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财产权是天然的权利
财产权是天然的权利
07/04/12    黎星萍    独立评论
在美国人们常常关注有关私人枪支的争论,支持私人拥有枪支的人的主要观点是,只有私人有权用武力保护自已,才能对抗政府的压迫。

其实,虽然与拥有枪支同为宪法赋予的权利,在当代美国更关键的是私人拥有财产的权利。财产的力量绝不亚于枪支,假若政府全面控制了社会的财富,长久下去民众必然沦为奴婢。

海外的许多民运人士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或者是社会民主主义者),他们的理想社会形态是公有制加个人自由。殊不知没有拥有财产的个人自由作为对制度的制衡,所谓公有制一定会滑向少数人的专制。

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假想实验,少数政府官员合法地不受约束地全面控制社会资源,那么他们会行大善还是会行大恶? 中国以及其他专制社会的现实提供了最准确的答案,无论官员们说得多么动听,他们的天堂就是民众的地狱。实话说,即便我是为官者,也未必有信心能够抵挡巨大的利欲诱惑。

个人的自由不可剥夺,也意味着个人不能剥夺他人的自由。因此,自由就意味着公正,这是自由与公正之间天然的纽带。一个民主制度,无论是总统制也好还是议会制也好,都是自由公正理想的近似解。但是,如果这个制度的基石是自由主义,这个解就会是对自由公正理想的无穷逼近,民主国家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说点题外话,我不讳言自己是理科出身,因为文革的经历曾使人们重理轻文,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大概属于外行。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历史的疮疤竟然影响到了后人。比如,我儿子初学了E=m*C^2 后竟然问我能量与物质有什么区别。我的答案是这样的,如果宇宙是混混沌沌的一片能量之海,大概也谈不上什么物质不物质,因为我们自己作为观察者的存在都无从谈起。物之所以为物在于其特定的结构,或者称为局部的不均衡,或者也可视为广义的信息,比如电子轨道,遗传基因等等。这虽然是我给儿子的答案,但在此我提到它的本意却是想指出财富的最终的源泉是信息和思索。比如,一个棒球明星,他的看家本事主要在于对球的控制。力气大的人很多,但能上场打球的人寥寥无几。假若有人在街头卖艺,好心人大概会给他一到五美元。那么对于棒球明星观众是不是理应多给他一些?假若有一万名观众每人愿意直接给他十美元,他的身家就是每场十万美元,这个数目与现实差别并不大,尽管远远超过了观众自己的平均收入。请问,这有什么不合理吗?这会使球迷们愤怒吗?

除非明星是冒牌的,比如在球棒里灌铅,或者使用兴奋剂。

上面我讲的是合理的收入差别。当这种差别达到一定程度时,阶级的观念就难免会冒出头来,在哪里都一样。我最近无意中读到一篇英文文章,它提到一个自由公正和机会均等的社会,不应该促发阶级斗争,而应该鼓励阶级运动(class movement)。什么叫阶级运动呢?比如现任纽约市长,年轻时靠在停车场值班挣学费,以后靠自己的勤勉成为商业和政界领袖。这个故事就是从下至上运动的一个例子,在美国屡见不鲜。

我没有注册公司,没有自己的企业。我讲这些并不是为所谓百分之一张目,而只是想说明一个简单的道理。

政治家不能独裁,但企业家在管理上却难免独断专行。独断专行要比集思广益节省时间,它的副作用是易出偏差。显然,一个影响全社会的决定应该尽量稳妥,甚至不妨折衷,因为一个社会不能承受全局的失误。但是,企业则不同。为了生存一个企业家必须承担风险,即便这种风险使企业倒闭,它对社会的影响往往也是正面的。简言之,民主的社会和私人的企业可以成为完美的组合。如果把这种组合比喻成一台发动机,社会如同有条不紊运行的活塞,而企业则是随机运动并不断碰壁的气体分子。

开句玩笑,再好的发动机也难免有熄火需要加油的时候。

相关文章
财产权:是人权,不是物权 - 03-30 03:22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