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搞的什么民运?——六四感叹


看到最近民运组织和领袖的表现,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忍不住再说几句。

如果要问:党和政府是不是进步了?支持他们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相信许多人包括民运成员及领袖都会承认确实如此。可如果要问:民运组织和领袖是不是进步了?支持他们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我想就算上民运成员及领袖也没几个人敢拍胸脯。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中共利用民族主义……。”那么民运组织及领袖们为什么不利用什么主义来团结群众呢?我在一、两年前就呼吁民运要有新理论,对中国现实要有新的切入点。

党和政府进步在哪儿呢?我觉得最大的进步在于能听得进骂、听得进劝。以这次地震为例:在民众批评 “不接受国际救援”后,政府邀请了四个境外救援队,虽然晚了些,能改正错误就是进步;在民众强烈要求下半旗后,政府宣布了三天的全国哀悼日,中国终于有了悼念遇难平民的第一次;震后,马英九先生提出9.21后各地“认养”灾区的做法,欧晋德先生也说要向大陆介绍台湾的经验,现在政府已确定全国22个省市对口支援(也就是“认养”)受灾地区。当然,政府也许早有这些打算,但从现象看,是批评、建议在前。

对西方媒体的赞扬声,有人不承认是由于政府的进步,说是“中共欺骗了西方媒体”。西方媒体是这么容易被骗的吗?不论世界上哪个地区有灾难,西方媒体都会有追踪报道、分析,他们有大量的样本来参考、比较。一般说来,世界上大多数媒体对某事件作负面评判时总是有道理的,比如对六四镇压;世界上大多数媒体对某事件作正面评判时也总是有道理的,比如对这次救灾。

难道不能对中共政府批判吗?当然不是。关键是看如何批判。

有些人的批判质量不高,比如,以己之短,攻人之长,在专制最拿手的效率问题上作文章。更有甚者,把谣言和不实消息当作武器用来进行攻击,比如,郑义先生转贴了一篇地震同时发生核爆炸的文章,这明显是谣言。 “核爆炸”喷出了这么多吨的“水泥”,核泄漏自不在话下,可温家宝和潘基文先生前几天刚在映秀镇开过记者会,那里距“核爆炸”的地点不过几公里而已。即便党和政府领导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难道还要搭上联合国秘书长?更不用说再深想一下:那核装置的设施是如何建造的、“水泥”是如何运进并使用的、核设施为何选在河床下……等等。

你们民运如此作为,只为反党,不顾事实,不顾逻辑,不顾公信力,甚至不顾自己的信用。当谣言一次次被揭穿的时候,你们就不怕人们说你们是“大嘴巴”?就不怕人们骂你们“傻 ”?说到信用,民运是有前例的:在开始说谁是特务的时候,我都要查一下那人的资料,现在,我看到揪特务的帖子连打开都不打开了。你们民运已经丧失了“抓特务”的信用,难道还要再接再厉,把监督、批判党和政府的信用也消耗殆尽?

当然,有些批判是不错的。比如也是郑义先生所转贴的北明先生的文章,歌颂中蕴藏着强烈的批判性,既不违反事实,又在理论上能伸能屈,可惜这样的文章太少了。

六四后,侯德建先生曾针对柴玲先生说:我们不需要夸张,事实已经足够(大意)。柴玲先生正是由于过度夸张以及说出了大多数民运领袖的心里话“我不能死”而受到持有不同立场的人们一致的攻击,最终导致身败名裂。(不过,对于柴玲先生至今不与大陆作生意,从而失掉大量的商机,我还是很钦佩的。)

有人说:我们是反对派,就是要批判。

台湾的民进党是国民党的反对派,也是世界上最想远离中国的人,在马先生率先捐款并呼吁以后,在国民党发出慰问电以后,民进党不仅没有批判而且还跟进,政府官员、大佬还纷纷捐款。

达赖先生是最近与党和政府斗争最激烈的反对派,地震后达赖先生赞扬中国及时救灾,并为救灾募捐、为地震死难者诵经。(鉴于我这几天歌颂党和政府而受到的攻击,特向达赖先生致以由衷的感谢:您可为我解了点儿围,算我没白歌颂您好几次。)

人家可是台湾、西藏的呀,对比之下,出自大陆的民运领袖们应该羞愧。即使他们不是真心,那民进党是迫于台湾的民意,达赖先生是迫于舆论。可我们的民运组织和领袖却根本不在乎任何民意和舆论,胆真大呀。话说到这会儿就逐渐接近主题了:民运组织和领袖缺乏或者说好听点儿是缺乏表达对人民的爱,而对人民的爱是批判党和政府的基础。

如果在地震后,民运组织和领袖能够发表声明:“我们十分关切救灾工作并向受灾群众表达深切的慰问。……。我们决定捐献……以助救援。……。我们还将继续为灾后重建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么作并不能保证在地震事件中可以胜过党和政府,但可以保证不失分或者少失分。不要说没钱的话,自从“中国人权”和“国务机要费案”以后,我就不相信“民运领袖是穷人”的说法了。即使真穷,钱不在多少,要用在刀刃上,这次救灾就是刀刃。注意到有些人宣称以个人名义捐款了,但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不以组织的名义呢?也注意到有些人募捐了,但我觉得这不是做秀就是高估了自己的信誉,凭你们的名号能募来多少款呢?不信的话,到时公布结果就知道了。信用的破产是整个民运的危机。

有个网友的签名栏里常常写到:群众是什么?群众就是傻逼。不能说这话错,在科学面前,群众就是傻逼。可也不能说对,搞政治,比的就是人多。在政治上,群众的眼睛就跟我舔的阿共皮鞋一样都是贼亮贼亮的。(有网友称我是舔阿共皮鞋的,遵嘱。)六四之所以震撼了世界,一个原因是因为声势大,而声势大的一个原因正是因为其口号符合民意,引起了群众的共鸣和参与,六四运动是成千上万普通的学生和市民共同创造的。

上面曾说党和政府能听得进骂和劝,能改正错误。相比之下,民运领袖们完全不在乎民意,只是跟在愤愤后面,只是在搞基本盘,使民运不断萎缩,这次救灾中也是这样。这次救灾中民运的策略比西藏事件中改进了吗?没有。比一年前改进了吗?也没有。比多年前改进了吗?还是没有。从那位写了雄文几卷的刘主席与其党内同志的通讯来看,民运的基本盘又在松动。僵化的“多年一贯制”必定使民运从衰落走向更加衰落。

在这次救灾与共产党较量的过程中,民运再次惨败。民运领袖们应该反省,不然的话,你们连惨败的次数也不会很多了。你们并不是人民的天然代表,人民也不必然需要你们。

当然,搞政治就要有谋略,就会有黑箱作业(有时连涉及政治的网坛都会有黑箱作业:)),就会是肮脏的。如果,民运领袖们并不是为了民众,为了民主,而是只要事件来临就作个动作,就会有资金注入,那他们现在的表现也许说不定是挺精明的。

六四中死难的普通市民和学生为六四抹上了浓郁的悲壮色彩,他们真正地彻底地把党和政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我丝毫都不怀疑这些冤魂会得以昭雪,历史总要有一个说法,总得有一个交待,总会还一个公道。但是,19年来民运搞成了这样,我们,尤其是民运领袖们,真的对得起他们吗?

就用近30年前我读到的关于张志新先生的诗来纪念六四死难者吧:

你把头颅
放在了生命的天平上,
让那些苟活者
变得没有一丝分量。



author:   詹余:      source:  独立评论:    last updated:  06/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