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略】我们的网站很少谈“腐败”是为什么?

(提问)共产党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中国社会丑恶现象问题,是中国人民目前最深恶痛绝的问题。我上你们网站至少一年了,也和你们一些主要干部有过交流,但我很少看到你们对中国共产党的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等问题发表看法,而其他网站却相反,揭露中共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是他们的主题。请谈一谈这是为什么,好吗?(评论者:樊檀莲,于 8/16/03 发表。)

(回复)我们的网站确实很少谈腐败,解释这个问题,有几个地方需要说明,一是要说明我们是怎样看中共官员腐败和中国社会丑恶现象这些个问题的,二是要说明我们是怎样看其他网站以揭露中共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为主题的作用。

中共政府一直号召抵制腐败、打击腐败、宣传“反腐败”、自1989年以“反官倒”为主题的学生民主运动遭到镇压之后,中共官员和政府的腐败现象却是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和深入。

相反,中共政府也一直号召稳定压倒一切,打击和镇压任何形式的政治异议活动和群众有组织的争取权益的行动,自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遭到镇压之后,任何这样的活动或者企图,都遭到中共政府严厉的打击镇压,其政策是把这些活动和企图“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些活动在中共政府的严厉打击镇压之下,得不到成长和深入的机会。

对比中共对“腐败”和对“异议”活动所采取的政策态度与打击镇压的力度,我们不难发现,在中共眼里,“异议”活动对中共政权的威胁大于“腐败”对中共政权的威胁。我们认为,事实确实如此。

有人认为,“腐败”正在动摇中共政权,我们认为有这种可能,但这种可能变成现实的可能性非常小。无论从以下将要作出的分析说明,还是从中共政府的有关政策态度和所采取的打击措施,我们都能够得出相同的结论:中共政权能够承受“腐败”造成的伤害,却不能承受“异议”带来的威胁。

“腐败”可以成为专制政权上级权力机构对下级权力机构和社会利益集团加强控制的手段。抽象地说,上级权力机构制定一套规则之后,执行规则的时候有一定程度的放松,让“腐败”蔓延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这样,就有三种情况都能对上级权力机构有利:

(1)“腐败”者被上级权力机构捏住了把柄(包括害怕遭清算和贪图继续从“腐败”种牟取利益两个方面),这些“腐败”者必须对上级权力机构唯命是从。中共政权已经不能用意识形态(对共产主义理想的追求或对共产主义信仰的执著)来控制自己的官员的时候,中共官员对中共的“忠诚”也不复存在,而“腐败”正好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对下级官员实行有效控制手段。这是一种利用规则的制订与执行进行调节,利用人性的弱点作为基础,利用牢牢控制的镇压机器作为保障的政府控制手段,这是在“忠诚”失去之后的一种政府控制的替代手段,而不是政府控制的最后手段。政府控制的最后手段是镇压手段。

(2)利用“腐败”这一手段来进行政府控制,当然不及“忠诚”有力有效。“腐败”必然造成贪得无厌、有恃无恐、利益冲突和权力斗争等对政府控制不利的现象,因此“反腐败”对上级权力机构来说,不但名正言顺,合理合法(规则早就在那里,“腐败”者越线没有得到追究是暂时的,不等于规则有所改变),也能够帮助铲除权力斗争中的异己和不合作或者合作不好的“腐败”者,从而降低利用“腐败”进行政府控制中不利因素对政权的危害。这就是为什么在几近“无官不贪”的中共政府系统中,只有极少数的贪污腐败分子受到打击镇压,而且受到打击镇压的都喊冤叫屈--为什么和他们同样甚至更严重的贪污腐败分子不受到打击镇压呢?问题不是因为他们“腐败”,问题是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中国政权利用“腐败”手段进行政府控制的障碍或者“牺牲者”,他们就成为“反腐败”的对象了。

(3)利用“腐败”这一手段来进行政府控制,必然导致社会道德和风气的败坏,也导致人民群众的不满。这也是利用“腐败”这一手段对政府控制不利的现象。上面说过,中共政权利用“腐败”进行政府控制只是一个替代的手段,而不是最后手段,其最后手段,也就是最后的保障,是镇压机器。只要中共还能够牢牢控制镇压机器,它就能够承受社会道德和风气败坏和人民群众不满所造成的对政府控制的不利因素。但是,中共利用“腐败”这一手段进行政府控制所需要铲除障碍和抛弃“牺牲者”本身,就能产生对人民群众不满情绪的安抚作用。虽然这种安抚实际并非字面上的“反腐败”所展现目的,然而政府在“反腐败”名义下的打击镇压行为却真实地对人民群众不满情绪起到了安抚的作用。

从以上三点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中共政权利用“腐败”和“反腐败”,只要技巧地掌握好平衡,是能够达到对整个政府系统和社会系统进行政府控制的目的的,其中需要做到的是怎样把综合的不利因素降低到最小。如果平衡没有掌握好,最后的手段就是使用镇压机器--这样的最后手段在局部范围内,即对“腐败”者使用,也对不满的群众使用。

“反腐败”与“政治异议”活动有不同的地方。在中共政权控制的范围之内,“政治异议”活动是要立即遭到打击镇压的,而民间“反腐败”的要求却可以“合情、合理、合法”地提出。表面看确实如此,但实际上,中国民间“反腐败”的活动,“反”的对象除非正好是中共政权要铲除和抛弃的(如赖昌星及远华案中的部分政府官员),否则民间的“反腐败”如同“政治异议”活动一样遭到中共政权的打击和镇压(如89学运、辽阳工潮、远华案中受到中共当局保护的政府官员,等等)。因此,本质上,中国民间被允许存在的“反腐败”活动是被中共政权控制在能够帮助利用“腐败”进行政府控制的范围之内的,换一句话说,中国民间被允许存在的“反腐败”活动,其能够起到的真正作用和效果仅仅是帮助中共政权进行政府控制的一面。

您在问题中所指出的海外其他网站以揭露中共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为主题,这些网站几乎所有采用的资料都来自中共政府所控制的媒体。无论是《新华网》之类“保守”的媒体,还是《南方周末》之类“敢说话”的媒体;无论是台湾《中央社》转载的大陆媒体的报道,还是《苹果日报》根据大陆媒体的文章添加了“反共”色彩的报道,这些资料的来源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出自中共政府的严格控制之下的宣传工具。尽管我们看到中共政府严格控制之下的宣传工具有时会有“出格”的现象,但我们用不着对这种“变化”过份表示兴奋。你只要想一想“人民币汇率在一定范围内浮动”和“人民汇率自由币浮动”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就应该能够完全明白我这里所讲的意思了。

因此,我们认为,海外某些专事转载中共政府严格控制之下的宣传工具中揭露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为主题的文章,只不过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帮助中共政权利用“腐败”进行政府控制,他们只不过在上述分析的三点之后的结论中提到过的“平衡”的另一端而已。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应该看到,共产党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中国社会丑恶现象问题,确实是中国人民目前最深恶痛绝的问题。但是,在今天的现实情况下,对共产党官员的贪污腐败和社会丑恶现象的痛恨,痛恨的对象不应该是“腐败分子”,痛恨的对象应该是利用“腐败”进行政府控制这种手段,应该是中共政权。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反腐败”并不能改变中共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和中国社会丑恶现象的问题,“反腐败”不但不能动摇中共一党专制政权,相反还会帮助中共一党专制政权加强利用“腐败”进行的政府控制。

根据上述的分析,我们应该从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真正能够动摇和威胁中共一党专制政权的地方,一是中共的镇压机器,二是有政治异议活动(有组织的和无组织的),前者是中共进行政府控制的最后手段,是中共继续独裁统治的最后保障,也是中共一党专制政权当前赖以继续维持下去真正的、唯一的基础;后者一旦释放出能量,其社会力量将冲垮中共政权的一切防线,也是中共认为最具有威胁的活动,所以中共才有“将其消灭在萌芽之中”的严厉政策来对待政治异议活动。作为政治反抗组织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和中国民主党所集中关心和注意的,正是这两个方面,也是我们努力工作的重点所在。(回答者:冷一鸣,2003年9月5日)

返回《读者问答》

返回《读者问答》

发表读者评论 (本站有权编辑、保留、或删除读者发表的评论)

笔名(必填): 邮址(选填):

评论内容(分段自动消失):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