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党员讨论 / 重大事件 / 倒扁 / 施明德等人背叛民主 徐文立等人不懂民主
施明德等人背叛民主 徐文立等人不懂民主
09/07/06    潘翔蔚    正义党

Xiangwei Pan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组织宣传部长石磊就台湾百万人静坐“倒扁”活动说:“把政治团体或者老百姓行使政治自由的权利的政治活动叫做民主是对民主的错误理解。施明德等人领导的倒扁群众活动,恰恰是对民主的反叛,因为施明德等人在一个有民主制度的台湾,希望在民主程序之外来通过群众运动推翻一届民选的政府,就是对民主制度不尊重,就是对民主的反叛。施明德等人所组织的倒扁群众活动,应该是用来对待不民主的独裁政府的,而不应该是用来对待已经有了民主制度的台湾的。”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博士也在文章中提到,在已经建立了民主法制制度的台湾,“如果发动群众运动只是要来催促修护游戏规则,那是很有建设性的,如果是要来改变法治的结果,让它满足部分人民的愿望,那就是在耗费国家人民的社会成本,其动员的合理性就值得斟酌了。”

石磊和洪哲胜的话,只要对“民主”有基本起码的认识的人,就会发现他们的观点是无可争辩的。

很长时期以来,台湾的民主运作和民主化进程已经成为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学习民主和研究如何推进中大陆民主化进程的活教材。然而,就在我们观察和分析发生在民主的台湾百万人静坐“倒扁”的现实事件的时候,一批一直被认为是“民运先驱”或被捧为“民运领袖”的大陆“民主人士”,却给我们提供了--反面的--活教材。

以少数几个人内部自封的“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主席”徐文立为首的一批中国大陆“民主人士”,于2006年9月3日发表了一个连署声明“坚决支持台湾人民‘反贪腐’、‘倒扁’”,即在民主法制制度已经系统地建立起来的台湾,“坚决支持”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来改变民主法制制度下所产生的结果,亦即“坚决支持”应该用于和平对抗独裁专制政府的手段,来对付民主政府。这暴露出在中国大陆的“民主人士”中,有一批人不懂民主、不懂民主社会的运作机制、也不懂在已经确立了民主法制制度的时候应该尊重这个制度下所产生的结果。

我不想指责那些在“坚决支持台湾人民‘反贪腐’、‘倒扁’”的声明上签名的大陆“民主人士”其实只能算是“伪民运”,但我要指出的是更重要的一个问题:这样的“民主人士”怎么能够担当为民主化在中国大陆实现的海外中国大陆民运团体的“民运领袖”呢?

在“坚决支持台湾人民‘反贪腐’、‘倒扁’”的声明上签名的至少有三个我所知道的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的主席,他们分别是: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主席徐文立,中国工党主席方园,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其他签名者中很多是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的重要负责人和地方分支机构的骨干。

自从我关心和加入到中国大陆海外民运中间以来,我一直弄不懂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大陆的“民主人士”,特别是是那些经常被称作是“民运领袖”的人,不懂得尊重民主,不懂得遵守民主规则,在自己所在的团体内部发生存在不同意见的时候,就违反“民主”团体的约定和议事程序而向自己的对手发动“无情打击”并另立山头和制造团体分裂,似乎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完全没有协调、合作甚至用“同一种语言”对话的可能。由一批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的“领袖”和重要负责人所连署的“坚决支持台湾人民‘反贪腐’、‘倒扁’”终于给了我一个比较接近满意的答案:这些人不懂民主、不懂民主社会的运作机制、也不懂在已经确立了民主法制制度的时候应该尊重这个制度下所产生的结果。他们对这些都不懂,他们怎么会尊重没有任何强制约束力的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的内部民主游戏规则呢?我觉得我终于找出了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乱象和一个重大原因。

接下去我思考的问题是:中国大陆海外民运作为一个整体,要么必须改变这些和类似这些“坚决支持台湾人民‘反贪腐’、‘倒扁’”的声明上签名的大陆“民主人士”,要么必须让这些人从中国大陆海外民运团体中下台。只有这两方面全部做到,中国大陆海外民运作为一个整体,才能不受干扰地走在促进中国大陆民主化的正确的道路上来。


相关文章
关于台湾时局的迫切呼吁 - 09-24 11:35 pm
上海台商谈“倒扁”论及台湾民主“致命弱点” - 09-22 02:22 am
中共中央紧急动员研究台湾“军人政变”可能性 - 09-22 01:52 am
给“张三一言”上一堂关于“民主”的基础课 - 09-08 03:43 am
石磊等人不懂民主、背叛民主 - 09-08 02:19 am
石磊认为倒扁背叛民主而是行使政治自由权利 - 09-06 12:01 am
倒扁风潮和台湾政争 - 09-05 07:23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