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台湾收容所“比大陆牢狱黑暗”
台湾收容所“比大陆牢狱黑暗”
01/20/08    蔡陆军    邮件
----蔡陆军致台湾“内政部入出国及移民署”的公开信

Cai Lujun

中华民国政府内政部入出国及移民署

敬启者:

本人蔡陆军,曾在宜兰县大陆地区人民收容中心被关押135天,编号为10631。在这135天里,亲身经历和目睹了许多很龌龊的事情。我想,这些事情但凡有点人性的人都是无法接受的。

在事件发生的当时,由于绝大多数管理人员素质的卑劣,使我无法辨认哪个是可以投诉并解决问题的人。而收容中心的高级官员我又无法得见,故只能强压心中的怒火,接受律师的建议,等走出来后再来进行。

现将我专门为此写的一篇文章附上,希望可以为贵署改善管理起到一点作用。而这篇文章,也将在作为投诉状交给你们一个星期之后,作为稿件投给台湾本地的媒体,希望可以起到促进问题解决的目的。如果宜兰县大陆地区人民收容中心的任何管理人员对我的投诉内容有异议的话(特别是那几个被我点到号码的人),我真心希望他们能有胆量站出来为他们自己辩护。


                礼!

蔡陆军

民国97年1月1日(公元2008年1月8日)

Email: cailujun20030221@gmail.com
Msn: cailujun20030221@hotmail.com

Skype: cailujun20030221
Tel: 0955682294

http://duping.net/XHC/data/uploads/7099_2tw.jpg
3位难兄难弟 蔡陆军、吴亚林、燕鹏台北合影

---------------------------------------------------------

中华民国法制的死角
----人间地狱宜兰县大陆地区人民收容中心之亲身经历

啪啪...啪啪...

哎呦...哎呀...my God!

咚咚...砰砰...help!help!

一伙人正在群殴一个黑人,那个黑人哭爹喊娘的呼救。。。铁栅栏外面,一个帅哥管理员5195号,端坐在办公桌后,两手支在桌上,斜着眼在看着铁栅栏中发生的一切。我心里想,那帮行凶者一定要被处罚了哟。可是,那个5195号帅哥没有一点要制止的意思呀!咳...又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哟!

说到这,我要让大家弄清两个概念:打人和打架!很多人好像搞不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那天跟美国之音的记者在聊天过后,她的报道中就溷淆了这两个概念。因为我说的是打人事件,她写成了打架。打人是一个人或一伙人欺压其他的人,而其他的人是不敢还手的,甚至连正眼都不敢看施暴者。而打架,虽然也有强弱胜负,但最起码双方在气势上是势均力敌的。

那个5195号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一切事情跟没有发生一样。这时,又从铁门外跑进几个白皮和绿皮(因为移民署官员当时穿白色制服,大兵的制服是绿色的)。我再次认为他们会制止,但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对这里面指手画脚地议论着,直到那个被群殴的黑人连呼救的力气和勇气都没有,这些白皮和绿皮才逐渐的散去。事后才知道,后来跑进来的白皮和绿皮在打人事件开始的时候,在外边的监视器观看施暴者的打人表演呢。大概是因为场面溷乱不能清楚的看到,才赶紧一起跑进来近距离观看的。那天,送进来好几个黑人,上边说的是甲2寝室的事情,同时从甲3和甲4那边也传来哭喊呼救的声音,情况恶劣到什么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我第一天被送进收容中心的时候,我被安排到了甲3。进去后没有多长时间,几个人上来你一拳他一脚的把我打了一顿。我看到外边有白皮走过来,我马上跑过去投诉。5199号白皮不予理会,并且告诉我要听室长的话。我马上解释说,我近来后没有说话没有动就有人上来打我。那个5199号白皮很不耐烦的对我说:你听不懂国语吗?你要完全服从室长的。他的话音一落,过来七、八个人把我拉到后面,一顿暴打。如果刚进来时的殴打只是下马威还没有太用力的话,这次他们可是全力在打击我喽!因为已经不是拳头喽,而是改用胳膊肘和膝盖了。这段暴打,让我半个多月都无法正常活动。打完后,还要逼我说没有人打过我的话。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那个5199号白皮站在铁栅栏外在观赏着发生的一切。

在随后的一个多星期内,又连续发生了三起打人事件,也就是说,每次有新人来都要承受他们的暴打,并且每次都要逼迫被打的人回答:有人打你吗?如果你回答有的话,嘿嘿,再来暴打一次,直到你回答没有,他们才住手的哟。

承办我桉件的陈先生,在找我出来询问桉情的时候,发现了我身上的伤,我拼着再次受到他们报复的可能实话实说了。陈先生虽然善心,但他可能估计自己也无法处理这件事,就善意的把我调到甲1,并且跟室长做了交代不能欺负我。当然,这是我后来听甲1的室长跟我说的。

在甲1的四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又亲眼目睹了十五、六起打人事件。简单的说,就是每次来新人必被暴打,除非你跟牢头狱霸认识。

在甲1发生的那些打人事件,有三起是极端恐怖的。一次是殴打印尼人,一次是折磨殴打越南人,一次是殴打一个福州人。

某天,送进两个印尼人,一帮子人上去就追着打,两个印尼人被打倒在地。这个情况被当班的管理人员发现,喝止了他们。当然,我必须承认这个管理人员是善心的喝止,但正因为他的喝止而激怒了施暴者,当他到时间一交班,十七、八个人就跟疯狗一样扑向那两个印尼人和后来送进的四个印尼人。拳头、脚、胳膊肘、膝盖像一阵风一样落在印尼人身上。

在台湾,人们在身上刺青可能有各种含义,但在大陆,只有流氓地痞黑社会才会搞,普通人家的孩子是不会的。在甲1,那个室长通过各种手段调来一大帮子身有刺青的小流氓。随着那六个被殴打的印尼人的闷哼声,刺青翻飞!给凄凉的打人场面更增添了诡异的恐怖味道。

只见那些刺青者,或三或二的在寝室中追打着那六个印尼人,整个寝室中充斥着印尼人啊呀的闷哼声!这哪里是政府的羁押单位哟,完全是一幅流氓黑社会扰民的场面嘛。

而在这长达十几分钟的打人事件中,那个白皮从来没有说一句话,铁门外的绿皮也透过铁栏杆观战,好像这一切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似的。非常遗憾的,这个白皮和那几个绿皮,我始终没有看到他们的编号和名字,让他们躲过了这次曝光的机会,实在是让我愤愤不平呢。

那几个印尼人算是倒了大霉了!因为不懂国语,报数报错会被那帮子刺青者暴打,报数声音小也要被暴打,学习做体操反应慢也被暴打,让他们做事动作慢也要暴打。在他们刚来的头一个星期,每天都要被暴打几次。更有甚者,几个刺青者晚上睡不着觉,也要拉下来一个到厕所暴打一顿呢。由于没有管理员制止,印尼人也丝毫没有反抗,打人都出花样了。他们让印尼人贴住墙站立,几个人当沙袋来打。打到印尼人痛的站不住了,会有两个人架住他,另外的人抡起拳头照着印尼人的胸口和肚子再打。其中两个印尼人在一个多月后走之前,始终胸口痛的都不敢做任何稍大点的动作。

我对这次的事件实在忍无可忍,但由于几乎每一个管理人员都对这样的事情视而不见,即使有两个人会制止,但他们一走会遭到更残酷的报复,让我实在也不再敢贸然站出来投诉了。我只好打电话给我的律师,希望他可以来收容中心听我详细说明后找到所方投诉或公布于众。律师可能是怕我遭到报复,每次来会见我的时候,都劝我要忍,等出来后再来投诉和公布于众,说那样的力度才够。我只好再次把怒火按下去。

后来,送进一个越南人,有管理者交代要折磨这个人,几个绿皮大兵也参与了进来。这个越南人被要求端着整脸盆的水伸直胳膊站马步,只要胳膊稍弯一点,就会拳打脚踢,只要腿稍稍站直一点就会被用鞋子抽打。还会被要求做各种各样费力的姿势,说要帮着他练功。两手撑在地上,翘起屁股,在屁股上放上脸盆或其他物品。时间一长,任何人都支撑不住。只要东西从屁股上掉下来,马上招致一顿暴打。第二天,当这个越南人再次被用各种各样的姿势折磨时,几个绿皮大兵也参加进来了。他们把吸剩下半截的香烟塞进越南人的两只鼻孔中,让越南人吸气,这几个绿皮大兵还要用他们的手机照下来。

这样的丑剧持续了近一个星期,每天都是在寝室大门前公开进行的,来来往往的管理人员不下二十个,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后来还是上边有人交代后,才停止了这场丑戏。这个交代折磨和停止的上边,到底是什么级别,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天中午,送进两个大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进门,几个人窜上去就打。这件事情就发生在绿皮大兵林佑昇和白皮5210号眼前。

另外一起打人事件,也是很离谱的。一个小流氓用拖布把殴打一个新来的福州人,那个拖布把被打断了二次。绿皮大兵施皇宇就始终站在铁栅栏外抽着烟聊着天没有理会,而另一个当班的白皮5225号,也是当这一切跟他没有关系一样继续坐在办公桌前跟一个人在那里聊天呢。结果是,那个福州人的屁股黑紫了一个多星期。后来才知道他为什么遭到如此的特殊的照顾,原来他把当天来到后被人打的情况跟白皮说了,而那个白皮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将这个人投诉的情况告诉了甲1的室长,所以才招致如此的特殊优待。

如果说,上边提到的白皮们和绿皮们仅仅是不作为的话,那下面要说的这个5100号白皮,就可以说过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因为一个其它寝室的越南人曾经言词顶撞过甲1的牢头狱霸,但因为不在同一个寝室,甲1这帮小流氓没有办法报复那个越南人。等到5100白皮当班的时候,甲1的室长跟他悄悄的说了些什么,5100白皮点点头离开了。一会,5100白皮居然把那个越南人从其它寝室带到甲1,并且把大铁门一关就走开了。呼啦啦,一下子窜上去七、八个人暴打那个越南人。被打倒在地了,还要继续用脚踹。这群小流氓还觉得还不够,就过来几个刺青者拖着越南人的手和脚到后边厕所。两个人架起越南人靠立在墙上,其他人轮流击打越南人的胸口和肚子。整个事件大约进行了大约20分钟,最后,是两个小流氓把那越南人架着才走出去的。

这将近二十起打人事件,我就不一一叙述了,很多白皮和绿皮的编号和名字我都无法记录下来,实在是一件让我很遗憾的事情。听很多人介绍,台湾的几个收容大陆人的地方都是这样,并且已经很多年了,以前比现在还恐怖,新竹的大陆人收容中心比宜兰县还野蛮很多。

无论怎么讲,中华民国都该算是一个宪政民主法制的国家,人们的整体素养应该有一定水准才是,但我不知道这宜兰县大陆地区收容中心的管理者们都是怎么了,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极端的缺乏。

我不知道中华民国的纳税人怎么会请来如此不堪的人来,不知道哪一点像执法者,完全跟流氓地痞黑社会没有任何区别嘛!

在大陆时,因撰写和发表反对独裁专制倡导宪政民主的文章,被中共判刑3年。在看守所的3年中,目睹了很多警察与牢头狱霸狼狈为奸的丑事,也目睹了因警察疏于职守不作为而造成的太多的侵犯人权的事件。出狱后,我曾向相关部门反应,也找过当地的媒体,但我所做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中华民国是一个宪政民主法制的国家,并且把人权治国作为一种理念来推动,这是我在大陆时所向往的状态。所以在来到台湾之前,就对中华民国内的各种状态有个笼统的模煳的美好概念。但在我入所当天被殴打后找到所方管理人员投诉他置之不理的时候,我很惊讶管理人员的麻木不仁。在随后看到的将近二十起施暴事件中,几乎每一个所方管理人员都麻木不仁甚至参与其中,让我感到很震惊!说句实话,比我在大陆三年牢狱之灾所带给我的震撼还强烈的多的多。

我真心希望这仅仅是中华民国法制的一个死角而已,我真心希望宜兰县大陆地区人民收容中心的公务员仅仅是中华民国公务员里极少数的人!我真心希望这多年的积弊在众多的善心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得到根除!

蔡陆军

民国97年1月8日(公元2008年1月8日)


相关文章
中国民主党对台湾独立到底是什么立场? - 02-20 04:51 pm
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力收复台湾 - 02-20 02:21 pm
台湾对中国大陆民主化的促进作用和我们的角色 - 12-13 06:19 pm
民主台湾支援大陆民主运动--真的不可相信 - 12-11 02:29 pm
从郭台生间谍案想到台湾资助下的海外民运 - 06-11 02:55 pm
坚持执行台湾国民党路线必将自绝于中国民运 - 05-30 11:24 am
热烈祝贺福建统战官台湾超市偷窃被抓 - 05-08 03:02 pm
上海维权女士胡燕在纽约向台湾同胞演讲 - 05-02 03:00 am
公告:中国民主正义党公开警告台湾“中华民国政府” - 04-09 03:10 am
中国民主党因正义党产生,因台湾生变,因反美存在 - 09-06 06:02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我只是一个百姓 2008-02-24 06:57 am 曾江 2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