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视频:上海周俊义律师中国两类性质的“群体事件”
视频:上海周俊义律师中国两类性质的“群体事件”
03/25/12    周俊毅    正义党
文字

石磊:周律师,你好,今天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周俊毅:你好。

石磊:中国共产党当前的政策,可以说是维稳压倒一切,是不是大致这样?

周俊毅:是这样,不是大致是这样,就是这样,维稳压倒一切。

石磊:那么,根据刚才我们说的,你的妻子是法官,你是律师,这就不可以了,你和你的妻子都有怨言,你们有没有具体的行动,比如采取抗议活动,有没有在大众面前演讲,公开反对?

周俊毅:没有。我们只是私下和人谈论,比如和领导私下的对话,在同事之间抱怨,或者像我,要面客户的提问:“我什么你不能继续做我们的案子了?为什么你不能接我们的案子了?你是不是律师执照被吊销了?”对这些问题,我当然需要解释,因为我的妻子是法官,所有我就不能做代表律师了,这是政府的新规定。在解释中,当然我会告诉他们,我反对这种政策,因为这样做,是没有用的,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石磊:这么说,你并没有造成什么轰动的影响,是不是这样呢?

周俊毅:可以这样说。

石磊:那么,没有造成轰动的影响,政府为什么要逼迫你们呢?

周俊毅:因为我们的抱怨,我们的反对,是针对共产党的,是全国性的,所以共产党不能轻饶,大概是这样愿意吧。

石磊:但是,相比之下,全国到处都出现“维权”的大规模抗议,与上万人抗议集会等相比,你们的抱怨只不过是,怎么说呢,只是“小菜一碟”,和全国那么多的沸腾的大锅汤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吧。

周俊毅:你的比法不对。你的意思是指“群体事件”。这些事件,有的是地方性的,规模很大,打死人的有,推翻警车的有,和警察暴力斗争的也有,但这些地方性的事情,是针对地方政府的,希望把事情闹大后,能够引起中央的重视,或者根本就是中央管不了地方政府之后,发动地方的群众把事情闹大,中央方便插手,把地方的官僚撤职查办,这些事件,中央其实是得利的,地方政府损失,老百姓有的利益诉求得到满足,有的则因为过激的行动成为牺牲品,中央根本不在乎,总体来说,对中央加强对地方政府的控制有利。

石磊:所有,简单地说,你认为这一类“群体事件”,要么是中央为了加强对地方政府的控制故意发动的,要么帅群众要求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某些具体的事情进行管辖和控制,故意把事情闹到引起中央的重视,是这样吗?

周俊毅:就是这个意思。

石磊:也就是说,这一类的“群体事件”,无论冲突多激烈,都不是“反共”的,也和“民主自由”无关,他们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也不是要反对共产党的独裁,他们拥护中国的政治制度,盼望中央的集权,反对的是地方政府。大致是不是这样?

周俊毅:应该说,大致是这个意思。当然,“群体事件”闹大了,有的会是针对中国的政治制度的,针对中国政治制度的,不见得都是要求民主自由的,有的就表示喜欢毛泽东时代的制度,这就和民主自由相反,有的当然是直接针对政治制度,要求民主自由,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但这种情况,极少。这类“群体事件”,看上去很热闹,很激烈,但实质上,简单地说,不是“反共”的,我发现海外把这些都描述成“反共”,不对。比如说吧,象陈光诚事件,大家都很熟悉,他的事情,大致只是和山东省下面一个很小的地方政府起冲突,没有和中央政府起什么冲突,甚至同山东省政府也没有起什么冲突,他“反共”吗?没有“反共”的迹象。

石磊:那么,你说的另一类是什么呢?

周俊毅:另一类,不多,但中共绝对不允许,因为那时直接针对中国共产党,直接正对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政府的。我出生在新疆,对那里比较熟悉,还有很多关系,加上妻子是法官,我知道,直接针对中国共产党的制度和中央政府的,那才是维稳要打击的重点,一点点蛛丝马迹都要镇压下去。比如新疆人反抗,疆独,有的不是疆独也被共产党说成是疆独,都是全面镇压,血腥镇压,绝不可能变成大规模的群体事件。西藏也一样,这类“群体事件”性质完全不同,他们不是拥护中共中央的,他们也不认同中国的体制,他们更不要中国回到毛泽东的时代去,他们完全反对中国政府,要求中国共产党整体上做出改变,或者要求彻底独立出中国,说他们“反共”,完全正确。

石磊:你这里说的很清楚了,举出的例子大家都很熟悉。那么,在除了新疆、西藏这些少数民族的地方有你说的完全“反共”的事件,中共绝对不允许,要镇压之外,中国其他地方有没有这类性质的事件呢?

周俊义:当然有,但不可能发展到大规模的。比如,中国民主党,那就是中国政府决不允许的,中国共产党不允许一个反对党产生和存在,这是针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和中央政府的,不是针对地方政府而求中央政府去加强控制的,这就会立即遭到镇压,这你们很清楚。

石磊:那你们作为律师和法官,有点抱怨和反抗的表现,就算是针对中共中央的有关政策和制度的,为什么中国政府一定要逼迫你们,好像非要将你们可能引起更多人的不满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下呢?

周俊毅:我们不同,我们的影响不是在群众中,而是在精英中,更多的律师和法官要是公开反对中央政府的政策和制度,这个中央政府还有什么统治的合法性呢?你想过这个问题吗?这个问题,我们一开始也没有想得太多,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们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相关文章
“中国,有“群体事件”吗?” - 07-04 12:03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