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教材】辛灏年:“全侨盟”十二月十日纽约研讨会参加始末

前言:

  十二月十日,隶属台湾政府的“全侨盟”纽约研讨会“不欢而散”,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事件”。台湾的《中央社》也已经发出了不实的报导。网上也已经“热闹”了起来。所以,洪哲胜先生才会在网站上始则“破口大骂”,继则“开口大笑”,“形象”生动而又复杂。我是这次研讨会的参加者和这个事件的牵连者,从台湾官方中央社的“倾向”来看,我更是这次事件的“肇事者”。所以,我才感到有必要将我之所以介入了这次研讨会的始末,如实地交代出来,以对得起事实,对得起真正的关心者。

始末:

  一、十二月初,阿修伯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参加“全侨盟”主办的一个研讨会,会议的名称是“中华民国和台湾国要和平相处”,我很诧异。但阿修伯是我尊敬的一位台湾作家,而且他有着鲜明的反对“恶性台独”立场。所以,我就说,你让我考虑一下再回答你。

  二、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在经过很慎重的思考之后,打电话给黄花岗杂志的义工陆耘先生说,“我认为全侨盟这个会议的名称十分不妥,因为,台湾至今尚不存在一个台湾国,何来中华民国与台湾国和平相处的问题?”所以,我请求陆耘为我打个电话给阿修伯,告诉他我不能参加,因为我知道陆耘和阿修伯很熟,还是这次会议主持人、台湾国民党中央顾问王涵万先生的好朋友。陆耘答应了。

  三、当晚,在我给陆耘打完电话之后不久,阿修伯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会议名称已经改成“台湾大选和国家认同”了。我对他说,就是这样,我也不适合参加。未等我说明原因,阿修伯就着急地说:“请你参加,就是为了要你这块牌子,有你去,就会有人去听,许多人都喜欢听你讲演。我们马上就要发消息了,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推脱。”我一向敬重他,而且他也是第一次找我。我感到莫可奈何。扐我确实是很不情愿。因为,当他突然告诉我已经决定“也请”洪哲胜先生作主讲时,这个会议的目的,我已经猜到了几分。我仍然在犹豫。

  四、新闻很快就出来了。立即就有新闻界和侨界的朋友打电话来劝告我,希望我不要参加。我理解他们,但是没有听从他们的劝告,也没有再犹豫。因为人应该有担当,况我“自有原则”。未想,八号下午,陆耘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刚刚和旧金山的王希哲先生通了电话,也对他说了纽约这个会的事情,还说王表示遗憾,太晚了,不然他也想来参加,但是来不及了。我一听,就让陆立即给王去个电话,要王给我打个电话。半个小时以后,王的电话来了,我就说:“我刚刚读完你的稿子,认为写得很好……你干脆来吧,也参加一下会议,争取做个发言,当面沟通沟通。”因为我知道他和洪一直在网上有论战,大家见面生情,坐下来好好谈谈,有什么不好呢?何况原来都是朋友。王听我这么一说,就答应了,并且决定第二天(九号)就赶来。于是我就打电话告诉陆耘,请他告诉会议的主持人王涵万先生,是否能够安排王希哲在会上发言。

  五、九日傍晚,王希哲先生到纽约,是陆耘去接的。他告诉王希哲先生,王涵万先生当晚就要请他吃饭,并要告诉他这一次不能安排发言,但许诺“将来可以再为王希哲安排一个专场讲演”。当晚,王希哲先生与我们一起用餐时,我看他有些失望,就告诉他说:“如果当真不给发言,我就将我的发言时间让给你。”这时,我仍然认为,他们不会做得这样“绝”。

  六、十日中午,王涵万先生请王西哲先生吃饭,明确告诉王说“我们不能安排发言”。陆耘在座。十日下午二时,会议一开场,王涵万先生就宣布,他已经和王希哲先生有了“君子协定”,这次会议不安排他发言。而且重复说明,十分坚决,没有余地。会场上有许多人、包括我这个知情人,都有些诧异。我遂决定只讲三分钟,然后将我的发言时间让给王希哲先生。

  七、在洪、刘(阿修伯)发言后,由我发言。我便站起来和颜悦色地说:其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学者和文化人,而研讨会的题目过于政治化、现实化,总觉得我讲有些不合适。其二,我一向认为台湾的民主是“乌云下的民主”,只要中共这块乌云一天不能烟消云散,台湾就永无安宁之日。所以,我对台湾问题关心得不够,缺乏研究。其三,我与台湾朝野任何党派均没有任何关系和联系,又不是民运人士;相反,海外民运却与台湾朝野各家党派有着很久远和很现实的历史关系,由他们的代表人物来讲话,可能更合适。其四,王希哲先生是一位一贯追求中国民主统一的杰出民运人士,而且对台海问题素来关心,很有研究,何况他远道而来,所以,我愿意将自己的发言时间让给他,请求会议主持人同意。我的话刚刚说完,会场上就有很多人鼓掌,赞成我说的,欢迎王先生发言,没有一个人反对,气氛很是和谐、热烈。然而,主持人王涵万先生却重申会议纪律和决定,并说他和王希哲已经有君子协定,绝然不予同意,连王希哲站起来十分谦逊地说,“我和你的君子协定是不另外安排我发言,现在灏年兄将他自己发言的时间让给了我,会场上大家都赞成,更没有人反对,让我发言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但王涵望先生仍表示绝无商量的余地。

  八、此时,大约有近十余人已经站起身来要离开会场,还有人说,不给人讲话,这会还有什么开头?老兵会的张家林先生这时也站起来高声说道:“老兵会全体退出。”老兵们果然都站了起来,准备退场。这种情形,非我所料,亦为我所不愿见。所以,已经坐回台下的我,因看见一个在会场上很活跃的年轻女人走近主席台说“辛灏年不讲演不是太可惜了吗”?我以为事情还有转寰的余地,便对主席台上的主持人很平和地说了一句:“都是天天讲民主的人,通融一下,就让王希哲先生讲一下,又有什么不可以嘛?”未想,那个年轻的女人却转脸盯住我说了一句:“我们的会议有自己的规则。”看着她那一张清秀、但却冰冷得近乎冷酷的面孔,我无言以对。后来在中央社的新闻上,我才知道她就是民进党驻纽约的有名人物――王善卿女士,并且是这次会议的一个重要操盘人和决策者,中央社显然是“大意失真相”。

  九、就在会场已经闹哄哄、许多人已经在退场的时候,陆耘和黄花岗杂志的另一位义工,突然拿着一叠传单走到我身边,对我说:“这个会准备了骂你的传单,这就是放在会场后面台子上的。”我一看,竟是去年三月,自从我在“营救王炳章”大会上“为王申冤”以来,由“民运人士高光俊先生署名”,专们在网站上月月贴、周周贴、甚至是天天贴的那一条用词极其下流的“诬蔑和谩骂”。直到这时,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尽管他们要利用我“招人”,但是却早已做好了周密的策划。这个策划就是:如果辛灏年今天“识相”,不表示反对台独,那末,明天,“辛灏年已经赞成台独了”就会成为他们所需要的新闻,既利用了辛灏年,又“毁掉”了辛灏年,中央社的报导倾向已经能够证明这个企图;如果辛灏年“不识相”,仍然要批评台独,他们就会在会场上公开用这份诬蔑我的传单来攻击我,大闹一场,让我在信赖我的华侨面前“丢脸,难堪”。而他们明知道我一贯“反共反独”、主张“民主统一”,却一定要请我的原因,也就是要用我来吸引一些爱国华侨,从而达到上面这样一个目的。我终于明白民进党人王善卿女士要说我“不讲演是不是太可惜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所以,当陆耘和几位黄花岗杂志义工都要拿着那一叠传单上台质问主持人时,我立即阻止了他们。我说:“他们要搞阴谋,不讲道德,我们不能不讲道德,没有修养,更不能因为我们而出现‘闹场’的情形,这对谁都不好。”当然,我也不愿意、并且也没有必要再坐下去了,而且主持人根本就没有再请我发言的任何表示,何况人已散去很多。我这才“一声未吭”地站起来转身退场了,连“小声一叫”都没有(纽约“侨声电台”有会议的全部录音,并已经播发)。到了外面,王若望的夫人羊子才告诉我,是她和陆耘发现这个台湾政府驻纽约文教中心的副主任,是怎样将骂我的传单和会议议程一起发给一些记者和他人的,她又是怎样找到了会场上的这叠传单,并找到这个台湾官办的文教中心主任,看着他忙不迭地将这叠传单收了回去……

  在我离开会场,穿过长长的走廊,就要走出文教中心时,有一位记者曾问我怎么会来这里参加会议的,我确实这样地回答过他:“我是给骗来的”。

  与我同时离开的另一位记者,一出门就对我说:“现在你了解民进党了吧!”我只能苦笑笑,我还能说什么呢?

5 个评论

  • 你本来就是去搅局的,说什么"给骗来的"? 靠撒谎过日子不觉得很难过吗?(评论者:装蒜,于 1/18/04 发表。)

  • 有意思。民进党确实是靠造势起家的。不过我觉得我们反对台独的立场也是过于自私了,请扪心自问,假如你是台湾人,难道你没有权利追求安全和荣誉吗?你分析得很对,“中共这块乌云一天不能烟消云散,台湾就永无安宁之日”。让台湾人自己决定怎样去追求他们的权利吧!如果他们一定要强行独立,那只好先尝尝挨揍的滋味!(评论者:Chinahero,于 1/18/04 发表。)

  • Xin hao nian is a Garbage. Mr. Lu call me to injoy this meeting and gei me speak.I don't injoy.
    Why?
    Because there is you and Wang xi-zhe to injoy.I see this meeting will is a bad meeting.
    only you and Wang injoy.For I love my reputation. so nave meet you.because xin and wang are not face of men.(评论者:true,于 1/18/04 发表。)

  • 研讨会换人事件的几点真实感想

    洪哲胜

    王希哲兄,你在会上听到主持人拒绝换人、没有让你替代辛灏年发言
    时,仍然满脸微笑,风度极佳,我非常佩服。虽然你没有讲话,你在
    我的心中已经得分。

    本来还不想公开讨论这个事件。但是,你既然对我出手,而且出手很
    重,我就接着这个话题讲讲我的真实感想吧。尽管是“防卫性”的发
    言,直来直往,也有可能伤到别人呢。

    (一)这个会是全侨盟主办的,包括我这个被聘请的讲员在内,实在
       没有什么权利临时替主办者更换主讲人、让你上台的。

    (二)如果辛灏年如他自己当场所云,对“台湾认同”这个问题没有
       研究,作为一个老实的文化人,他在被邀请时就应该加以拒
       绝。他既然答应,理应发言。如果他确实认为你的意见很好,
       他应该做的是把你推荐给主办人,由主办单位决定是否邀请、
       如何邀请,而不是大主大意地私自把你请来,然后硬把你推给
       主持人。在主持人依照全侨盟的决定客气地拒绝他的建议时,
       他本该就再度上台,把发言讲完。然而,他拒绝发言,而且大
       叫“这算什么民主?!”然后,又中途退席,大叫:“这是一
       个骗局!”

       你以为我看到所有这些会感到高兴吗?我的脸色当然不好看。
       (我在克制自己,没有什么“口唇嗫嚅”)只是,让我的眼色
       不好看的,不是你的微笑与绅士风度,而是自许为文化人的辛
       灏年的“流氓”作风!(有什么比“流氓”更适合的字眼可用
       吗?)

    (三)在这次被邀请之初,我考虑到以往谈到这个课题,总是有些讲
       员没有针对题目发言,而情绪高昂地痛骂他自己不喜欢的政治
       人物,让议题跑到千里之外去了。因此,我就事先告诉主持
       人,一定要控制讲者勿使离题。讲者只要针对主题发言,不管
       他怎么说,我都可以忍受。但是,我绝对不能忍受讲员离题乱
       跑乱骂。我告诉他,如果有人如此,他一定要制止,如果他不
       制止,我一定会拍桌离席。主持人说,没有问题,他一定会做
       到。于是,我才答应参加。

       当阿修伯讲到张林对于共军的批评时,我就觉得他离题了(主
       题是“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在我还没有抗议时,他又
       提出连战的财产多少、陈水扁的财产多少,我马上告诉主持人
       阿修伯离题了,请他给予警告。我想,所有这些你一定注意到
       吧。

    (四)你把演讲稿事先送来给我,我是非常高兴的。但是,我阅读之
       后,发现,你的大作与“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这个主题实
       在是离题万里啊!你是在反对台独,而不是在“从总统选举看
       国家认同”啊!你怎么好在这样的场合离题发言呢?假如我不
       顾讨论会的规则,起而为你力争发言,而你发言时又离题万
       里,我岂不是要请主持人一再给你警告而终于把你请下台?!
       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从而让你不至于被难堪,正可以显示
       我的气度!如果你认为我是“怕”你从而可以自我感觉良好,
       那你就这么去认为吧。

       现在把你的大作的标题与小标题列在这里,或许可以稍微说明
       我为什么会说它与研讨会主题“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离题
       万里的原因。由于你要求不要在网上刊登这篇大作,我当然不
       敢全文给予张贴了。

       《关于反对台独的若干问题,驳迷惑中国民运的某些谬论》

       1、“住民自决”
       2、台湾的主权是属谁的?
       3、全中国人民对台湾的权利不容剥夺
       4、所谓台湾四百年抵抗“外来政权”
       5、台独是中国民运凶恶的破坏力量
       6、反对台独就是反对台湾民主化吗?
       7、为什么说台独的前途结果必是台湾民粹法西斯化
       8、反台独就是统派?
       9、中国民运的立场

    (五)我没有听到阿修伯是否同意换人。但是,今天主持人在电话中
       告诉我,他也反对。(他没有什么“点头朗声同意”!)阿修
       伯与我一样知道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旦发生,以后的主
       持人怎办?今天辛灏年可以随便换个主讲人,有一天,如果主
       讲人阿猫要求换阿狗发言,主持人凭什么给予拒绝呢?如果主
       持人让群众投票决定,下次你王希哲开一次讨论会,我弟弟找
       他的一夥朋友同去,仗着人多大叫“我们要听洪哲胜的弟弟讲
       话!”“你王希哲民主就得让群众投票决定!”请问,你王希
       哲怎办?

    (六)你的一些说法不符事实:在主持人拒绝换人之后,主持人并没
       有什么“不好意思”,因为他觉得自己仁尽而义至。而且,他
       没有立即宣布散会,而是回应了听众的所有(不多的)质询之
       后才结束这个研讨会。还有,你说我与主持人“沆瀣,封杀希
       哲”,不对。如果辛灏年要换的不是王希哲而是“阿猫”,主
       持人照样会加以拒绝,我也不会同意换手。可见,没有人冲着
       你王希哲,只是不愿看到一个筹备得好好的研讨会被临时破坏
       掉而已。还有,“沆瀣”两字如果非用不可,我想,辛灏年与
       你远比我们够资格吧。(你的这个帖子给你扣分了。也正是因
       为如此,我才不得不把你与辛灏年摆在这个历史的错误的同一
       边!)

    回应王希哲关于开会规则的“请教”

    洪哲胜

    就今后开会的规则,向洪哲胜请教几个问题

    王希哲

    ┌────────────────────────────┐
    │ 王希哲来信问我几个问题。我觉得澄清所有这些问题,对于 │
    │ 民运如何开会大有好处,因此也就一一给予详细的回应。这 │
    │ 样冷静的讨论会是有益的。特此提供大家参考。      │
    │                            │
    │ “【洪哲胜】……”部分是我得回应。其它的全是王希哲的 │
    │ 原文。                        │
    │               ──洪哲胜按 2004.1.18  │
    └────────────────────────────┘

    我们把一月十日讨论会的一切具体背景先撇开,来请教洪哲胜,并请
    洪哲胜以是或否的明确的答案回答:

    一、类似的讨论会,今后还开不开?开,或不开,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全侨盟是一个组织,它不是我洪哲胜的,它要不要继续开
         类似的会,我只能“猜”。你要我“明确答复”,你的要
         求超出常识了。不过,我还是回答:我“猜”,今后应该
         还会开吧。

    二、如果要开,如果主办人(主持人)筹备期间排定了发言人(例如
      三人),第四人也有到会发言的愿望,可不可以向主办者提出
      来?可以,或不可以?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任何建议当然可以。但是,决定权100%在于主办单位。

    三、如果主办者出于时间已无法安排,对第四人表示“遗憾”,原定
      发言人听说后,可不可以提出将自己的发言时间让度给这第四
      人?可以,或不可以?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主办单位邀请几个人?邀请谁?是主办单位的权利。如果
         有其他的人要求参加,主办单位自应考虑。如果他们决定
         拒绝,他们可能有不只一个原因。比如:也许他们认为他
         不够资格,研讨会主题他没有深入研究,也许已经邀请的
         讲员不不想与他一起讨论,也许主持人无法与其它决策人
         士交换意见以便讨论是否接受,也许原因仅仅是时间不
         够,也许……(以上的原因都是虚拟的,与本次无
         关。)。而且,理由也许多于一种。

         基于礼貌,主办单位拒绝的理由最好是说“时间不够”。
         如果原因是主办单位认为他“资格不够”,我想,一个正
         常的主持者,应该不会直接告诉他“我们认为你资格不
         够”。如果主办单位知道甲讲员不想与他一起讨论,主办
         单位也不至于明言。这是,主办单位就会以“善意的谎
         言”给予拒绝。

         尽管他已经被拒绝,开会时如果有讲员乙愿意把时间让给
         他讲,讲员乙当然可以“提出”换手的建议。但是,作为
         主办单位请来的讲员,他的临时提议,主办单位当然有权
         作出同意或拒绝的决定。作为主办单位请来的客人不得以
         “拒绝发言”或“退席”来对待主办单位的拒绝。

    四、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或另外
      有事,或身体不适,或发现主持人不公,或发现受骗等等),他
      有没有权利和平的退场?有,或没有?请明确回答;

    【洪哲胜】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出于合理的原因(或
         另外有事,或身体不适,或发现主持人不公,或发现受
         骗),当然有权和平的退场!

         事实上,这一次辛灏年是阿修伯好意请他来的,他的拒绝
         演讲与退席不是基于上述的任何“合理的原因”,而是仅
         仅因为临时提议换手被拒绝。这就显得太鲁莽而流于流氓
         作风,不好!

    五、参加会议的一切人员,包括发言人如果有权和平的退场而和平退
      场,主人可不可以对他人身攻击和詈骂?可以,或不可以?请明
      确回答。

      如果讲员基于上述合理的原因退场,主办单位当然不可以“对他
      人身攻击和詈骂”。事实上,主办单位的代表(大概是王涵万、
      阿修伯、王善卿他们吧?)没有一人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因
      此,也就没有你提出的这个问题的问题。

      我不是主办单位,一直到王涵万告诉我阿修伯已经请到他自己与
      辛灏年当讲员,要我也参与时,我才知道有这个研讨会,才知道
      它的时间、地点与主题,因为,三个月来,我很忙,一直没有参
      与全侨盟的活动。我与辛灏年一样,是主办单位所邀请的讲员之
      一。

      我本本来还没有准备公开讨论此事。因为你先出手,还把我牵进
      去,还把民进党也牵进取,而且你以虚构攻击你的朋友洪哲胜,
      我想,我非澄清不可。

      我没有骂辛灏年“流氓”!我只是在解说,这个事件的起因如
      何,谁该负请来的讲员辛灏年拒绝讲完、而且退席的责任。我认
      定这里没有“处理不公”,没有“谁骗谁”(阿修伯怎么会骗辛
      灏年?)。我认为辛灏年有权利“建议”换手。但是“强行”换
      人、不换人就指责主持人不民主(主办单位叫做“民主和平”什
      么的,你指责它“不民主”是个严厉的指责啊!)、在王善卿与
      王涵万的催促下,辛灏年还是拒绝讲完、而且最后退席。我认为
      他应该为这种“流氓”作风向主办单位道歉。

      --------------------------------------------------------

      至于陆耘指责有人发“黑函”的事情,如果据以追查发放者,知
      道说谁做的、是谁唆使的。如果真是全侨盟所为,那我一定要求
      全侨盟作出道歉。但是,这是谁放的,没有人知道,辛灏年就把
      它当作全侨盟的“骗局”,好像全侨盟故意请他来,然后发放传
      单要给他难堪似的。作为一个理论家,如此推论实在可惜啊!

      这次全侨盟请了两位倾向泛蓝的讲员(阿修伯与辛灏年)而只有
      我一个泛绿的讲员,题目首先由泛蓝的阿修伯定为“台湾国与中
      华民国和平共存”(大概如此吧)、再由泛蓝的王涵万定为“从
      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而三讲员完全由他们两位泛蓝的来邀请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有人还说什么民进党的专制。请问:民
      进党应该怎么做才不算专制?

      如果王涵万事先同意安排王希哲也发言,那么这个会由三个“反
      台独”的讲员来对付一个“亲台独”的讲员,尽管我不介意,又
      如何向大众交代呢?王涵万没有同意给你安排,对他自己、对全
      侨盟是完全正确的决定!

    注:

    再强调一次,上面的问题,仅讨论一般规则,因为它牵涉到今后还要
    开这类的会,不搞清楚规则今后人们无所措手足。与一月十日会议具
    体背景无关。

    还必须说明,上述所谓还要开的“这类讨论会”,指的是一般的号称
    “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平台”的讨论会。若主人明白宣称,“这
    会是我出钱开的,一切我说了算”,这种会规则当然另计;

    【洪哲胜】请一位泛蓝的台湾人(阿修伯)、一位泛绿的台湾人(洪
         哲胜)、一位反台独的大陆人(辛灏年)、一位亲台独的
         大陆人(曹长青;王涵万说,曹外出不在纽约),以主办
         单位设定的《从总统选举看国家认同》各自畅所欲言,而
         听众有一定的办法发言或送字条询问──这么伟大的安
         排,难道不是王希哲你所说的“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
         平台”吗?

         如果你的“为各种观点提供自由讨论平台”意味着不必设
         定讲员,或者可以随便撤换讲员,或者有人被某人从旧金
         山请来纽约,他就自然地拥有充当讲员的权利,或者大家
         可以随便发言,时间没有限制,也可以离题万里,……
         ──那么,这种会议你要开,你自己去开。全侨盟如果被
         你说服要开这样的“自由讨论平台”,我马上退盟。(评论者:
    洪哲胜,于 1/21/04 发表。)

  • hydrocodone vicodin Online Pharmacy Online Degree Online Education Education Online Fashion Design School Interior Design School Graphic Design School
    Computer Animation Scho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 Cooking School Culinary Education Degree Online Medical School Online Business School Degree MBA Degree Online Technical School Automotive Online Law School
    Viagra levitra cialis tramadol xenical phentermine adipex ionamin meridia tenuate
    Cialis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Adipex Adipex Soma
    Viagra Meridia Xenical Generic Viagra Cialis Cialis Dental Insurance Overseas Pharmacy Debt Management Debt Help Debt Consolidation
    *People posting to these types of boards are ruining SEO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as we know it. If the owner of this site is interested in curbing this problem, please obtain another ****** that does not allow HTML or that requires verification and you will stop the endless advertizing on this board. Otherwise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do this indefinitely. Or perhaps you don't mind?* Its far better to exchange links! Won't you please?
    Trade Links

    http://www.hydrocodone-vicodin.com
    http://www.generic-vicodin.com
    http://www.online-degree-information.com
    http://www.online-education-onlin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fash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interior.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graphic.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animat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olog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ulinar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degre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ed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business.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ba.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legal.com
    http://www.pillcat.com
    http://www.pillfire.com
    http://www.pillbomb.com
    http://www.pillarrow.com
    http://www.pillspin.com
    http://www.pillsword.com
    http://www.pillwar.com
    http://www.pilldude.com
    http://www.pilleye.com
    http://www.pillbutton.com
    http://www.pill-meds.com
    http://www.pharma-meds.com
    http://www.pilldrugs.com
    http://www.top-pharmacy.com
    http://www.pillordering.com
    http://www.generic-adipex.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pillbag.com
    http://www.pillhat.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doc-pills.com
    http://www.flagpills.com
    http://www.pillave.com
    http://www.our-dentalplans.com
    http://www.pillhealth.com
    http://www.debt-911.com
    http://www.debtconsolidation-pro.com
    http://www.pro-debtconsolidation.com(评论者:hydrocodone,于 9/18/04 发表。)


    本文开放读者发表评论(本《通讯》有权编辑、保留、修改或删除读者发表的评论或提问)

    笔名(必填): 邮址(选填):

    评论内容(分段自动消失):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