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是否自愿留中国?美国指其“撒谎”


中美双方5月2日高调宣布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自行”选择离开美国驻华大使馆,然而当天晚间,陈光诚突对美联社宣称自己是遭“胁迫”被逼离开美使馆,并表示渴望举家离开中国,令形势急转直下,美国官员当天数次否认向陈光诚传递威胁讯息,并称陈光诚被送至医院后美方即可抽身不管的说法是“撒谎”。

陈光诚于北京时间5月2日下午在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陪同下离开美国大使馆,并前往北京朝阳医院就医并与家人团聚,途中陈光诚主动联系了《华盛顿邮报》记者并颇带感情地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短暂通话。然而,不过数小时,陈光诚即在当晚接受美联社等媒体采访时声称家人遭受死亡威胁,美方人员没有留在医院,自己目前希望离开中国。

陈光诚的突然改调与美方公布陈光诚在自由意愿下离开的声明出现大逆转。对此,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唐纳(Mark Toner)2日表示,没有人陪同的说法不是事实。唐纳指出,就他所知,陈光诚说美方人员没有留在医院的说法不正确。他不想一一回应陈光诚的谈话,美国官员仍在医院大楼,医护小组晚间还在医院陪同。

他表示,陈光诚从未向美国要求政治庇护,陈光诚不想留在中国的报道并不正确。他说:“陪同的美国官员从未对陈光诚说,他妻子与小孩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者法律上有麻烦,中方也从未对美国官员、或者通过美方威胁陈光诚。”

目前人在北京的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Victoria Nuland)和唐纳口径一致地表示,骆家辉陪同陈光诚离开大使馆,美方多次询问陈光诚是否准备离开,陈光诚说“走”。努兰(Victoria Nuland)强调,陈总是抓住机会表达自己留在中国并与家人团圆、继续接受教育并为自己国家效力的愿望。

此外,美国国务院主管东亚暨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接受CNN访问时表示,当需要周遭的证人见证之际,美国驻北京大使骆家辉也特地问陈光诚“你准备好自愿地离开大使馆吗?”陈光诚则回应“走”,那表示“我们就去做吧,我们走”。

坎贝尔强调,美方从未遇过有人进入美国大使馆后还想要回去的,大部分的案例都是以离开自己的国家收场,但是“陈光诚坚决要离开大使馆,留在中国,他想要留在自己的国家。”

坎贝尔还介绍了中美与陈光诚达成共识的详细细节,称北京政府认为派遣任何官员进入美国大使馆都会是不适当的举动,因此,美方人员在4天内与中方对话者,不分昼夜地展开非常密集的对话,接着再回来把这些讯息告诉陈光诚,征询他对于这些讯息的评估。协商过程从询问陈光诚想要什么、陈光诚在意哪些事情开始,陈光诚则希望和家人团聚,也希望获得承诺,让他能离开遭到恐怖对待的地方,以及希望中国中央层级的政府能进行公正调查;此外,他也希望能进入大学就读。

美方公布的以上讯息显然和陈光诚的媒体访问以及陈光诚友人的说法南辕北辙,事件过程依然充满疑点。美国在背后扮演的角色也受到更多的质疑。坎贝尔似乎早有预料会惹出这些麻烦,他说事实上美中双方密切合作处理这个问题,虽然可以预料外界批评将会四起;不过从更深的层面来讲,陈光诚事件也足以作为美中合作因应挑战的范例;这件事如果处理得不好,不仅对个人不利,对美国、中国以及美中关系都不利。

大学教师滕彪晚上在twitter上披露,他问光诚:“有消息说你受到了威胁?陈说:对,非常对。今天下午在朝阳医院,外交部的人威胁说,如果你不离开美国使馆,袁伟静和孩子就要送回山东。陈光诚说,送袁伟静来的山东官员就在附近,还没回去。”

曾与陈光诚会面的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亦在twitter中提及陈光诚改变主意,称:“傍晚我离开朝阳医院时,光诚全家在门诊楼9层。孩子不能出去,男孩哭闹厉害。光诚本来不愿意离开中国,但后来处境急剧恶化,若无法保护妻儿,只能出国。”

(穆尧 撰稿)
2012-05-02



author:   多维新闻:      source:  :    last updated:  05/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