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胡锦涛不可回避毒奶背后的制度问题
胡锦涛不可回避毒奶背后的制度问题
09/29/08    王希哲    天下论坛

给中国奶制品工业甚至整个食品工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对中国儿童生命安全身心健康造成恐怖性危害的毒奶事件,背后的根源,究竟在哪里?
就在中国现行的无制约资本主义。
再问,为什么中国现行的资本主义会是“无制约资本主义”?这无制约的根源在哪里?答曰,就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是一种无制约的执政!


近30年来,中国资本主义发展过去一切的“毒”,现在一切的“毒”,将来必定还要不断发生的一切的“毒”,其不受制约而肆无忌惮对社会对人民危害的根源,无不出自这个极端恶劣的制度:中国共产党的无制约执政制度!
一句话,是中国共产党的无制约执政,造就了中国今日万恶的无制约资本主义发展。

中国一定要发展资本主义。只有资本主义才能充分调动起全民致富的积极性,强国富民。但资本主义毕竟是一种恶,它必须受到节制。它建立在人性自私基础上的疯狂而无限追逐利润的本性,使它一旦处在一个无制约或制约弱化的环境下,就必然要表现出它是“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无穷罪恶的东西。

谁来制约资本主义的罪恶?政府执政当局。执政当局站在资本运转的局外,其职责是运用公权力充分保障人民享受资本主义的好处,同时又保护人民尽可能地免受或减轻资本主义罪恶的戕害。
但是,当资本主义向各级政府公权力寻租,各级执政当局及其负责人士将其公权力投资转化为运转的资本,公权力本身成为了与资本家一起不计后果疯狂攫取利润的资本有机构成,共产党官僚与资本家一起成为了资本的人格化,从此,节制资本罪恶就是节制官僚自己的利润,就是节制官僚的生命。它不会去做。相反,它要无限地扩张资本主义的罪恶,利用权力保障这些罪恶的通行无阻,为它开放一切绿灯,翦除一切人民对这些罪恶的不满、揭发和反抗,这时的资本主义就是世界上最黑暗的资本主义,就一种“还让不让人民活了?”的极端罪恶的资本主义了。

怎样才能使政府执政当局的公权力不被寻租而资本化?必须在各级政府执政当局的旁边,站着一种只垂直服从宪法和法律的监察、检察、审判的独立司法力量。中国只有出现了这种独立的司法力量,才能使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成为一种有制约的执政,才能从制度上根本解决无制约资本主义罪恶泛滥的问题。

改革开放,资本主义发展了,有权威有强制力的独立司法还未能建设起来。腐败和罪恶大量发生了,暴露了。这不要紧,只要确定了民主法制的方向,可以一步步稳健地建设。不少国家和地区也是这样过来的。但要命的是,中共执政者根本就没有打算要把独立的司法建设起来。过去搞经典社会主义它要坚持一元化权力,搞自由资本主义了,它还是要坚持一元化权力,不肯让度出一点权力,哪怕向人民让度出一点独立监督、制约它的执政权力的权力,也不愿意。要知道,向人民让度出独立监督、制约的权力,不但对人民有利,对共产党执政长远的健康、安全本身,也是有利的。不然,一元化的权力加资本主义,只能使共产党彻底地烂下去,使国家彻底地烂下去,无可收拾,直到政治大地震和大海啸的到来!

胡锦涛出来说话了。胡锦涛是当今中国政治权力的顶峰。他的见识如何?他一大通党八股之后,骂了几句他底下犯事的共产党官僚。骂了什么?骂他们“缺乏宗旨意识”,骂他们“麻木不仁”,没有“始终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如此等等。好像他的官僚们只要“把人民群众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就什么事不会有了,自然不会再有“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和食品安全事故”了。还是作风问题,不是制度问题。但为什么这些官僚们没有“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呢?胡锦涛完全不能明白,坐在他面前一边听训话一边打瞌睡的官僚们,已经是资本的人格化,他们的心已经是资本利润的心,他们的“宗旨”已经是资本利润的“宗旨”。他们只能把向他们寻租的资本的利润放在心上,完全不可能把什么鸟“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了。

也许有几个“好党员”的还不是?但是,只要把这些“好党员”放在田文华的位置上,放在郑筱萸的位置上,甚至放在陈良宇...的位置上,他们手中无制约的权力在他们具体代表的官僚群体利益的推动下,或早或迟将必然被寻租而资本化,他们的人格也将随之异化而资本化,他们的作为也将无可避免地罪恶化。这是资本主义黑洞的力量,是资本和利润俘虏无制约权力的一种无往不胜的力量。资本主义下一元化无制约权力制度,是将人变鬼的制度。武则天宫人说,“鬼朴又来矣!”将人变鬼的制度在,你捉多少,杀多少,有用么?

毒奶事件爆发出来了。抓住事件的本质而从根本寻找解决之道可以是中国重大的转折。胡锦涛不可回避毒奶背后的制度问题。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