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07/20/12    谢选骏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似乎是“从日常生活到国家外交的行事规则”。例如有分析指出,在1980年代,美国支持了独裁者萨达姆 侯赛因,因为他是美国当时的头号敌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敌人。但是萨达姆却又丧命于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一场因指控他支持恐怖主义、支持基地组织而掀起的战争。事实是,萨达姆并未与基地组织有染,但是他确实支持了另外一个恐怖组织——伊朗人民圣战。

美国有些官员也希望美国能够将伊朗人民圣战组织化为己用,因为他们与伊朗为敌。据《纽约客》杂志刊发的一篇文章,布什政府曾经向伊朗人民圣战提供过金钱、枪支,甚至还从2005年开始在内华达州给他们进行培训。换句话说,如果此文章属实,美国则是向他敌人的恐怖分子盟友提供了支持,因为这些恐怖分子是美国另外的敌人的敌人。就此,美国《大西洋周刊》刊文指出,支持伊朗人民圣战的这种立场看起来令人困惑,甚至还有争议,而且当下呈现出这种局面其实也并不是巧合。现在的世界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种理念被普遍当作外交准则使用,已经变得太过于复杂与盘根错节。这样的思维使得美国与自己的长期利益在不断地背道而驰,“解决”短期问题的同时却又制造出更为严重、更为长期的问题。

利用阿拉伯的独裁者去压制阿拉伯的伊斯兰势力,到头来这些独裁者又一个个被推翻;力推拉丁美洲的右翼势力上台,这些人却最终沦为了臭名昭著的独裁者;支持反抗苏联的游击队,尔后他们的枪口又调转朝向美国,这样的例子几乎是不胜枚举。一些时候,美国甚至还会去支持那些虽然确实是敌人的敌人,但同时却又还在与美国处于敌对状态,积极对抗美国的势力,这比如阿富汗贩毒集团头子阿赫梅德 卡尔扎伊(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的弟弟),以及自2003年开始获得美国援助的利比亚卡扎菲。

美国对苏联的冷战也是如此。那时起源于美国对苏联的扶持:为了对抗纳粹德国,美国不顾英国的坚决反对,无私地援助了苏联,结果把苏联培养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并为此付出了五十年冷战的残酷代价。

看英国首相丘吉尔撰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即使在大英帝国最艰难危险的时候,丘吉尔也始终没有把苏联作为真正的朋友。他对斯大林的任何要求和建议都持怀疑态度,都要留一手。果然,1944年8月,当苏联军队已经打到维斯杜拉河东岸,与波兰首都华沙隔河相望的时候,被德军占领的华沙爆发了人民武装起义。丘吉尔在《回忆录》中指出:残暴的苏联军队故意隔岸观火、借刀杀人,拒绝援助起义抗德的人民,听凭德军将起义残酷镇压下去。说起来波兰和苏联都是“同盟国”,是各自敌人的敌人,但是历史的经验表明: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美国与中共的关系也是如此。为了对抗苏联,美国不惜抛弃战时盟国中华民国来扶持中共,结果用了整整一代人时间(1971——2011年),把中共培养成为第二个苏联,经历总量位于世界第二。现在却被形势所逼,不得不准备和中共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钓鱼岛和南海的局势其实是一体的:那就是美国正和中共进行一场新的冷战。

为了这场新的冷战,越南这个“美国的死敌”都被动员起来了。但美国怎么可能和杀害了那么多美国人的越南真正和解呢?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

苏联和美国的关系再不好,毕竟没有在战场上兵戎相见过。这就是俄罗斯人的狡猾之处:他们自己不动手,却让中国人到朝鲜去放美国人的血,结果把中国和美国做成了死敌,让俄国人坐收渔翁之利。据此我们不妨预测:未来的中美冲突,很可能要比过去苏美冷战远为险恶。

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共产主义制度与自由主义制度,在本质上是无法兼容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