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中国海外民运凋蔽的人格原因
中国海外民运凋蔽的人格原因
05/21/09    袁红冰    邮件
人乃社会运动的生命承载者,因此,人格状态与社会运动的兴衰必然直接相关。当年海外民运洪波涌起之时,投身其中的人格状况,大概可分为三类。现一一分析之。

伟大的“六四”,败于中共暴政的血腥屠杀。不过,现实中失败之际,“六四”已为中国民主运动赢得了势将流芳百世的道德荣耀。正是由于“六四”之血蕴涵的政治道德魅力的感召,大批海外华人学子以及“六四”后从大陆逃出的学运参与者群体,聚集于海外民运的战旗之下,一时声势如潮。当时,民运的主体是良知被“六四”政治道德魅力点燃的青年学子。这个群体对民主的向往中,激情高于坚硬的意志。虽然溅在专制铁幕上的“六四”之血依然殷红,他们却继续幻想民主运动会迅速成为凯旋的英雄,丝毫没有意识到,追求中国的民主,犹如在铁铸的荒原上播种希望一样艰难。

现实很快就冷冰冰地告诉人们中国民主的艰难;大大小小民运领袖低俗甚至恶劣的人格,又强烈地腐蚀着人们对民主运动的信心。几度政治风雨之后,没有坚硬意志支撑的激情便黯然熄灭。丧失了神圣的激情,世俗生活的诱惑便成为生命的暴君。中国海外民运的主体――由脆弱的良知和瞬间的激情构成的人群,从此便风逝云散,落花流水,黄叶飘零。一代作为高贵政治道德象征的生命群体,很快便湮灭于平庸的世俗生活中。

另一类人则是基于个人野心和命运偶然性的双重作用,而进入海外民运。专制政治的特质之一就在于孕育个人野心,从而形成畸形的政治人格。中共暴政下,真实人格难于生存,野心人格则多如牛毛,就连小小科长都常会有黄袍加身之梦,一介平民也总思飞黄腾达,希冀有一日成为专制政治之显贵。对于专制体制内为个人权力或利益进行的角逐,野心人格可谓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只是天不作美,由于诸种个人生活历程的偶然性――这类个人生活历程的偶然性,大到诸如“六四”这种重大历史事件,小到个人性格,千姿百态,难以尽述――某些野心人格也被命运之风吹进民运之范围。

野心人格进入民运,无论对于野心人格自身,还是民运,都意味着悲剧。

中共专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坚硬而凶残的,这就决定了中国民主之路必然是献祭者的命运之路,而不可能成为野心人格的成功之路;试图通过创建民主政治实现个人政治野心,需要付出太沉重、太长久的个人代价,这在野心人格的天平上得不偿失。

另一方面,野心人格彻底败坏了海外民运的人格构成。凡是中共专制体制内能发现的所有腐烂人格特征,都可以在海外民运中找到惟妙惟肖的复制品。之所以如此,端在于野心人格对海外民运的广泛渗入。海外民运外战外行,内斗内行;一时之间,背信弃义、阴险诡诈、鼠肚鸡肠、嫉贤妒能、勾心斗角、争名窃利、抢权夺势、首鼠两端等等人性最不堪之丑态,都以海外民运为舞台,粉墨登场,成为历史斜视中的过客。

野心人格,乃海外民运内斗的人格之源;乃海外民运凋蔽的人格原因。这类人格的存在和活动所彰显出的肮脏、卑鄙、低俗的人性,似乎在告诉历史,海外民运是人格不净洁者的运动。海外民运也由此丧失了原有的群众基础,并且没有吸引新的力量加入的人格魅力。

野心人格崇拜实用主义。被命运推进民运后不久,他们便意识到民运非栖身之所。所以,有能力通过别的生活方式实现其野心对生命价值的定位者,便纷纷弃民运如蔽履,另觅高就。惟独有一部分野心人格,除了混一个“海外民运大佬”的虚称外,再也无能靠自己的能力通过其它方式,过上“受人尊敬”的生活。于是乎,他们便只能“悲壮”地坚守于海外民运之中,尽力使海外民运变成他们的个人财产,只差插上“私人领地,法律保护,请勿擅入”的招牌。这类野心人格虽然蠢笨无能,却又常常自视甚高,正在幻想中等待中共崩溃之后,回去捞个总理部长当当,过一把权力野心瘾。

有人当会问:“现在海外民运中就没有高尚之人吗?”

我对此一问的回答是:确乎有一类心灵纯而美之人,是基于对自由民主的信仰和受到理想主义的召唤,而壮怀激烈,投身民运。只可惜天不作美,这类理想主义者往往单纯到脆弱的程度。在同那些皮糙肉厚、心狠手黑的野心人格进行的政治较量里,一败再败,几至无还手之力。因此,美丽高贵的理想主义人格从来没有能够哪怕暂时主导海外民运。如何使美丽高贵的理想主义人格成为坚硬的意志――这是下一个历史过程必须解决的重大政治课题。因为,脆弱的美,没有能力证明真理。

理想主义人格屡败之后,其中一部分颓然退隐,另一部分间或还对民运有些许关注,不过,那种关注也只是怀旧之情使然。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理想主义者,仍然孤独地坚守对自由民主真理的纯洁的忠诚。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海外民运还能保持最后几分声誉和尊严。

这部分理想主义者是孤独的,更是艰难的。最艰难之点不在于同中共暴政的抗争,而在于同海外民运内部野心人格的周旋。对事的失望足以伤神,对人的失望足以伤心。伤神尚可奈何,伤心至极,常令人绝望。由卑污的野心人格导致之对民运的绝望,恰是理想主义者们心灵的艰难。不过,我相信,理想主义者们终将会超越绝望,思考这样的问题:与其承受同野心人格周旋的肮脏的艰难,不如破釜沉舟,同野心人格群体作政治上的决裂,再辟新的战场,去迎接同中共暴政直接抗争的锐利的艰难。

人是具有道德良知的动物。任何一项社会政治运动都只有以其道德的魅力感动了历史,才能赢得广泛的支持。民主运动是为所有人的自由权利争取法律保障的社会政治运动。福荫天下,泽被万众――这正是民主运动的政治道德之源。一旦野心人格成为海外民运最经典的人性表现,人们就很难相信,由这样一些自私自利且又卑鄙无耻的小政客主导的运动,会有政治道德的内涵。就连“六四”圣血为海外民运加冕的道德的王冠,也很快由于野心人格的种种小政客式的恶行,而黯然失色。

社会运动一旦凋残了道德的感召力,就已经死亡了。所以,今后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空间重振海外民运,第一要务便是再铸海外民运的人格形象。因为,高贵的人格乃是政治道德的生命之源。

相关文章
律师们,都错解刑法105条 误民运 - 03-30 10:57 pm
海外民运衰退的基本原因 - 02-26 06:59 am
台湾推动对大陆民运人士政治庇护立法 - 05-25 07:23 pm
全民运动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基础 - 03-03 06:33 am
民运的同盟军:体制内的混饭吃者和真心参加中共干革命者 - 06-11 04:57 am
回应刘青之妻韩晓榕------兼回顾“公民议政”之死 - 06-02 03:25 pm
维权与民运 - 04-22 01:55 pm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 - 06-30 10:19 pm
海外“民运人士”被曝内斗丑闻 - 06-10 03:04 am
89民运中泛滥的新左派思潮(草稿) - 05-22 05:42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