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如何看待海外不同“民主党”机构的区别?

(提问)中国民主党怎么有两个总部?两个海外总部?一个是谢万军的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另一个是以王希哲为首的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不知怎么回事?可有关于中国民主党党史的公开资料能解释这个现象,想要加入贵党的人如何看待区别?请详细解答,谢谢。(评论者:梦中人2003,于 8/13/03 发表。)

(回复)在中国的一些非常知名和比较知名的一些政治异议人士,于1998年6月由浙江王有才等第一个开始向中共政府要求注册“中国民主党”,开始了要求注册和组党筹备活动。这项活动于1998年9月受到山东谢万军等响应之后,迅速向全国铺开。这项活动的性质和特点是:公开“筹备建立”而不是“宣布成立”名称是“中国民主党”这样一个政党组织,并且宣布尊重和承认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执政的地位。

几年来,随着中国共产党对中国民主党的长期镇压和打压,中国民主党过去积极的、正面的、妥协与合作态度的努力遭到的是中共完全负面的、敌对的反应,中国民主党被迫对中共不再采取妥协与合作的态度,改变为“渗透、瓦解”中共专制政权以结束其一当独裁,近期公开承认自己是针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颠覆组织”。

必须指出的是,目前认同和团结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旗下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干部,他们中间过去有人就不看好、或者不同意对中共采取妥协与合作的态度,他们中间现在也有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针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颠覆组织或颠覆分子。但是,无论意见如何不同,大家对于中国民主党的这面旗帜是认同的,认同中国民主党这面旗帜主要是认同中国民主党的纲领目标,基本认同中国民主党的主要远期策略和近期策略。这里最重要的是: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旗帜之下,每一个党员干部都有公开表达自己意见而不受到组织限制的权利,都有自己独立运作、建立分支机构和发挥影响与作用的机会,都有探索、实践和改变中国民主党策略的空间。在这样的组织结构下,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组织指导思想是容纳而不是排斥,是鼓励党员个人最大地发挥影响和作用,而不是领导人“代表”整个组织,机构名称和职务名称往往是为了表明工作的特点和工作的主要范围,而不是表明权力,因此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希望做到所有的党员能够有公平和平等的机会,只要认同中国民主党的纲领和目标,就能够团结在中国民主党这面旗帜之下,在策略和工作方法上相互认同较多的,合作紧密一些,相互认同较少的,合作松散一些,但互不为敌,互不拆台,各自寻找认同自己的党员合作和群众的认同与支持,而大家的努力目标却依然是一致的。

以上这样的组织指导思想,是在近几年的实践中,通过学习、总结经验和教训而逐步成熟起来的。这个组织指导思想,不限制和排斥就策略和工作方法认识相异的个人和集体在中国民主党的旗帜下活动,这是一个正常的民主政党应该有的基本组织指导思想。

但是,在具体的运作中,实践上述组织指导思想,会遇到一些不利情况,这些不利情况不是这个组织指导思想本身的弱点,只要我们的党员具备基本的民主的常识,并且对敌对的破坏行为、外部政治势力的介入和个人权力欲扩张所产生的破坏作用有所警惕,我们遇到的不利因素并不会伤害我们的整个组织。下面把王希哲为首的“联总”作为一个典型的不利情况的例子来谈:

(1)王希哲是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担任联络人的时候,在海外参与到对国内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联络和支援工作中的。王希哲已经承认,他一开始就对中国民主党国内组党人士正在采取的针对中共“妥协与合作态度”是不同意的,在国内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士积极运用“注册筹备”的时候,王希哲接受外部政治势力的指挥,鼓励和操作部分国内中国民主党组党人士“成立党部”,结果造成了中共大规模的镇压。在当时的情况下,中国民主党国内组党人士针对中共采取的“妥协与合作态度”,扩大了政治异议人士在中国内部的活动空间,从实际情况出发,谁都会认识到守住已经得到的比继续向前跨一步更加重要。但是,王希哲接受外部政治势力的指挥,执行的是“反共”教条,认为向中共政府“注册筹备”中国民主党,尊重和承认了中共在中国大陆的执政地位,违背了外部政治势力的“反共”教条。结果是,中国民主党国内部分人士成立了“党部”,中共得到了镇压的借口。这是从实际出发,还是从教条出发的问题,这也是坚持独立,立足中国大陆实际情况还是甘愿当外部政治势力的傀儡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王希哲是否故意把事情搞过头而给中共送去镇压中国民主党的借口,我们没有证据这样说。但是,就最近王希哲通过网络向中共出卖杨建利、蓝于鹏和孙刚来分析比较,我们无法排除王希哲当时就是披着极端“反共”的外衣而实际暗中配合中共的嫌疑。

(2)按照上面谈到的中国民主党的组织指导思想,王希哲的不同意见是可以容纳的,王希哲依然有权力作为中国民主党的干部公开表达自己的主张,进行自己的独立运作的权利。但是,王希哲的做法不是这样,他没有用正当的手段运用自己的权利。王希哲“不同意”当时中国民主党国内组党人士正在采用的“妥协与合作态度”的策略,是在中国民主党组党遭到镇压之后的2003年才公开承认的,而他当时隐藏了自己的意见,他所做的与他所公开表达的不同。如果王希哲一开始就公开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那么王希哲就不可能起到对中国民主党最后那么重大的破坏作用。另外,王希哲在中共镇压了中国民主党之后进一步操纵成立“联合总部”,不是在中国民主党的旗帜下作为一分子,代表他的不同意见而进行独立运作,而是排斥其他一切与之意见不同的其他中国民主党干部、组织和成员的“夺旗”运作,王希哲的不正当的行为,首先在中国民主正义党内遭到强烈抵制,于是他退出了中国民主正义党,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活动。1999年7月谢万军流亡美国之后,建立了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坚持了中国民主党原始的建党纲领和目标,坚持了中国民主党的独立性,坚持了中国民主党从实际出发而不是受制于外部政治势力的教条出发的原则,使王希哲的“夺旗”运作遭到挫败。

(3)按照上面谈到的中国民主党的组织指导思想,王希哲的不同意见不但是可以容纳的,而且王希哲也和其他所有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干部一样,在中国民主党的旗帜之下,被鼓励建立自己主导的组织、机构,充分发挥自己的影响和作用。这里所谓的发挥影响和作用,不能脱离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其目的必须是符合中国民主党的组党纲领和目标,工作的目标是在党内外发挥影响和作用,以取得党内的认同、合作和党外群众的认同、支持和参与中国民主党的工作。王希哲确实建立了自己主导的组织机构,王希哲打的也是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但是王希哲举起了孙中山的遗像,高喊起国民党领导民主党的口号,非常明确地要把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变成国民党的附庸,把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变成国民党的傀儡,王希哲的行为脱离了中国民主党的旗帜。王希哲确实努力发挥了自己的影响和作用,他全世界登报开除谢万军、缠斗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中国民主正义党和其他一些民运团体和人士;他不事宣传中国民主党的纲领和目标,专事把国民党的纲领和目标强加给中国民主党和中国的民主人士;他不事争取群众对中国民主党的支持和参与,专事打击中国民主党旗帜之下的其他与之策略意见不相同的组织和人士。王希哲主导的在中国民主党名义之下的组织,不但不发展中国民主党的组织,相反专门打击中国民主党旗帜下的其他组织机构;不但不保护与之联络的国内中国民主党人士的自由和安全,相反专门让国内与之联络的中国民主党人士“放炮仗”而进了中共监狱。这些,就是王希哲主导的那个过去叫作“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现在叫作“中国民主党联络总部”的组织过去这几年所做过的事情。

这里以王希哲为例,因为王希哲对中国民主党的破坏最大。但是,比较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我们很容易发现,我们的组织指导思想依然是能够战胜这种典型的不利情况的,目前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在国内和海外的发展较过去大有发展,具体情况不在这里说了,而王希哲已经成为孤家寡人,成为中国大陆民主人士的众矢之的,所以我们对自己的组织指导思想是非常有信心的,而且我们还看到了巨大的潜力。

我们很多党员担心,网络型的组织发展是否给对我们态度完全敌对的中共有组织地破坏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和组织创造了机会。我们在这里的回到是:不可能。我们相信,中共也在研究我们的网络型组织结构,中国也在寻找我们的薄弱环节并且积极尝试向我们组织进攻,具体的识别点主要是:

(1)中共利用我们的网络型组织结构渗透进入中国民主党,不会努力宣传中国民主党的组党纲领与目标,而会企图改变中国民主党的组党纲领与目标(包括向温和的方向改变或者向极端激烈的方向改变)。

(2)中共不会努力宣传民主的思想和方法、宣传中国民主党从实际出发容易获得认同和响应的策略与方法,而会积极用教条、口号甚至仇恨来削弱中国民主党策略方法的有效性,让中国民主党得不到广泛的认同、支持和参与。

(3)中共不会主动向外发展组织、寻求对中国民主党的认同、支持和参与,而会矛头对准中国民主党内部,特别是针对主要干部和影响力较大的人士,进行缠斗,降低这些主要干部的工作效率和政治影响力。同时也伺机在组织中闹分裂、闹双胞、闹多胞。

(4)中共不会独当一面独立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建设添砖加瓦(无论从思想理论上、组织建设上、财务上或者具体行动项目上),而会积极搜集情报和在组织内部制造个人纠纷,控制、分散和破坏基金来源,甚至暗中吸收和拉拢中国民主党的人士为他们服务,等等。

由于中共的企图是可以识别的,一旦发现,我们只要“断网”,不必每一次都给与反击,就能够保护好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和我们的组织。中共向我们组织进攻的上述做法是没有其他替代方法的,因为任何替代方法,都会对我们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发展有利,就违背了中共向我们组织进攻的本来目的。(回答者:石磊,2003年8月17日)

(回复)[补充石磊的回答。插入最后一段前面。](5)中共渗透人员为了对自己“物尽其用”,往往不会对一个组织忠心热诚,而会横跨多个相互之间矛盾、竞争甚至有敌意的团体和组织。以“团结”为名把肯定产生摩擦和矛盾的人士(其中包括观点不同、性格抵触,也包括某些个人品质恶劣、素质低下和精神不正常的在内)组合在一起进行“协调”和“沟通”,一能在矛盾和争吵中获取正常合作或者分开工作时所得不到的情报,二能大大提高团体的“内斗”形象和降低团体的影响能力和行动能力。(回答者:傅雪松,2003年8月17日)

返回《读者问答》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