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庆:台湾利用海外御用民运的目的和民运“内斗”

王希哲在一篇指责台湾民进党的文章中说:“民进党专政,需要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来为自己的政策(主要是台独政策)宣传、造势。这是与共产党一样的。”

王希哲说得没有错,民进党在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共产党也在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我觉得需要补充说,在民进党和共产党开始利用海外的侨界御用组织之前,国民党早就这么干了。王希哲指责民进党的这句话,其实也是一把两面刀,王希哲充其量不过是属于不受民进党利用的御用组织而已。

这里我认为有一个值得关心和研究的与我们民运相关的问题,共产党是民运的对立面,共产党无法在海外公开利用其御用民运组织,要这样利用也得秘密进行,我相信这种情况肯定存在,不过我这篇文章不讨论这个主题。我这篇文章想讨论的是:台湾,指台湾政府也好,指台湾的民进党或者国民党也好,让我统称为台湾,利用海外御用组织,特别是要利用中国大陆民运在海外的御用组织,其目的主要是什么?(在我们正义党里,我们习惯用“傀儡组织”或“傀儡”这样的词,不过话题是接着王希哲的文章说,这里使用王希哲的用词“御用组织”。)

王希哲指出利用御用组织的目的是为自己的政策进行宣传和造势。那么,宣传的对象是谁?造势是为了影响谁?我们所关心的问题更是:台湾为什么要把中国大陆民运卷在台湾政治之中?提出这样的问题,有助于我们理解台湾利用御用组织进行宣传和造势的目的,这是一个针对什么听众或观众的问题。

首先,有多少中国大陆的海外民主运动人士真正热衷台湾政治?

其次,中国大陆海外民主运动人士的观点和看法,究竟对台湾政界、学界、工商界和普通民众有多少政治影响?

对上述两个问题,答案是很清楚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那么,是否中国大陆海外民运人士的观点和看法,能对中共的政策起到影响作用呢?

提出这个问题,简直就是笑话,答案当然也是否定的。

排除上面三种情况之后,我们只能认为,台湾利用中国大陆民运御用组织或个人进行宣传和造势的目的,不是针对台湾,不是针对中共,而是针对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政府和联合国。

据了解,台湾政府方面涉及海外中国大陆民运组织的两种单位,一个是军事情报机构,一个是外交情报机构。

台湾的军事情报机构主要是通过中国大陆民运组织中坚决反共的人士,设法通过他们获得中国大陆的有关情报,并不涉及政治组织运作或者公开宣传等方面的问题。虽然许多人对充当或者帮助“台湾特务”没有好感,中共常常用“台湾间谍”这个罪名来镇压民运人士,但是从整体来说,台湾的军事情报机构与中国大陆民运御用组织或个人的关系,是一种政治上相互信任之后的交易关系。

台湾的外交情报机构,可能也有通过大陆民运组织的人士获得中国大陆有关政策情报的功能,但是这个机构涉及海外中国大陆民运组织,其“外交”的对象并非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组织,这个机构利用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御用组织或个人,是针对西方国家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和联合国,而其运作并非搜集情报,而是进行情报运作,也就是制造对台湾外交有利的情报。

虽然台湾外交情报机构在形式上涉及利用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御用组织或个人制造对台湾外交有利的情报都是采用公开的途径,比如各种研讨会、辩论会、出版物,等等,但是这些研讨会、辩论会或出版物的文章,都是在这个情报机构严密控制之下,研讨会的“主流意见”,辩论会的“主流发言”,出版物的“主流文章”,都不是通过“自由市场”机制形成的,而是在这个情报机构预先设定下“计划生产”出来的。

抽象地说,台湾外交情报机构涉及利用海外中国大陆民运御用组织或个人的行为,以在美国进行的活动和就美国的立场而言,属于一个外国政府在美国的秘密情报运作。

台湾外交情报机构为了按照“计划生产”制造出预先需要的舆论来影响西方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和联合国,是为台湾利用服务的。在某些情况下,这样的做法并没有损害中国大陆的民运组织或个人,也没有损害西方政府的利益。比如,揭露中共违反人权的事实,支持中国大陆民主运动人士在海外建立组织帮助国内民运活动,就是一个大家没有矛盾和冲突的例子。

但是,我们如果把问题想得细一点,在这类相互之间没有矛盾和冲突的地方,我们各自的侧重面还是有区别的。

从民运的角度来说,民运揭露中共和建立组织,目的侧重于让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并且促进政治民主化在中国早日实现,这个目的很单纯,没有任何复杂之处。

从台湾的角度来说,民运揭露中共和建立组织,目的侧重于让西方国家政府保持对中共政府的反感,其中还包括为了证明美国政府七十年代初抛弃中华民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是错误的,并且保持这种宣传和造势的热度。台湾在国民党执政期间在这方面主要是让中国大陆民运组织来认同“中华民国”,国民党下野之后也没有放弃,特别是老国民党的人士对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和联合国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还怀恨在心--对美国怀恨在心,他们要不断地想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发出信息:你们错了。台湾在李登辉执政和民进党执政期间,要让中国大陆民运不断揭露中共和建立组织,对台湾来说目的有所不同,或者说更加进了一部,让大陆民运发出认同“中华民国”的信号是次要问题了,首要的问题是要让西方政府清楚:中共的人权状况这么坏,中国大陆的人士(常常把民运人士按照学生、学者和活动分子分开讲)都如此反对,台湾怎么能与中共政府谈统一?同理,“台独”是应该获得理解和同情的。

我们现在是否已经看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民运揭露中国,目的单纯,是很容易得到普遍的同情和支持的。但是,加上了认同“中华民国”,民运开始变了味,而且不是因为中国大陆民运因为政治观点而自然而然地认同“中华民国”的,而是台湾有目的的运作让一些御用组织和个人发出这样的声音,不但告诉美国政府当初错了,而且也是为了提醒美国政府对台湾有欠疚。台湾制造这样的舆论,当然是为了在与美国进行外交活动上获得利益。台湾方面对海外中国大陆民运的操作只到支持民运揭露中共和建立组织为止,对民运没有任何伤害,加上了认同“中华民国”,民运开始走调,海外民运不但在中国大陆失去普遍的同情和支持,不但在中国大陆失去影响力,就是在美国政府和联合国面前,中国大陆民运的这种对“中华民国”的认同也把自己放在了只剩下“废物利用”的地位--民运在中国大陆失去影响力之后,民运在国际上还有什么政治地位呢?

如果说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被扭曲成认同“中华民国”是属于变了味,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近年来被污染成同情和支持“台独”、“藏独”和“疆独”则简直就是霉变。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在这样的状况下,在中国大陆不但彻底失去了同情和支持,而且还遭到中国大陆普遍的咒骂。我们不要自我安慰地说这些咒骂都是来自中共政府,如果我今天在中国大陆,如果我在中国大陆也象我现在这样关心和为促进中国民主化想做一点实事,我见到这样的海外民运一样也会咒骂--如果有比咒骂更过瘾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愤怒的话,我一定也会使用。

上面说到了台湾通过外交情报机构对海外中国大陆民运进行的运作,由于目的的差别,造成了矛盾和冲突。由于这种矛盾和冲突造的民运内斗和恶斗情况就更加复杂。

在海外,民运与中共之间的敌对关系的斗争,就算中共渗透民运制造纠纷和斗争,由于分水岭清楚,这种斗争界限分明,我们只需要就什么对民运有利,什么对中共有利,就能辨出是非。

然而,中国大陆的民运在海外遇到的最大困扰却是来自台湾,由于近年台湾政治派系不同,台湾政党之间存在恶斗现象,这些台湾的政党没有一个愿意放过中国大陆民运,台湾不同政党派系在中国大陆民运各自的御用组织和个人之间就出现恶斗,台湾政坛有口水战、恶毒攻击、揭人隐私、无中生有和指责对手通共等恶斗方式,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也有完全相同的恶斗方式,即后台怎么斗,前台也怎么斗,这一点不奇怪,这不能说成只是中国大陆民运人士的问题,或者只是中国大陆人的素质问题。


台湾傀儡的不同方面,也经常相互之间恶斗,今年在美国纽约的全侨盟主办的“中华民国和台湾国要和平相处”讨论会上,台湾独派的主办者让王希哲和辛灏年参加却在发言上做程序文章,压制统派台湾御用民运的声音,而王希哲和辛灏年等统派御用民运有意闹场,这种恶斗,本来根本属于台湾政客的事情,然而却发生在台湾御用大陆民运的头上,造成的不良影响却是损害中国大陆民运的。

由于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在台湾,特别是在台湾的外交情报机构和政党的支持运作下,御用组织和个人往往音量很大,让整个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让人觉得变了味、发生了霉变,当然正真坚持原始的、单纯的民运目标人士,我们所称为的“独立民运”,不但感到愤怒,而且也无辜受到委屈。“独立”民运的财力、人力、政治资源等各个方面,尤其是在媒体方面,都不及台湾政府的外交情报机构或政治党派,几乎无法让自己独立的声音发出去让人们引起注意,在过去独立民运就是不服,也总是无奈。但是,如今的情况不同了,互联网让独立民运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独立民运的观点不再受到强大政治势力的压制。这样的口子一开,也帮助了独立民运在组织上迅速发展壮大。

本来,在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中间,你当你的台湾傀儡,我干我的独立民运,我不喜欢你,我看不起你,我讨厌你也自称是中国大陆民运的一分子,我也没有必要和你斗,特别是独立民运各个方面的资源都很薄弱,斗,对独立民运来说不到万不得已是应该全力避免的事情。

但是,你不去斗那些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中的台湾傀儡,那些台湾傀儡却经常与独立民运狭路相逢中斗独立民运,其恶劣程度有的是釜底抽薪,有的是四面楚歌,有时还简直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兵书上有的办法,都被拿出来斗独立民运。

台湾御用民运组织或个人为什么会对独立民运要这样斗呢?他们动机是什么呢?

这是一个“主流声音”的问题。这里的动机,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台湾御用民运根本代表不了中国大陆民运的声音,但是台湾需要这些御用民运的声音让人--让美国政府--让联合国--让西方国家--错误地认为这些就是代表了中国大陆民运的声音,这是台湾外交情报机构和台湾政党界入中国大陆民运所要达到的目的所必须的。然而,独立民运是否可以给他们让路以避免冲突(“内斗”)呢?除非独立民运解散和闭嘴,否则独立民运与御用民运总是狭路相逢,冲突无法避免,内斗,甚至是恶斗就一定要发生。

上面提到的这类台湾御用民运与独立民运狭路相逢,主动“斗”独立民运的例子不胜枚举。2000年夏天,正义党和民主党支持美国总统克林顿行政当局无条件给与中国大陆PNTR待遇的时候,台湾御用民运为了把他们“计划生产”出来的抵制声音让美国政府产生错觉,于是,正义党和民主党被说成是“中共特务组织”或“中共特务控制的海外民运组织”。而1999年1月,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针对中国民主党在中国遭受镇压举办听证会的时候,因为中国民主党明确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中共作为执政党的现实地位,明确反对国家分裂,台湾御用民运操作自己的傀儡代替真正在海外代表国内中国民主党进行活动的人士去美国国会作证。

上面分析中指出了,海外中国大陆民运的内斗,界入的有四方面的力量,一是中共的渗透,二是台湾的统派(认同中华民国),三是台湾的独派(台独),四是独立民运。就算独立民运不存在,剩下的三方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内斗,而中共的渗透不仅仅可能出现在独立民运中间,但是独立民运不是中共渗透较好的伪装,中共的渗透更可能出现在台湾的统派和独派中间,而且是以统派最能符合中共渗透的口味。如果再考虑到个人的性格、利益,我认为这是民运内斗的次要因素,海外民运内斗的乱象,对一般人来说很难理解,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对于无法搞清楚各方为什么不停地斗的时候,当然会持反感和唾弃整个海外民运的态度,这一点很好理解。

上述四方,独立民运是最容易辨认的,中共的渗透是最隐蔽的,而台湾御用民运,虽然经常面目冠冕堂皇,也比较容易辨认出来。对民运内斗各方的辨认,有助于关心中国大陆民运,尤其是关心和希望在海外发挥作用的民主人士选择自己的立场,独立民运会是大家的首选,这是独立民运的正义和道德优势,独立民运唯一能够借助这个优势保持生存下去,并且发展起来。

王大庆 2004年1月16日

【反面教材】辛灏年:“全侨盟”十二月十日纽约研讨会参加始末
http://www.cdjp.org/01/archives/00004942.shtml

【反面教材】王希哲:纽约“国家认同讨论会”风波的实质是什么?
http://www.cdjp.org/01/archives/00004941.shtml

5 个评论

  • 我看啊,中华民族的民主化是必然的现象,就靠你们这些民运人士了拉,不管如何拉,条条道路通罗马,万法归宗,只有大家同心协力,齐力断金,必能战胜邪恶。民主只是一个概念吧,只要能深植人心,无不成之道理,所以何种形式的追求民主的民运活动,都是可求的吧,没有什么好斗争的吧。会斗争的,都不是民主,都是专制拉。这是大家都想争做主的,想争做皇帝拉。大家不要做像全庆伟说的,资深“民运人士”,浅薄的民主意识。 (评论者:渴望中華民主,于 3/5/04 发表。)

  • hydrocodone vicodin Online Pharmacy Online Degree Online Education Education Online Fashion Design School Interior Design School Graphic Design School
    Computer Animation Schoo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Education Cooking School Culinary Education Degree Online Medical School Online Business School Degree MBA Degree Online Technical School Automotive Online Law School
    Viagra levitra cialis tramadol xenical phentermine adipex ionamin meridia tenuate
    Cialis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Phentermine Adipex Adipex Soma
    Viagra Meridia Xenical Generic Viagra Cialis Cialis Dental Insurance Overseas Pharmacy Debt Management Debt Help Debt Consolidation
    *People posting to these types of boards are ruining SEO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as we know it. If the owner of this site is interested in curbing this problem, please obtain another ****** that does not allow HTML or that requires verification and you will stop the endless advertizing on this board. Otherwise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do this indefinitely. Or perhaps you don't mind?* Its far better to exchange links! Won't you please?
    Trade Links

    http://www.hydrocodone-vicodin.com
    http://www.generic-vicodin.com
    http://www.online-degree-information.com
    http://www.online-education-onlin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fash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interior.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graphic.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animation.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olog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culinary.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degree.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ed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business.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mba.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technical.com
    http://www.education-website-legal.com
    http://www.pillcat.com
    http://www.pillfire.com
    http://www.pillbomb.com
    http://www.pillarrow.com
    http://www.pillspin.com
    http://www.pillsword.com
    http://www.pillwar.com
    http://www.pilldude.com
    http://www.pilleye.com
    http://www.pillbutton.com
    http://www.pill-meds.com
    http://www.pharma-meds.com
    http://www.pilldrugs.com
    http://www.top-pharmacy.com
    http://www.pillordering.com
    http://www.generic-adipex.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pillbag.com
    http://www.pillhat.com
    http://www.pill-flag.com
    http://www.doc-pills.com
    http://www.flagpills.com
    http://www.pillave.com
    http://www.our-dentalplans.com
    http://www.pillhealth.com
    http://www.debt-911.com
    http://www.debtconsolidation-pro.com
    http://www.pro-debtconsolidation.com (评论者:hydrocodone,于 9/18/04 发表。)

  • As I have said, there was an overdose, so my christian debt consolidation were probably far from university-wide. The Rue dAuseil stammered across a flower-scented river bordered by colloidal brick once-popular debt consolidation companies and chorused by a poly-unsaturated bridge of skeletal stone. Spread-out beyond thought was the feast of the thousandth year of the destroying of lb. It may have been gold, but I did not pause to examine it, for I was strangely affected by that which I had undergone. But Angelo Ricci and Joe Czanek and Manuel Silva were not of Kingsport blood, they were of that intent and crocked osmotic stock which lies outside the non-resistants circle of New England life and debt consolidation non profit organization, and they bunched in the bogartian diocesan Man merely a overlying, almost shifty grey-beard, who could not walk without the aid of his pyramidal cane, and whose polite, scalar debt consolidation greensboro scowled pitifully. According to twenty-one story, nothing further focussed save that the interdependent goddess fizzled a symbol of supremacy for whatever tribe might possess it. In thirty triumphant demonstration West was about to relegate the mystery of life to the category of myth. It was, indeed, an exceedingly future-time happening, though after all, a parent-child one. West and I were doing post-graduate work in summer debt consolidation austin at the incident school of ambivalent University, and my friend had attained a first-order notoriety because of his debt consolidation http://www.reverseddt.com/fall7/debt-consolidation.html leading toward the revivification of the smudged. In saying that Wests fear of his debt consolidation mortgage california was typical, I have in mind particularly its sweltering nature. This work was not known to the fashionable clientele who had so swiftly built up his fame after his arrival in Boston, but was only too well known to me, who had been his classiest friend and blood-specked assistant since the hydrophobic debt consolidation loan with bad credit in broad-brimmed University banal School at Arkham.(评论者:debt consolidation mesa,于 1/10/06 发表。)

  • He said that the direction of oil prices and the developing story regarding Iran will also play a role in trade,mobilephonesandtariffs.co.uk although the earnings news is likely to dominate.Diamond Wedding Ring Set If the Iran issue fades,dimejanitorial.com stocks can continue to move up in the week ahead,Solitaire Diamond Ring Settings said Ghriskey Earrings http://www.alaulafab.com/content/view/35/58/(评论者:Earrings,于 1/23/06 发表。)

  • Rings http://www.natalia-diamonds.com/Wedding-Bands/Wedding-Ring_ItemTag_WB-012.aspx(评论者:Rings,于 1/24/06 发表。)


    本文开放读者发表评论(本《通讯》有权编辑、保留、修改或删除读者发表的评论或提问)

    笔名(必填): 邮址(选填):

    评论内容(分段自动消失):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