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是谁出买了王炳章?
是谁出买了王炳章?
11/01/07    观察家    博讯

    王炳章先生于2002年6月27日在中越边境被抓捕了,这一情况当时众说纷纭,尤其是参与王炳章先生那次事件的方园显得更为高调,又是以中国工党的名义发声明,又是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的这一暴行。
   
    在任何人看来,这很正常,因为海外的民运人士和组织都发了声明和谴责,可是我们把方园那一段时间的一系列动作联系起来一看,问题可就大了。
   
    2000年11月2日,中共通过贵州省原副省长李庭贵的儿子李智勇给方园分三次送去了一百四十九万元人民币。这李智勇是干什么的?从解放军部队转业后,分到了贵州省公安厅工作,任政治保卫科科长,他自称是要通过方园先生办理投资移民澳大利亚。只要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清楚,李智勇作为一个省级高干的子女,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搞到了一笔钱,要投资移民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若干精通移民法的律师都在办理这种事情,而且向世界各地,香港,台湾,大陆都大量打有广告。他们才不会去追问你这笔钱是从哪儿来的,他只要能通过给你代办移民手续,收取一定的费用就行。
   
    人人皆知,方园在国内是一点英文都不懂的,更别说懂得澳大利亚的移民法规。李智勇再是一个白痴,也决不会去找一个不懂英文又不懂移民法规又没有任何律师资格的人去给他办理移民手续。为什么李智勇要找方圆搞投资移民?是李智勇还是李的上级指示他找方园,这就由读者来琢磨了。当时方园作为台湾国民党籍的海外谍报员,在民进党执政前后期间被边缘化失势了,就连他的个人生活都成了问题。当时方园好不容易从南美跑到澳大利亚,由于长期向澳大利亚的民运人士骗取金钱,弄到有人为了追债要追杀他,绑架他女儿,这在澳大利亚的民运圈子中应该不是什么新闻。但他外表上的台湾谍报员身份和他所谓的神通广大却被他吹得神乎其神,连多次在民运问题上碰壁的海外民运开山鼻祖王炳章先生都找到了他。
   
    这王炳章先生当然不用笔者介绍了,他的铮铮铁骨,就连国共两党都对他刮目相看。国民党想拉他为反共而服务,他是可以收下国民党的钱,却只为自己的理念反专制反独裁为中国争取民主奋斗。共产党恨他恨得牙痒痒的,却也拿他无可奈何。因为现在已经不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和文化大革命以前了,不管怎么说,表面上还得讲一点法制。又取消了反革命罪即所谓的反共罪,代之以反颠覆国家罪。如果王炳章先生只是扛起那面要“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大旗,硬冲硬闯,共产党拿他还真没什么办法。不是吗?王炳章先生在六四时从日本准备闯关回大陆,公开说明要回去“参加”(可能是去领导)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共产党只能把他拒之门外,不准他回去就算了。98年大陆很多民运人士酝酿在大陆成立中国民主党,王炳章先生明知共产党是不准他公开拿着护照回大陆,只好用假名潜回大陆,而且会见了很多民运人士,布置了在大陆成立中国民主党的准备工作。共产党把他抓捕了,当时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共产党的公安、国安部门把他扣留了几天,每餐四菜一汤,最后公安、国安的人员在“王博士长”、“王博士短”的称呼下把他礼送回美国完事。自己送入虎口的美食,共产党都会把他吐出去了。共产党真有这种雅量吗?非也,现在已不是“欲治之罪,何患无辞”的时代了,共产党还得多少拿出一点按照国家反颠覆罪能治王炳章先生的说辞出来,不然,国际与论会哗然,它倒不会在乎你那几个“海外民运组织”的抗议和示威。可是,王炳章先生为了再次寻找突破口,做一次民运组织振奋人心的创举,在方园自我吹嘘他是什么国内工运和民运的老手的蛊惑下,在澳大利亚频密地与方园接触了。
   
    方园说他的父亲过去是国民党的将军,经云南逃到中缅边界的李弥也只是他父亲的部下。其实,他父亲从46年起也确实是在昆明,直到他父亲说服卢汉“起义投诚”了共产党时为止。而李弥在淮海战役战败后,带着他的部队南逃到了云南,发现方园的父亲和卢汉都准备投共了,难道自己九死一生从山东打剩下的这一点本钱,能眼睁睁地让方园的父亲和卢汉拿去作为送给共产党的见面礼?又只好猖惶逃出境外,到金三角一带去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事隔这么多年了,那一代的人都早已死去,就连李弥的儿子都已经早就去世,还有一个孙子留下来,但也不是现在那一带的掌权者了。当年逃到那里的国民党军队的残兵败将的后代们,大部分已经与当地的百姓通婚,生儿育女过起了良民百姓的生活,一部分从事金三角一带的毒品交易,一部分还秉承着祖先的遗志,保留着武装,脑海里还残存着有朝一日用武装打回大陆的虚幻的记忆。台湾方面既不愿接收这批人,却又不时有意识地勾引起他们的这种回想,以备不时之需,共产党却是一个对敌人的任何一举一动都防患得非常认真的高手。这都是举世皆知的国共两党对那批国民党军队的老兵后代的残酷无情的极不人道的现实。
   
    方园看准了王炳章由于对台湾方面的桀骜不驯,在海外处处受台湾间谍的打压难以在民运界重撑大旗的这一事实,鼓动他再从东南亚的泰国,缅甸或越南进入中国大陆,而且可以用武装形式在大陆边境干点什么出来。那就可以轰动整个中国民运界甚至于世界了。但共产党也不是吃素的,要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也希望王走下这一步棋。既然方园是一个台湾间谍,而且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东西,也象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可以用利益收买的,而且看准了方园在李登辉扶持民进党,打压和排斥国民党的时候失势时的经济困境,于是,共产党也就频频地与方园接触了。
   
    方园吞吃了李智勇托他办“投资移民”的那一百多万元,在堪培拉买了一个“唐朝酒家”,以一个华商的面目出现了。他给王炳章画了一个大饼,目的是诱使王炳章上勾,与台湾间谍合作,策反中共军内反水人士,从东南亚潜入中国边陲小城,占据一个据点,搞一个小小的武装起义,利用传媒同步报道后,迅速撤离,再成立临时流亡政府,做一番轰动全世界的壮举…….
   
    方园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欲置王炳章于死地?当然是他吞了共产党贵州省公安厅李智勇钓他的鱼饵(一百多万)而无法归还,必须为共党立个大功来做交易。方园画的大饼令王炳章兴奋莫名,王炳章就这样被方园牵着鼻子一步步走向中共策划的陷阱。能够诱使王炳章一步步向陷阱走去,却又能把王的最真实动向提供给共产党的人,当然就只能是被王视为最亲密的这次行动的策划与合作者的方园先生了。
   
    方园于2000年11月2日接过了李智勇用于“投资移民”的这一百多万元人民币,就马不停蹄地从香港飞到澳大利亚,又从澳大利亚飞到美国,11月6日参加了刘国凯先生在纽约的那个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的成立大会,在刘国凯的家里用刘国凯的传真机组建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在大陆二十七个党部,欺骗了刘国凯先生和世人,当上了新成立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副主席兼秘书长,在海外民运界中镀了一层金,淡化了他的台湾间谍的身份,当然他的中共间谍的身份那应该无人知晓的。
   
    随着方园先生在坎培拉的“唐朝酒家”的开业,打着到澳大利亚访问的中共高官们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到“唐朝酒家”去品尝中国菜,实则是与方园密切接触了。最高的可以到中共政治局的常委,中等的可以是很多省市的中共书记,再底级别的那就是象李智勇这样的公安国安人员了。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方园先生在2002年六月的几次在泰国曼谷的一个高级酒店里与中共贵州省国家安全厅厅长的会面。所谈何事,外人当然无从知晓。可是,这正是王炳章先生策划和准备了近两年的从泰国或者越南进入大陆搞一点惊人之举的最后时刻。而王炳章先生的这一计划真正的核心人物只有两个人,那就是他与方园先生。至于岳武和张琪,那只是王炳章先生叫去的同行者。
   
    就是那两三个月时间,方园频繁地往来于澳大利亚、香港、泰国之间。可以理解,要在东南亚找到仍然还有心从事反共和想着反攻大陆,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武装实力的李弥部下的后代,当然只有通过台湾方面原国民党的军情局人员。方园凭借着自己台湾间谍的身份,想去见见郝柏村,希望这位资深的国民党元老给他提供一些帮助。过去,他见郝柏村先生那倒是不会费多大劲的,现在的郝柏村先生已经不愿意见他了,因为自从国民党失势,被李登辉边缘化,陈水扁当了台湾的总统以后,方园先生又另抱了民进党的大腿,认为国民党已经完全失去了利用价值,民进党成了台湾的正统,是有钱有势的执政党了。郝柏村先生等国民党的元老派人物当然不愿意见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但是方园为了实施他诱使王炳章先生上勾的计划,厚着脸皮找了其他的人帮助,连香港的姓陈和姓陆的民运人士都被他用上了,经过一番迂回曲折的求见,总算见到了郝柏村先生。据说,他们到泰国去见到了一个当年李弥的一个老部下,曾任过营长,但已经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方园在泰国的行程中频频地与中共国家安全厅的高级官员接触了。
   
    所以,王炳章先生的整个计划从一开始就通过方园完全在中共的掌控之中。可惜的是,这王炳章先生却被完全蒙在鼓里,一步步地朝着中共通过方园给他设下的陷阱走去。使王炳章先生心里觉得踏实的一点是,方园与他商定好了,最后的时刻与他在越南见面,一起进入大陆。可是最后的这一天到来了,方园只是电话叫王炳章按原定计划行事,自己却取消了行程,没有如约进入越南,而是待在金边旅店焦急地等待消息。方园事后对他个人取消这次行程编的故事是:他有了预感,当天早上准备坐飞机去与王炳章先生会面时,他的女儿突然拉住他说:“爸爸,不能去了,这次去会回不来的。”两加上他昨天晚上做的梦,那梦境的预兆的确不好。甚至于像当年董卓回京一样的预兆。因此,他临时取消了这次行程。可他却没有把自己为什么取消这次行程的原因告诉正地步步进入虎口的王炳章先生,哪怕就是迷信的梦也好嘛。方园对外编的另一个解释是他与王炳章先生已经失去了联系。
   
    王炳章一行三人就在越南被中共抓捕了,后来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岳武先生和张琪女士放了,王炳章先生被中共以颠覆国家罪判处了无期徒刑。这在所有的被中共抓捕的民运人士中是被判得最重的一个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方园先生在2001年9月一手分裂了才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后,窃据了中国工党主席的职务。在王炳章先生被捕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在2003年6月在澳大利亚的坎培拉开了中国工党的一大。在这个会上,他高调地打着要接过王炳章的大旗,搞武装斗争。在大会完后的第二天,他叫与会人员到堪培拉附近的雪山去滑雪,突然在滑雪场的休息室宣布召开中国工党的一届二中全会,会上他宣布“中国工党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而且宣布“王炳章任中国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但由于王炳章先生目前是在大陆坐牢,由他担任“代主席”。任命当时并不是中国工党成员的刘泰和陆杰为“中国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顾问”,当时刘泰先生是打着“营救王炳章大联盟”的旗号,被邀请去参加那次会议的。
   
    方园先生的突然袭击,使在场的人都鄂然,当场就有人提出,这不是要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吗?王炳章先生现在中共的监狱里,被中共判处了无期徒刑。按照中国的惯例,判处了一个海外知名度较高的民运人士,在关押了数年,十年八年后,会迫于国际舆论的压力,会将那人以保外就医的方式放逐到海外。这样高调地任命在中共监狱里的王炳章先生为中国工党军事委员会主席。这不是明摆着让中共不能放王炳章先生出来吗?
   
    是的,方园先生就是不能让王炳章先生再重新回到海外,否则他的中共间谍身份,出卖王炳章先生的罪行就会彻底被揭穿!方园先生想当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欲望由来已久,我们暂且不说这个工党和被方园一手分裂了的那个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有没有必要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谁都知道,一个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按任何国家、任何政党的常规,都是由那个政党的主席来担任的。方园先生在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期间要强迫主席刘国凯先生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而且要由他这个副主席来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因刘国凯得到海外九个中委的支持后,未同意,他的要当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美梦破灭了,就不惜把主席刘国凯先生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用副主席的身份来开除主席,分裂了刚成立不到一年的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现在他是中国工党的主席了,如果真要成立一个什么“军事委员会”的话,他梦寐以求的“中央军事委员会的主席”宝座当然非他莫属了。他会拱手让给一个被他亲手送进了中共监狱的王炳章先生吗?只要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清楚,他是要以此来置王炳章先生于死地。不能叫中共以任何方式把王炳章先生放出到海外,最好让他死在中共的监狱里。方园先生的狼子野心,何其毒也!
   
    在2007年3月召开的中国工党的二大,方园先生又重申了要成立中央军事委员会,还是要由王炳章先生事担任主席,当场就遭到了以副主席李伯特为首的几个香港党部的成员的反对。有人在会上说:“请放过王炳章先生吧!”听说,为这事那个李伯特先生还不顾与方园多年的情面,当场就与方园闹翻了,连当晚的会餐李伯特也不去了。这就埋下了方园要将李伯特为首的这个香港党部连根铲除的伏笔。果然,以后发生的事,各位也就看到了。
   
    笔者无意在此奉劝那些目前被台湾送来的几个钱跟着方园跑的人,你们尽管按你们的意愿去做。只希望你们保存下笔者的这些评论,当你们自己有朝一日发现上了方园的当的时候,再把这些评论拿出来看一看就行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5日 首发 - 博讯网已删除此文,根据 Google 网页快照版转载) 
http://72.14.205.104/search?q=cache:LfV_BA-11v8J: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10/200710252147.shtml+%E7%8E%8B%E7%82%B3%E7%AB%A0&hl=zh-CN&ct=clnk&cd=4&gl=us&inlang=zh-CN


相关文章
中国海外团体呼吁关注王炳章 - 03-28 12:59 pm
王炳章儿子吁美方向习近平争取释放父亲 - 02-17 08:48 pm
谴责王炳章是为了“台湾军情局的饭碗”? - 05-06 05:36 am
就13大佬谴责王炳章一事 回应胡平王军涛 - 04-30 01:42 pm
王天安投书《华邮》誓言为父亲王炳章的自由而斗争 - 01-12 04:15 am
民运人士王炳章在狱中健康急剧恶化要求保外就医 - 06-01 03:48 am
王炳章狱中遭狱警虐打 海外民运团体抗议 - 12-09 06:31 pm
王炳章狱中受虐挨打 - 12-07 08:31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