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议论】 张林: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的遭遇

收藏日期:1/20/04

现在春节又近,大批的民工又该回乡探亲了,尤其是广东地区的民工,又要面对一个险关-广州火车站。

那是中国最混乱的火车站,其混乱程度,令人目瞪口呆。每天都有无数人被抢劫、被盗窃、被敲诈,那里的犯罪团伙都是半公开的作案,几个黑帮分子围住一个外地人,旁边的巡警保安视而不见,优哉游哉。一般人看到这种局面,也就自动屈服了。

否则后果难以预料。也有一些人不服气,与盗贼扭打起来,被带到治安室,还要被罚款,至少要交一笔报案费。如果你被小偷偷走了钱,即使你抓住了小偷,也休想要回来,警察会以没收赃款的借口装进自己口袋里。

那里真的是警匪一家。1998年底,我在广州黄花看守所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可以说明那里的混乱与黑暗程度。

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要到火车站接探亲归来的小蜜,这当然不方便让别人代劳,于是参谋长换了一身便服,随便从下属单位要了一辆不会引人注目的挂地方牌照的轿车,开到火车站,找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正当他东张西望看看应该到哪里接人的时候,一个女人过来递给他一张罚单:违章停车,罚款200元。

参谋长不悦,太黑了!但是想到要办急事,也就忍了,伸手掏了半天也没掏出钱来,原来换衣服忘了装钱。那女人看老头儿磨磨蹭蹭,不耐烦了,警告他:“再拖延时间,加倍罚款400元!”参谋长一下子火了:“你说多少就是多少?拿文件给我看看?我还没问你是干什么的呢?有证件吗?有资格开罚单吗?”

女人大怒:“你还敢查我?想捣乱是吧?”转身就大喊在一边巡逻的联防队员:“小毛,过来,快过来!这个老头不缴罚款,还要找我的麻烦!”

“什么?”那个保安过来看看参谋长:“糟老头儿,老老实实给我缴钱没事儿,别惹我打你!”这些保安都是外地临时工,粗野无比。

参谋长毕竟是当官当惯了,周围都是点头哈腰谄笑的,哪里受得了这般侮辱,这时已抱不住火:“胡乱罚款本来就不对,你还敢打我?难道你们是黑社会?碰一碰我都有你们好看!”

“什么?”,那个保安大怒,他已听清老头儿的外地口音,更加有恃无恐,上前一把掐住老头儿的脖子,按到车顶上:“老子打你又怎么样?你到底缴不缴钱?”另一个保安也不闲着,一脚踹过去助威。

参谋长被掐得喘不过气来,这一脚又踢的他几乎跳起来,待那人放了手,他一下倒在地上,气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又是两脚踢过来,催他快快缴钱:“这儿是400,到了派出所是2000,到了看守所是1万,你准备什么时候缴?”参谋长受到此番奇耻大辱,已经气昏了头,不再说话了。

于是两个保安员便象开飞机一样把参谋长双臂倒扭着架起来,推到了派出所。

在一间办公室里,一个喝得醉醺醺的民警走进来,边上那个保安猛踢参谋长一脚:“蹲下,老东西,快蹲下,在人民警察面前要蹲下!”

参谋长看到正式民警,以为有救了,便犟着脖子说:“凭什么让我蹲下!凭什么任意打人?”又是几脚踢过来,那个民警冷冷地盯着参谋长:“这老不死的还挺横,你两个给我好好管教一下,我还有别的事。”民警把审讯纸递给保安就走了。

两个保安按住老头儿痛打起来,一直打到参谋长求饶为止。然后作审讯记录,问到职业时,老头儿如实回答,不料两个保安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中央军委主席”,另一个说:“我是广州军区司令。”两人又把老头儿打了一顿,再让他如实回答问题。参谋长浑身青肿,实在是被打怕了,只好说:“你们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吧。”

错别字连篇的笔录做成,参谋长一看,罪名竟然有3条‘扰乱社会治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袭警’,加起来简直够判十几年徒刑!参谋长不愿签字,又挨了一顿打。看到派出所如此暗无天日,参谋长牙一咬,心想老子今天都认了,随你们办吧!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的?一切等我脱身以后再说!

往后参谋长异常合作,要钱没有,要关随便。

这样参谋长又被送到了黄花看守所。囚室里特别拥挤,白天还要干活,晚上根本没有睡觉的地方,在厕所里站了了两夜之后,才有一个看守,原是广州空军的中校,转业到了这里工作,例行提问他时,觉得对方面熟,参谋长这才有机会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中校一听,脑子都懵了,赶紧向上级报告。

空军参谋长失踪,广州军区一片混乱,到处找不到,还以为他逃跑出境了,海关已把他的资料输入电脑,随时准备扣押他。得到他被关在黄花看守所的消息,空军司令员亲自过来辨认,确凿无疑。

但是参谋长坚决不走了,他向司令员哭诉:“我们当了一辈子军人,保卫这个政权,看看这个政权怎么治理社会的!无缘无故,就能把我连打几顿,打的我浑身是伤,差点打死我。我们连自己都保卫不了!车也不见了,还捏造3个罪名,把我关到这里来。如果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谁会来救我?谁能救得了我?这是什么世道!我不出去了,还活个什么劲!就死在这里算了!”

后来广州军区司令员也亲自过来劝慰,但参谋长还是坚决不出狱,问他有什么要求,参谋长要打死那两个保安报仇,司令员不敢答应。总不能让这个丑闻继续下去,否则流传到社会上,会成为一个大笑话。最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不得不亲自出面,亲口答应老头儿:“可以去报仇,但不能把人打死”,才使参谋长愿意出狱。

回到司令部,参谋长亲自带了两个排的空军地勤警卫战士去报仇,下令战士们:“冲进派出所,见一个打一个,不许放跑一个,反正都是坏透了的东西,给我狠狠地打!只要不打死就行。”

几卡车的解放军,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进派出所。派出所的头头,得到通知逃跑了,剩下那些民警保安,个个被打得死去活来、哭爹喊娘。参谋长亲自痛打那个‘中央军委主席’和那个‘广州军区司令员’。全打趴下了,参谋长还不解恨,又下令砸掉所有办公设备,这才扬长而去。

发生这件纰漏事以后,李长春曾3次视察广州火车站,企图解决那里的混乱局面。一班省市领导人也想了很多办法,包括建立市政统一执法队取代原来的三家联合治安,最终也没有结果。现在广州站比以前更乱。李长春不会明白,在这种腐朽的专制体制下,任何问题都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只会呈曲线越来越恶化,直到制度崩溃。

张林2004-1-15于安徽。


前篇 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