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正义党海外组织工作的经费问题该如何解决?

(提问)能否请总部领导详细介绍我们网络型组织结构下面的党员,组织工作中,经费问题该如何解决?(评论者:一党员,于 8/16/03 发表。)

(回复)我们组织在网络型组织结构之下,组织工作中经费问题,目前原则上是各“节点组织”自行设法解决。如何解决中国民主党国内组织的经费问题,目前没有比较现成的经验,某些具体操作不便于公开谈。这里谈一谈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组织是如何解决工作经费的问题。

目前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的总部机构对海外党员不要求缴纳党费,也不专门推行募捐计划,反对任何党员干部利用聚会活动的机会,以任何理由搞“突然袭击”,临时发起募捐。

海外总部机构的工作经费,原则上是担任职务的总部工作人员负责解决。总部机构由部组成,下设功能小组。部长必须有能力负责解决主管这个部的工作经费。部长解决工作经费的途径很多,主要分为“经营”、“自掏”、“资助”和“支援”四个途径。经营--在组织调度或组织投资的帮助下,部长亲自负责或委托他人负责经营性项目,如经营网络公司、餐厅、指甲店、翻译公司,等等,部长在负责所担任的党的职务的同时,也是“党老板”之一;自掏--某些工作部门工作经费要求不高,部长有稳定的较好的收入或者有较好的经济基础,其工作经费主要靠自己掏腰包;资助--根据部门活动的性质,部长寻找到党员或者党外热心人士经济帮助;支援--来自其他部的支援。

因此,任何通过以上四种途径无法获得足够工作经费的党员,不可能担任部长职务。当然,一个能够正常发挥功能的工作部,不可能只是部长一个人在努力,往往还有副部长,主要干部,包括组长,都在在努力满足工作经费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之下,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一般而言必须有能力经营、自掏、或者自己找到支持者的资助,相互支援是经常发生的,但一般不受到鼓励。我们经过这几年的实践发现,有能力经营和自掏的干部,对组织的发展工作帮助很大,而没有能力经营和自掏的干部,根据“市场淘汰机制”,如果他真的在工作的某一方面能够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政治影响力,他就一定能够得到资助,如果其工作确实重要和不可缺,他也能够得到支援。如果在以上四个方面都不能够找到工作经费的,我们认为这样的党员其工作能力或政治魅力尚未达到担任重要职务的要求。部以下的小组的组长,如果得不到该部本身的经费支援,其解决工作经费的情况也是这样。

工作经费总是通过特定的人所取得的,任何部门的任何人取得了工作经费之后,在中国民主正义党内部,这个人对所取得的经费有100%的支配权,不受任何“上级”的调度。他如果出于自愿,他当然可以决定支付其他工作人员薪水,支援其他部门或者交出全部或者部分所获得的资金由“上级”或他人调度使用,但是正义党海外总部没有这方面的具体规定。

目前正义党内部党员在海外开设的与网络和计算机软体设计有关的公司有七家,有两家的“党老板”在正义党担任职务,负责党的海外总部机构的具体工作;中型餐厅一家,“党老板”不担任职务;小型餐厅十一家,“党老板”都不担任职务;装修公司六家,“党老板”不担任职务;补习学校一家,“党老板”担任职务;指甲美容店六家,两位“党老板”担任职务,一位“党老板”配偶担任职务;个体经营十七家,四位“党老板”担任职务,其他商店、公司或公司股东十二家,一位“党老板”担任职务。这些“党老板”有的完全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老板”的,但大部分是在正义党海外组织不同程度和形式的帮助下成为“老板”的。

正义党海外组织各部门在选择投资和帮助党员成为“党老板”的时候,只以这个党员的经营能力和项目前途为考虑依据,完全忽略这个党员的忠诚度,以及其历史的、现在的或者将来的政治影响力或为党进行工作的能力。我们已经看到的优点是正义党在经费完全独立的情况下,不但生存下来,而且还在继续发展。这个培养“党老板”的策略思想一开始是由少数几个经济上比较成功的党内“资助者”,同时也是担任职务的人士所提出,它曾经一度与历史上有过功劳、遭受过中共迫害、流亡海外仍然充满工作热情,却不能证明自己有经营经济实体或者提供市场需要的服务的党员干部的想法发生了矛盾,特别是这些党员干部中在海外虽然他们的“资历”获得认同,但他们的政治魅力和工作能力并不能得到认同的时候,矛盾更加突出。目前,这类矛盾已经完全解决。原则上,没有经营能力和足够自我谋生能力的党员,如果不能因为政治魅力和工作能力得到认同和肯定而获得外部的“资助”或内部的“支援”,无论这样的党员如何知名,有多大的热情,他们都不再可能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担任重要的职务。

另外,这个策略在实践中,产生过一例“党老板”见利忘义的情况,给正义党组织造成经济损失的部分受到法律追究。对于少数“党老板”经营一段时间之后,当“自己老板”的情况,大家一直认为他们还是在一个特定阶段为中国民主正义党解决经费问题作出了贡献的,正义党也对为什么这些最后选择“自己当老板”而放弃对正义党组织力量的需要进行检讨。

在中国民主正义党内部,上述那些不担任总部机构具体职务和工作的“党老板”以及愿意“自掏”的党员,他们认为其他人为党工作更能发挥作用,他们认同谁,就“资助”谁,或者把资金交给他们认为可以信任的组织干部来进行分配和调度,一切出于“自愿”。

中国民主正义党取得工作经费的途径和对工作经费支配的办法,组织和经济来源方面基本上是本着“相互需要、相互依赖、公平交易为底线来鼓励奉献”的关系,彻底否定和打破了“我为国为民工作,过去还受过中共迫害,你们应该贡献”的旧观念。我们目前的办法,在海外民运组织中至少有三个极其突出的优点:

一是工作经费的来源分散,不可能因为某个工作经费来源遭到破坏而使正义党海外的组织运作遭受停顿和瘫痪。又因为各个部门基本上是独立运作,几乎每一特定的部门都多少在做其他部门也在做的事情,因此如果一个部门遭到严重破坏,其他部门很方便取代遭到严重破坏的部门过去所发挥的功能,整个组织易遭到全面破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比如正义党目前的网站是石磊负责的组织宣传部,但是网络组实际上相对组织宣传部在工作经费和管理负责方面相对独立,中国民主干部学校也是如此,如果石磊关闭了目前正义党的网站,中国国会网、中国民主网等其他十来个由正义党干部负责的网站,将通过竞争和协调,非常容易取代目前石磊负责的这个网站。同样,王炳章过去负责的国内秘密活动的工作,虽然因王炳章被中共绑架而遭受严重挫折,但是这个事件没有破坏掉正义党组织的整体运作,也没有破坏掉大部分的国内秘密活动的工作,因为不但中国民主党国内二线组织人员几乎同王炳章所负责的国内秘密活动没有重复,而且王炳章国内的秘密活动集中起来的联系,很大一部分其他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党员和干部也分散掌握,因此这一方面的真正破坏力也不大。

二是在绝对尊重“自愿”和“能力”的原则之下,“权力”代表“利益”的情况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不存在,中国民主正义党作为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组织之一,彻底摆脱了内部的权力斗争,这是正义党内只有“辩论”、没有“内斗”和重要职务上的干部不容易被外部政治势力所收买的真正秘诀。

三是在上述这样网络型组织结构在经费和职务这两个具体方面的运用,中国民主正义党基本上能够保证在职务上的干部能够真正因为充满理想和热情而积极奉献,不但杜绝“吃民运饭”和“民运叫花子”的情况,也使得我们非常容易在发现干部被外部势力收买而打着正义党旗号充当“政治傀儡”的“特务”的时候,当机立断地作出与之“断网”的决定。外部的经济“资助”的“送”或者“撤”,对中国民主正义党决策决定的影响和组织的运作,只能有所帮助,无法产生负面的控制或瘫痪作用。(回答者:石磊、朱云飞、于华立、刘国华等。石磊综合。2003年8月21日)

返回《读者问答》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