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我的经历和感悟
我的经历和感悟
10/22/13    李婷婷    正义党

我来自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阿鲁科尔沁旗是蒙语,它的意思是北方的弓箭手,我们通常都简称它为阿旗。这是个美丽的地方,我们家是汉族,从祖辈开始就居住在这里,到我也不知道是第几代了。我从没想到我有离开后不想回到阿旗的那一天。


事情其实一点也不复杂,11/23/2012,这是个星期五。我服装店里打烊后接近8点,我骑电瓶车回家路经阿旗农电局。当时天已经全黑了,街上虽然有路灯,但还是比较昏暗,当我发现前面有个大坑时,已经来不及停下来了。我只能紧急刹车并向另外一边拐,车子失去平衡,我摔倒在地。幸运的是,正好是冬天,衣服穿的多,我也戴了头盔还有手套,我检查了一下,好像并没有受伤,当然,回家后发现,左脸有些肿,上嘴唇也蹭破了。


我细看之下,才发现农电局门口沿着路肩都挖了好些个大坑,那坑都有三四十公分深,挖出来的土随意堆在坑的一边,周边没有任何类似于防护栏,安全警示标志牌哪怕是小彩旗之类的防护措施。


当时,我唯一的麻烦就是我的电瓶车不能开了。我只好叫了出租带上我的车子回家。第二天,我跟我的邻居亲戚朋友,很多人都说了这事,提醒大家小心。


我星期一也就是26号去了农电局,希望他们能给我个说法。我的电瓶车前轴断了,电瓶可能是旧了再加上我突然刹车,就爆了,车身也刮伤,修理费一共要700多。我觉得能赔我修车费当然最好,但至少得向我道歉。农电局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挺客气的,听完我的事情后,告诉我,农电局门口的地不归农电局而是归市政府管辖,挖坑是因为执行市政府的生态立旗发展战略的植树计划。如果我有什么意见可以去市政府反映。


既然是归市政府管,那我就去了市政府,还是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他让我在接待室里将事情的经过写下来,并且留下我的姓名住址和电话号码,并说如果调查属实,稍后负责公共安全的相关人员会联系我,并我一个回复。还说现在开通了市长信箱服务,我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上网给市长信箱留言反映情况。态度也很好。


两天后,警察打电话让我去街道派出所。其中一位警察说已经初步了解了我向市政府反映的情况,让我提供在确实是农电局门口摔倒的证据。比如什么现场照片,过路的人签字并且留下姓名电话,表示愿意作证;出租车司机的车号和名字;等等。我说1123号,农电局门口哪里确有坑,摔倒后,我是打出租车回家的。没想着要拍照什么的。警察说,我想着要索赔,那就该有证据意识,否则就是无理取闹。另外一个警察提醒说:“今年7月份,那几个带头向电力公司和自来水公司要求索赔的商家里好像就有你吧”。还问我到底向政府申请过几次赔偿了?这是什么话?!


说起这事也是一肚子冤枉气,自来水公司施工造成我店里断电一天没法开门营业,周围的许多商家同样连卷帘门都开不了,无法营业,经营小吃店的食物都坏了。自来水公司和电力局互相推卸责任,自来水公司说向政府申请过的,按图纸电线不是埋在施工的这个方位,索赔找电力公司。电力公司说是自来水公司施工造成的没他们什么事。最后我们自认倒霉,实在没精力纠缠下去。


警察接着说,我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确实是因为农电局门口的坑而摔倒的,如果我继续传播我在农电局门口因为树坑摔倒的谎言,继续到农电局或是市政府去闹事,我的行为就可属于敲诈勒索和扰乱治安,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予行政拘留5-10日的处罚还要罚款。还说,别以为我妈妈在美国,我的嗓门就可以比人家大。这两件事有关系吗?!


我真是气的不行,我是受害者,把我当犯人审还不算,为了掩饰过错还威胁我。朋友和家人都劝我,中国的现状就是这样,有理没处说,那就忍气吞声,息事宁人吧。只要人没事就是最大的福气,不要为了一口气把事给闹大了,吃亏的不还是自己。我想了又想只好把这事先摆在一边。


加入了中国民主正义党后,我明白我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官官相护,而中国的执法人员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最大的原因是共产党是自己管自己,没人监督。比如说,我当时发生了事情后,我妈妈在美国将这事情通过网路把它曝光,我相信警察也就不敢随意处理,否则,相关人员和处理这事的警察可能会有麻烦。再试想一下,如果中国象美国一样有两大党派,通过老百姓自由选举,老百姓认为谁好谁就上台,老百姓的选票决定由谁来当领导,自由选举出来的领导才会真正的关心维护老百姓的利益,同时还有反对党的监督,那么,不好的事情想瞒都瞒不住。所以说,中国的真正问题还是政治体制问题,只有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类问题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