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议论】 王海林:寻找“公众舆论”

收藏日期:8/3/03

从来没有到过国外的时候,一提到“舆论”这两个字,自然反映出两种不同含义的“舆论”:报纸电台上的“传媒舆论”和工作单位里说的“群众舆论”。前一种是共产党的宣传,经常是误导的,假的,不能相信的,而后一种常常是工作单位的共产党领导或者地区街道管理委员会、派出所什么的用来整人的。

大约1995年,我在德国听朋友讲了一个词,叫“公众舆论”,这个词刚开始对我来说真的有点新鲜,后来想想,发现在德国大家说的“公众舆论”指的主要是“传媒舆论”,也包括街头巷议的“群众舆论”,但我觉得在德国用“公众舆论”这个词比较好,反映了言论自由的真实情况。有人给我解释说,在德国,因为言论自由,所以“传媒舆论”代表了公众一般看法,所以就是“公众舆论”。

后来我回到中国,很想看看在中国有没有“公众舆论”,我发现有,很多,不是那种“传媒舆论”,也不是那种“群众舆论”,而是“街头巷议”,人们见面、聚会、电话聊天的议论,能算是“公众舆论”,其中关于“警匪一家”,是我最有切身体会的“公众舆论”了,“公众”几乎没有一个人不这样认为的。因此,在中国,“公众舆论”只能在“街头巷议”种找到。

后来我来到美国,和德国不一样,中文报纸很多种,很多还是免费的,还有走在街头有人塞到我手上的。我逐渐发现了一个问题:在美国的中文报纸上的“传媒舆论”,与“街头巷议”种人们的一般看法,很多是冲突的,而且冲突得非常严重。关于法轮功的看法,就是一例。为什么在这个自由言论的国家中文传媒会这样呢?为什么在这个自由言论的美国,华文报纸电台的“传媒舆论”不能和“街头巷议”的一般公众看法相一致呢?

我带着这个问题,问了很多人,最后我终于确信:在美国的华文传媒,无论是拥护共产党的,还是反对共产党的,都不是让华人公众受用言论自由的,而是利用言论自由来操纵“舆论”的,和共产党的“传媒舆论”一个性质。在美国,好好的言论自由的国家,中文传媒却不是用来表达公众一般的看法的,而是政治势力在这个自由国家进行角逐的工具。这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我相信美国人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在美国的华人社会会是这种样子。

王海林 2003年8月3日


前篇 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