛灏年在会场的表现是
    “流氓”作风!而你有认为“流氓作风者”就是“流氓”,从而一直
    向我发难,引出一场批洪、批台独的(茶杯里)的风波!唉,秀才再
    度遇到兵,倒霉啊!

    ------------------------------------------------------------

    症结终于找到!
    ──请洪哲胜解释一下主人在某种情况下
      可以剥夺客人人身权利的法律根据

    王希哲

    洪哲胜喜欢骂人流氓。但恰恰这种XX作风,在他身上极其严重,随
    时暴露。比如这次我提问题,明明开篇就强调,“我们把1月10日讨
    论会的一切具体背景先撇开,来请教洪哲胜”;结尾又“再强调一
    次,上面的问题,仅讨论一般规则,与1月10日会议具体背景无
    关。”。

    【洪哲胜】我没有骂人“流氓”,你的国学基础还有加强的空间啊!
         你希望如何讨论,我尊重。我希望如何讨论,也请你尊
         重。我无需按照你的歌曲跳舞吧?

    洪哲胜不喜欢,你可以不回答;你既然表示回答,接受了王希哲的
    “邀请”,你就要按我王希哲(主持人)提出的的规则办事。但你还
    是偏偏要把“1月10日讨论会的”具体背景,与王希哲对一般讨论会
    规则的请教,连篇累牍混在一起。因为这样,才不便于人们找到问题
    的症结所在。

    【洪哲胜】我这方认为:举些现实的例子有助于讨论抽象的规定,因
         为对于抽象的规定的理解有可能各不相同。我说过,我无
         需按照你的曲子跳舞。除非我们已经有事先的协议。我以
         我认为最能让你了解真相的方式解说。这事在下有自决
         权。

    但我把你的回答中“1月10日讨论会的”具体背景过滤掉,仍然找到
    了问题的症结。

    【洪哲胜】你的过滤让很多重要的资讯失了踪,你不知道,还沾沾自
         喜。我1下面将一一给你指出:这样的过滤要不得。而
         且,你界定的“问题的症结”也与问题无关,完全出于你
         自己对于语文的误解。这个问题,我在上面已经给你作答
         了。

    第一个问题,类似的讨论会,今后还开不开?

    你的回答是“开”。我同意。

    【洪哲胜】我的回答是:“我‘猜’,今后应该还会开吧。”你把
         “我‘猜’”、“应该还会开”省略掉,而简化为“你的
         回答是‘开’”,万一将来全侨盟这个主办单位怕讲员再
         闹场而决定不再开这种研讨会,你你岂不是又要指责我“
         说谎”或“食言”?

         我得回答中的“猜”与“应该会”值得你尊重,不可擅自
         略去啊!

    第二个问题,如果要开,如果主办人(主持人)筹备期间排定了发言
    人(例如3人),第4人也有到会发言的愿望,可不可以向主办者提
    出?

    也过滤掉废话。你的回答是:“可以”。“但是决定权100%在于主办
    单位。”我同意。

    【洪哲胜】难得的共识!太好了吧!

    第三个问题:如果主办者出于时间已无法安排,对第4人表示“遗
    憾”,原定发言人听说后,可不可以提出将自己的发言时间让度给这
    第4人?

    也过滤掉废话。你的回答还是:“可以”。我同意。

    【洪哲胜】难得的共识!但是,你认为的“废话”当中有些话还是值
         得你吟味的。

    第四个问题最关键: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无论出于什
    么原因(或另外有事,或身体不适,或发现主持人不公,或发现受骗
    等等),他有没有权利和平的退场?

    也过滤掉废话。你的回答是:“出于合理的原因”“当然有权和平的
    退场”。但,

    下列人员不得退场:

    “他的临时提议,主办单位当然有权作出同意或拒绝的决定。作为主
    办单位请来的客人不得以“拒绝发言”或“退席”来对待主办单位的
    拒绝。

    症结就在这里了!!

    洪哲胜认为,一切应邀参加会议的客人,他们的和平退席权和“拒绝
    发言”权是相对的,在某种情况下是可以被主人剥夺的;

    王希哲认为,一切应邀参加会议的客人,他们的和平退席权和“拒绝
    发言”权是绝对的,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以被主人剥夺的!

    退席和“拒绝发言”,不但是政治权利也是人身权利。请洪哲胜解释
    一下主人在某种情况下可以剥夺客人人身权利的法律根据。

    很奇怪,我不明白,一个客人乖乖听讲,他就拥有一切权利,包括
    “当然有权和平的退场”。只要他有了异议,这个异议被主人否决,
    他就立即自动地被主人剥夺了拒绝发言与和平退席的人身的权利。

    就是说,主人的裁定是客人必须无条件接受的裁定,“请来的客人不
    得有”(洪哲胜原话)任何的抗议。他的一切抗议权都已经被主人剥
    夺。

    【洪哲胜】王希哲把“不得如何如何退场”的“道德上”的要求当成
         “法律上”对于“人身权利”戕害了!对于这样的退场的
         批评,从道德上,可以说他“流氓作风,不好!”如果要
         从法律上禁止其“人身权利”,那就要说他是“流氓”,
         请警卫或警察按照《流氓管制条例》把他加以逮捕!

         我想,当天辛灏年的做法,没有触法,但是在道德上不可
         取,因此在时候王希哲无端攻击在下时,我才给予客观分
         析,并把辛灏年的行为定性为“流氓作风”。你王希哲把
         我的化误解,从而认为我要上海他的“人身权利”,因此
         大大生气。我想,在我给你澄清你的错误的关键问题之
         后,你就应该给在下“平反”吧。

    为什么我发现必要提出对一般会议规则的讨论?原来王希哲们与洪哲
    胜们对会议规则的理解,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异。这点我们过去完全不
    知道。

    王希哲向一切朋友郑重建议,今后在“应邀”赴任何会,特别是民进
    党作主人的会之前,必须先向主人询问清楚,主人是否拥有在会议期
    间的某种情况下,剥夺客人人身权利的权利?

    【洪哲胜】从错误的结论在引申出来的这些话语没有什么必要给予批
         驳吧。

    最后第5个问题,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如果有权和平的
    退场而和平退场,主人可不可以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

    洪哲胜的回答又是相对的,他说:“如果讲员基于上述合理的原因退
    场,主办单位当然不可以“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

    【洪哲胜】如果辛灏年的演讲意见与主办单位不同而被制止发言,他
         当然有权退席而且责骂主办单位。

         如果辛灏年临时要求换人,主办单位不同意,辛灏年就拒
         绝演讲,就大叫“这算什么民主!”然后退席,又大叫“
         这是一场骗局!”主办单位当然有权阻止他闹场责骂他没
         有学着风度,不应该展现“流氓作风”等等!

         “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是你讲的。我的意思如上所述。

    这就是说,洪哲胜不但已经骂了,而且坚持认为,如果客人退场的
    “原因不合理”,主人就可以“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

    【洪哲胜】不但主办单位在当场、在时候没有对辛灏年加以批评,我
         也没有“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我只是在时候你对这个
         事件的本质乱定性之后才不得不出面,根据客观事实,加
         以科学分析,点出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的“流氓作风”。没
         有人就这个事件对辛灏年人身攻击或詈骂。

    王希哲不同意,王希哲认为在任何情况下,主人都是不可以对客人
    “人身攻击和詈骂”的。所以这一条,我们也有极大分歧。但这仅涉
    及包括洪哲胜在内的主人的品质问题,不是最症结的问题。最症结的
    还是第4条,主人有没有权利在某种情况下剥夺客人的人身权利?!

    再说一遍,请洪哲胜解释一下他主张的,主人在某种情况下可以剥夺
    客人人身权利的法律依据!

    洪哲胜,你可以沉默不回答。你要回答,就不要东拉西扯,混乱主
    题。

    【洪哲胜】对于“流氓”,主人可以叫警察抓人。对于“流氓作风
         者”可以指出他的流氓作风不好,希望他改正!

    (2004年1月18日)(评论者:洪哲胜,于 1/22/04 发表。)

  • hydrocodone vicodin Online Pharmacy Online Degree Online Education Education Online Fashion Design School Interior Design School Graphic Design School
    Computer Animation Scho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 Cooking School Culinary Education Degree Online Medical School Online Business School Degree MBA Degree Online Technical School Automotive Online Law School
    Viagra levitra cialis tramadol xenical phentermine adipex ionamin meridia tenuate
    Cialis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Adipex Adipex Soma
    Viagra Meridia Xenical Generic Viagra Cialis Cialis Dental Insurance Overseas Pharmacy Debt Management Debt Help Debt Consolidation
    *People posting to these types of boards are ruining SEO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as we know it. If the owner of this site is interested in curbing this problem, please obtain another ****** that does not allow HTML or that requires verification and you will stop the endless advertizing on this board. Otherwise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do this indefinitely. Or perhaps you don't mind?* Its far better to exchange links! Won't you please?
    Trade Links

    http://www.hydrocodone-vicodin.com
    http://www.generic-vicodin.com
    http://www.online-degree-information.com
    http://www.online-education-onlin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fash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interior.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graphic.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animat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olog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ulinar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degre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ed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business.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ba.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legal.com
    http://www.pillcat.com
    http://www.pillfire.com
    http://www.pillbomb.com
    http://www.pillarrow.com
    http://www.pillspin.com
    http://www.pillsword.com
    http://www.pillwar.com
    http://www.pilldude.com
    http://www.pilleye.com
    http://www.pillbutton.com
    http://www.pill-meds.com
    http://www.pharma-meds.com
    http://www.pilldrugs.com
    http://www.top-pharmacy.com
    http://www.pillordering.com
    http://www.generic-adipex.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pillbag.com
    http://www.pillhat.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doc-pills.com
    http://www.flagpills.com
    http://www.pillave.com
    http://www.our-dentalplans.com
    http://www.pillhealth.com
    http://www.debt-911.com
    http://www.debtconsolidation-pro.com
    http://www.pro-debtconsolidation.com(评论者:hydrocodone,于 9/18/04 发表。)


    本文开放读者发表评论(本《通讯》有权编辑、保留、修改或删除读者发表的评论或提问)

    笔名(必填): 邮址(选填):

    评论内容(分段自动消失):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