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参考 / 权益均等,建立社会共同体才有希望
权益均等,建立社会共同体才有希望
12/09/11    南方都市报   
 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做了一个名为“北上广个人生活感受”的民调,近日发布调查报告。报告指出,代表中国都市高端生活水平的北京、上海、广州三城市,居民生活感受呈现两极化特征,高收入精英群体满意度达81%,草根阶层仅为18%;而如果把受访者分别划归“体制内”和“体制外”两大类别,民调显示,体制内人员即党政事业单位的“公职就职者”的“个人住房”、“看病就医、学习就业”等6项指标的“满意度”,均高于其他职业人群。 (博讯 boxun.com)


一般而言,一项民意调查在设计之初是不会预设立场的,因为所谓民调,就是希望通过在调查中了解真实的民意,所以调查的结果如何,往往只能在调查结束之后才能知道答案。但老实说,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这次做的民调,多数人于调查之初其实已经猜对了结果。无论是草根阶层对生活现状满意度很低,还是党政事业单位的“公职就职者”对生活现状的满意度最高,这个还用得着调查吗?只要不是感觉麻木到极点者,于每天的庸常生活中已经洞察到了真相。

身处同一个国度,居民的生活感受居然天差地别,也许这再次验证了中国问题的复杂。而这分属于两极的不同族群,他们对国家和社会的认知肯定不同。就像一个只看到北上广和另一个只到过西部不发达地区的外国观察家,对中国的判断迥然有别一样,那些收入水平高、享有充分社会保障、对生活满意度高的人,如果安排其和草根阶层一起回答“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也必然会得出不同的答案。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以收入水平、文化教育程度、职业等为标准,划分出不同的族群,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这次民调显示,任何其他正常的标准,都比不过“体制内”和“体制外”这样界限分明。民调显示,私营个体业主、律师、会计等“自谋事业者”和“外企就业者”的平均收入水平尽管高于体制内人员,却仍表现出对未来的忧虑,“社会福利和保障”满意度,仅分别为26%、23%.这就说明,虽然多数时候满意度由收入水平所决定,但一旦与体制内的优势相比,再高的收入也不过是浮云而已。

收入低的草根阶层对生活现状不满意,收入高的体制外人员对生活现状也不满意,唯独体制内人员乐观而自信。原因何在?

草根阶层不满的根由,除了收入过低,还因为他们常常有一种被剥夺感,而在很多时候,这两个因素又往往互为表里,也只有在草根阶层痛感自己的利益被不公正地剥夺,造就其他人群的富庶时,收入差距过大才特别令人触目惊心而且不可忍受;收入高的体制外人员的不满,则更多地缘于一种不安全感,他们虽然拥有不菲的收入甚至较高的社会地位,但却缺乏稳定的预期。

草根阶层和收入高的体制外人员所不满的,正是体制内人员的优势所在。他们既有安全感,也从未曾被剥夺,当草根阶层忍耐“改革的阵痛”时,他们的利益却呈“马太效应”一般在层层叠加。不必讳言,在这种现象背后发挥作用的,实为权益的不均等。

因各自享受不同的权益而划分出来的族群,其对抗性是毋庸置疑的。社会或因此付出诸如凝聚力不足、共同的基本价值观缺位等严重代价,这堪称当下最大的隐忧。如果短时间看不到迅速改变这种局面的希望,草根阶层的对抗可能更加情绪化和非理性,而收入高的体制外人员,则将选择用脚投票,如同我们已经看到的,中国很多千万富翁已经移民或正在申请移民。而无论哪一种,都是中国不可承受之重。

降低体制内和体制外人员的对抗情绪,当然应该致力于限制过大的收入差距,但更重要的,还是要把权益的均等作为头等大事。在权益均等的条件下,经济发展的每一寸阳光将为公众所均沾,公平的社会保障服务会使低收入者对生活同样充满信心。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敢说我们建立的是一个真正的社会共同体。

相关文章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生长于中国土壤 - 09-07 05:01 pm
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 - 02-28 05:49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