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政党组织参与宗教活动是否可取?(多图)

(提问)我们的党,不应该过多的参与宗教这些东西,如果党员个人的身份参与宗教是可取的,如果我们的党组织参与宣传是不是有悖我们党的宗旨?望谨慎!(评论者:李正,于 9/17/03 发表。)

(回复)中国民主正义党在海外参与建党的人士中,当时的王炳章(发言人)和熊焱(原任军事研究部部长,现任党牧)早已是基督徒。

当时的王希哲(原联络人)在离开正义党之后不久入了基督教,当时的傅申奇(原秘书长)在离开正义党的工作之前也加入了基督教(傅申奇出于基督教世家)。我们可以想象,王希哲和傅申奇在担任正义党重要职务期间已经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

熊焱牧师于1999年创立了“主佑中华”基金会,其宗旨是“师承改革宗神学和圣经护教学,服事世人”,主张“透过出版和翻译出版,将福音贯注于文化更新之中;通过系列专题研究,探讨基督信仰如何指导和影响中国的政治、经济、伦理、生态环境等等,以推动中国文化的更新与改造;在圣灵的光照下,透过举办领袖训练营和研讨会,使广大的有识之士明白上帝的恩赐和呼召,成为未来中国的建设人才。”(参见《“主佑中华”简介》

由于中国民主正义党主要领导干部对基督教的认同和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执著,“主佑中华”的宗旨在中国民主正义党中极易被大家认同和接受,目前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组织的主要领导干部中一大批人都是基督徒,其中汪玫女士还分别在韩国和美国获得了三个基督教神学硕士学位。



汪玫与丁小平(1991年丁小平出狱不久,摄于北京)

由于以上原因,中国民主正义党成员的活动,正越来越同基督教的“宗教”活动紧密相连,基督教的信仰和基督教的文化也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政治活动和党员个人生活之中。我们了解,在无神论为主的中国大陆的朋友看来,政治与宗教的这种紧密关系显得不好理解,但请你注意一个事实:美国的哪一个民主政党的成员主要组成部分和领导人不是信仰宗教的?美国哪一场重要的政治竞选离开过社区的教会?另外,波兰团结工会在与波兰共产党斗争中主要的基地是教会,而马丁.路德金博士(牧师)领导的美国民权运动又何尝不是以美国南方的黑人基督教会作为基地?

让宗教信仰与政治脱离,只是共产党政府的做法,对于中国大陆的人士已经习惯。我们认为,宗教和政治是不可能分离的,而基督教改革宗神学学派正是主张基督徒担负起社会责任。

可能你也注意到,有一个词叫作“政教分离”,这里的“政”不是“政治”,也不是“政治组织”,而是“政府”。“政府”是负责对国家进行管理的机构,“宗教”不应该介入“政府”管理国家的运作,而“政府”必须让所有不同“宗教”平等的信仰自由。“政教分离”的确切含义是政府与教会在管理与资源上的分离。美国在这方面是用宪法规定来进行约束的,“政教分离”并不是要求政治党派组织与宗教信仰或宗教组织分离。

在民主社会中,一个政治党派如果在野,他可以同一个宗教组织一样通过合法的途径(组织宣传、助选或者抗议等)来影响政府的决定和支持竞选政府公职的候选人,但是,一个政党人士取得政府的公职之后,一个政治党派成为执政党之后,就必须依照法律(宪法)按照“政教分离”的规定来担负管理国家的任务,这与取得执政权地位的党派或个人信仰什么宗教,参与什么宗教活动并不矛盾。如果执政者利用管理政府的有利地位,通过政府的权力系统推崇某种宗教信仰,利用政府资源来协助某种宗教的传播,那就被视为违法(违宪),这样的政府当然就必须下台。但是,如果执政者(个人和党派)不是利用政府的权力系统和资源参与和组织他们的宗教活动,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中国民主正义党目前作为一个政治党派,在主要领导人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成员加入了基督教,但没有强迫任何不愿意加入基督教的党员加入,也不对信仰其他宗教的成员和无神论的成员进行任何排斥,在党内没有引起任何矛盾和冲突。同时,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成员和领导干部加入基督教后,宣传自己的信仰,组织教会活动、甚至准备建立教会,都与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建党宗旨是符合而没有矛盾的。在中国民主正义党里,我们的领导干部、党员接受《圣经》作为自己的世界观,推崇基督教信仰作为中国未来社会信仰基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既不是“政教合一”,也不违背中国民主正义党主张的自由、民主、人权和多元的追求目标。

其实,“宗教”这个词,在不同环境下可以是一个褒义的、中性的和贬义的词汇。褒义地说,“宗教”代表了研究上帝与人之间关系的高深的学问;中性地说,“宗教”提供了一个信仰系统,形成了一套社会和家庭的伦理、道德与文化规范。但是,“宗教”这个词在特定的时候,给人留下贬义的印象,比如在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和教育下,提到“宗教”就会让人联想到“迷信”、“邪教”、“落后”、“精神麻醉”等词语,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企图在铲除所谓“落后的宗教”而利用政府的权力和资源主张“无神论信仰”所致。

“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作为一种信仰,就是一种宗教,辩证唯物论是之,历史唯物论亦然,因为人类至今到底能够了解多少人类自身的历史这个问题本身就无法“科学地”确定,而“科学地”说,人类不可能完全了解自身的全部历史。因此,共产党实际上才是真正的“政教合一”,而我们看到基督教恰恰相反,基督教徒们建立起来的美国能够在管理国家中切实地实践了“政教分离”。(回答者:石磊,2003年9月24日)



正义党成员在纽约皇后区华人改革宗教会

返回《读者问答》

7 个评论

  • “中国人离上帝有多远,离民主就有多远” - "对人的罪性和有限性不醒悟,是专制的灵根;意识到人的罪性和有限性,则是民主的起源"。(评论者:陈伟达,于 9/25/03 发表。)

  • 王炳章这牢,看来不会白坐。(评论者:继续向前,于 9/25/03 发表。)

  • 只有顶天立地的人,才能撑得住魔鬼政权的决口,让民主自由的洪水滔滔涌入,叫胆战心惊的魔鬼退却。(评论者:刀枪不入,于 9/26/03 发表。)

  • 很有水平。难得一见。(评论者:学者,于 11/2/03 发表。)

  • 不知诸位有这个雅量让一个不懂政治的人发表几句评论么?据我所知,作为一个政党,不仅要有政纲,还要具备自己的理论纲领,而且须是以现实为基础的理论纲领。贵党以“主佑中华”为口号,以“政教合一”为方针,是要在哪里实施贵党的施政目标呢?虽然贵党名称前面冠以中国两字,但我还是不得不提出这样的疑问。又据我所知,主所佑者,必须以先信主为前提,不信者如出埃及的以色列人必遭几于灭绝之惩罚。贵党诸君子既欲请“主佑中华”,直接传教可矣,何须成立政党为?深知诸位去国离乡,飘萍无根,寄人篱下,殊大不易。然今见之,方知诸位所谓无根者,乃无中华文化灵魂之根也。自己精神无所寄托,尽可遁入耶门,奈何必欲将祖国纳入主的领土,然后由贵党诸君子领导之耶?宏愿不可谓不大,然而不知能免乎为虎作伥之讥乎?!(评论者:仰天长叹,壮怀悲烈,于 2/9/04 发表。)

  • 看来王炳章还可放了。(评论者:cxbbb,于 3/6/04 发表。)

  • 看来中华必要有变亦!!欢而呼之!!!有多样见地何怪之也!!!!(评论者:阿森,于 8/8/04 发表。)

    返回《读者问答》

    发表读者评论 (本站有权编辑、保留、或删除读者发表的评论)

    笔名(必填): 邮址(选填):

    评论内容(分段自动消失):


    www.cdjp.org《中国民主党通讯》 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CDP 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多元 - 融入现实 参与改良 推进变革 渗透中共 瓦解专制 开垦民主 CD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