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乌坎事件,中共中央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12/26/11    刨根问底    博讯

    乌坎事件,當地居民不知情的情況下村干部陸續賣地3200畝,賣地款項七億多元人民幣,而補助款每戶只有500元。

    从2009年6月21日至今年9月21日,村民温和到省,市机关上访n次,结果是个“无”字。
   
    9月21日三四千村民手持橫幅前往開發地塊、存在土地爭議的企業、村委會以及市政府遊行請願,一度封堵公路。
   
    9月22日百多名广东武警特警以武力驅散集會的市民,村民则圍攻派出所與市政府,投擲石塊和推翻警車有十多名警察受傷。警方施放水砲驅散,並拘留4人。
   
    9月23日早上村民再聚派出所外,要求釋放3名被拘留村民,及交代徵地賠償問題。同日隔壁的龍頭村也發起抗議事件,千名村民拆毀圍牆奪回自己農地。
   
    9月24日烏坎村代表提出3項訴求:1.查清村土地買賣情況。2.查清村委換屆選舉情況。3.公開村務、財務狀況。常務副市長邱晉雄代表市委市政府答覆:市、鎮兩級將組成工作組進駐烏坎村,調查核實村民代表提出的問題;工作組於9月26日進入烏坎村,每7天公佈一次工作進展;烏坎村“兩委”幹部要全力配合市工作組,村民代表參與監督。村民代表對答覆表示滿意。
   
    9月29日烏坎村民選舉產生「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13人当选,楊色茂任理事长。林祖鑾任理事会顾问。
   
    11月21日10時35分,400名烏坎村民聚集到陸豐市政府門口上訪。打出「打倒貪官」,「還我耕地」等標語。當天下午及第二天,村內幾次數百人集會。
   
    12月9日,广东当局兵分两路,一路抓捕了村代表薛錦波以及張建成和洪銳潮。另一路由汕尾書記鄭雁雄、陸豐書記楊來發、市長邱晉雄向國內媒體通報了烏坎村「9‧21」事件的處置情況。邱晉雄说:財務審計問題、土地問題(包括出让土地與宅基地問題)、村委會選舉問題、扶貧助學與豐田畜產有限公司污染問題五大項訴求已全部獲處理與落實。并通报11月1日,東海鎮黨委已對存在違紀問題的烏坎村黨支部書記薛昌、副書記陳舜意予以免職處理,並接受陳舜意辭去村委會主任的申請。11月17日,市紀委已對薛昌和陳舜意進行了立案查處。
   
    12月10日,村民再集会,有人高舉寫有“反对独裁”、“还我人权”、“开放全国选举”、“还我耕地”、“打倒官商勾结”、“打倒贪官”、“反对做假事”、“反对造假人”等横幅。大批武警和防暴警在烏坎村口戒備;村民與警方爆發衝突。翌日凌晨4時再起衝突,武警嘗試強行進村,清除進村路障。近萬名村民強烈抵抗。雙方在村口設置路障,檢查進村人士,禁止外來車輛或糧車進入村內。烏坎村民則對一些可疑人士查問,以防政府人員混入村內,但歡迎外國或香港記者進入。政府人員在12月9日全部撤走,村政府辦公大樓及派出所人去樓空。
   
    12月11日,薛錦波死。
   
    12月20日,汕尾官方代表進烏坎村,烏坎代表提出要求,包括收回不合法的土地買賣,由政府賠償被徵地者損失,未來開發前先徵求村民意見,另給陸豐政府五天時間交還薛錦波遺體。晚上廣東衛視播出上午在陸豐市政府召開的幹部群眾大會,省委副書記朱明國稱群眾的主要訴求合理,大多數群眾過激行為是可以理解和原諒。
   
    12月21日早上,村代表林祖鑾與朱明國及鄭雁雄在陸豐市信訪辦公室會面,鄭雁雄承諾,同意為猝死村民薛錦波再進行死因鑒定;兩天內釋放仍被扣押的三名村民,承認村民組成的臨時代表理事會身份,並承諾不會秋後算帳。
   
    看着乌坎事件的演变和处理结果,我忍不住要问:为什么早一点不这样做?为什么早一点不调查非法土地买卖?为什么早一点不调查七亿卖地款的去向?为什么要等事情闹大了,出了人命了,才调查非法土地买卖和款项去向?
   
    还有,村民接到中央办公厅的电话,要他们“把事情闹大,要上街,中央才好说话,问题才能解决。”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闹大才解决呢?为什么要出了人命才解决呢?七亿卖地款被私分已经是大案要案了,为什么故意拖着不解决,要闹大才解决?
   
    还有,很奇怪,满世界都知道乌坎村已经被数以千计的警察封村了,甚至傳聞解放軍第41、第42集團軍緊急向烏坎方向移動,乌坎村粮车进不去,人员也进出不得,我在国外打开英文报纸和英文网站,都报道乌坎村已经被封了。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外国记者和境外记者进出自如呢?外媒记者第一手的乌坎村消息登上了英文媒体第一版呢?
   
    我很奇怪,这个封村是真的还是假的呢?是不是生怕西方媒体不关注,故意蛊惑西方媒体关注的?
   
    从最后官方对村民的承诺看,“原先已凍結的豐田畜產有限公司用地,由政府出面協調、賠償徵地者損失,收回404畝事件所涉用地,通過徵求規劃部門和村民意見後再重新開發”,这类处理结果这么简单,不要说省里,连市里都早就可以做出,为什么迟迟不做出,非要搞得村民上街游行,村民有人死了,满世界的外文媒体都报道了,才做出这个决定?
   
    为什么要村民把事情闹大,要上街,中央才好说话,问题才能解决?
   
    中共中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中共中央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一天到晚指责西方媒体唯恐中国不乱,指责西方媒体故意搞乱中国,我怎么看到中共中央自己唯恐中国不乱,故意搞乱中国呢?这一面号称封村,一面故意让西方媒体进村报道,利用西方媒体达到中共中央少数人的政治目的,不就是明显的证据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