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国务院侨办主任陈玉杰关于国籍问题的无耻辩解


首先要质疑的一个说法,乃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不承认双重国籍”。我没做过调查统计,只能凭感觉说话。我的感觉是,这在欧洲似乎不是事实。欧洲好些国家都承认双重国籍,就连移民把关最严格的英国都这样。

美国虽然不承认双重国籍,但那是不承认另一方的国籍,只承认你是美国公民,不拿你当外国人看,并不是因为你入了外国籍就开除你的美国国籍,强迫你去作外国人。除非你有treason情事,人家才视你为自动放弃美国公民身份。

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则完全和这颠倒过来:只要你一入了外国国籍,立刻就开除你的本国国籍,连个选择的机会都不给你。给人的唯一印象就是早嫌你这累赘了,这才抓住第一个机会就把你无情踢出去。

据国侨办陈玉杰主任说,这是“国家决定为了大多数侨胞的利益着想而不承认双重国籍”。整个是无耻谎言。国家作此决定,最充分不过地体现了专制政府和民选政府的本质差别,那就是凡政府的决定,都是基于政府自己的利益考虑,至于这利益是否碰巧与人民相符,那就只有全靠撞大运了。

陈主任当然也说了实话,承认:“当初国家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原因,是因为一旦承认双重国籍,所有移居外国的华人均须面对一个大问题,就是会受当地社会质疑:‘你是对中国效忠,还是对现时居住的国家效忠’的问题。”

情况确实如此,采用单重国籍制乃是人民的好总理在50年代作出的。那原因很简单:当时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除了社会主义阵营之外,也就南亚和东南亚寥寥几个国家而已。因为支持金日成在韩国发动侵略战争,公开和联合国军作战、卷入越盟(越共前身)“解放”北越的战争(中国后来公开在报纸上承认奠边府战役是中共军队打的,指挥员就是韦国清)以及马来亚共产党武装夺权斗争,在国际上完全是个侵略者形象,处于极度孤立状态,而和中国建交的那几个国家诸如印度尼西亚都有大量华人,许多人还控制了人家的经济命脉,因此,那些国家的首脑对中国以及内部庞大的华人族群深怀戒心,生怕那些人变成我党第五纵队。

当时中国急于突破因为自己倒行逆施造成的国际孤立,百般讨好愿意和自己建交的国家。为了打消这些国家首脑的顾虑,我党便拿子民去做见面礼。人民的好总理于是在印尼毅然宣布实行单一国籍制,动员当地华人入本国国籍,试图以此举去消除对方政府的疑心。好总理甚至在印尼说,“华侨是嫁出去的女儿”,那意思也就是泼出去的水,生老病死,各安天命,“娘家”是再也管不着了。

好在政府还给了子民一个选择机会,让当地华人决定自己愿入籍还是保留中国国籍,于是许多侨民基于深厚的文明优越感,都选择了中国国籍。

东南亚华人的心态和居留西方的华人完全颠倒了过来,他们普遍看不起当地人,在自己的族群中顽强地保留中华文化,所以第二代、第三代人的中文水平都相当可以,没有“黄皮白心”的“ABC现象”。记得我曾在旧作《如果日本没有“进入”中国》中用此例子作为文明确有优劣之分的论据。的确,如果不同文明、文化之间真没有优劣之分,则这种截然相反的现象就绝对不会出现了。

就拿我自己来说,重视子女教育历来是中国传统,我自不例外,但我居然也就坐视孩子原来很不错的中文水平大幅度滑坡,觉得没什么必要去强迫他“保持水土”。除非回国去洋行里作买办,中文确实没什么大用处。但如果我在印尼就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因为印尼语、马来语什么的比中文还没用。

话扯远了。却说许多东南亚华人特别是印尼人出于文明优越感保留了自己的国籍,可到后来却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1966年,我党卷入印尼内政,支持印尼共党头子艾地夺权,被军人苏哈托先发制人,发动政变,不但清共,而且滥杀华人,杀得人头滚滚,据说远远超过了南京大屠杀,只是政府瞒得铁桶也似,咱们不知道而已。

这本是中共政府倒行逆施连累了子民,可政府居然也就“处变不惊”。在此之前,中国与印尼的关系其实就开始恶化了。我记得60年代初期印尼就开始排华,政府也曾装模作样派过“新华轮”、“光华轮”去接过几次侨,可惜正好赶上大饥荒,归侨写信回去,影响恶劣之至。后来又接了几次,却把人家发配到“华侨农场”去挣命,缅甸华侨因为比较穷,特别受歧视,更是一律用农场侍候。

这其实还算好的。等到苏哈托大开杀戒时,文革正在全国铺开,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全心全意投入到最高层权力斗争中去了,哪还顾得上侨民死活?报纸上只字不提侨民遭受的屠杀和抢劫,只是大吹“五星红旗不可侮”,吹使馆随员赵小跃(名字记不准确了)如何英勇捍卫国旗不被暴徒侮辱。后来便和印尼断交撤馆,侨民则给留在血雨腥风中自行挣命。

后来东南亚国家多次排华,政府都装作天聋地哑。红色高棉滥杀华人,杀到几乎绝种断根,中共本是他们的唯一后台,居然P都不放一个。后来越南也开始排华,政府去接过一两次侨,立刻觉得内地人满为患,实在无法安插,于是便改口诈称那些人是“越南难民”,推出不管,听任人家投奔怒海,漂得全世界都是。幸运者九死一生,逃过了海盗和鲨鱼,到了瑞典(瑞典乃世界上最讲究人道主义的慷慨国家,该国外来人口数量现在似乎都快赶上本地土著了)和美国,算是因祸得福,总比在华侨农场累断脊梁骨好得多。

这就是陈主任为何这么说:

“陈玉杰指出,她曾到访过欧美、东南亚等地,往往只有欧美华人才会要求双重国籍,而东南亚等地的华人却完全没有提及,可见两地华人所处的环境有很大不同。”

那原因非常简单:第一,人家吃够了苦头,知道中国政府根本靠不住,中国国籍意味着灾难,有百害无一利。第二,那些国家害怕中国从内部颠覆,而欧美国家充满自信,不怕土共造反。FBI并不会因为谁在网上咋唬几声就真去滥捕人,但在那些国家可就难说了。所以,侨民为自身安全起见,还是敬鬼神而远之,少去招惹祸祟。如此而已。

于是陈主任便给出了堂而皇之的理由:

“这对一向以商业为主要从事行业的东南亚华人会造成不利。目前95%的华人均在东南亚居住,因此国家关心的是大部份华人的利益。

有鉴于此,国家决定为了大多数侨胞的利益着想而不承认双重国籍。”

可惜她没说明白,需要替她补足潜台词:

第一,实行双重国籍如果真会对东南亚华人不利,导致所在国政府恐惧疑心,那也是我党过去倒行逆施30年造成的。如果政府有点起码良心,就得引咎自责,沉痛悔罪。

第二,国家关心的不是大部份华人的利益,而是他们的腰包。东南亚华人比其他国家的华人富得多,回国投资的大款主要是那个地区去的。我党原是痞子党,就现在也改不了那势利德行,从来是看人下菜碟,所谓“统战”全是在大资本家身上下功夫。许家屯的回忆录就把这点说得清清楚楚,说明了他任香港新华社社长期间,把工作重点全放到拉拢大资本家身上去了,忽略了工人阶级。我党真正担心的是实行双重国籍会导致与东南亚国家政府关系紧张,影响财神爷们前来投资,这才是关键的关键。

可惜陈主任贵为部委首长,居然不懂起码逻辑,这才会闹出这自相矛盾的笑话来:她先说只有欧美华人才想取得双重国籍,大部份东南亚华人都无此要求,后来又说如果实行双重国籍,则会对东南亚华人不利。

这当真是天大的弱智笑话:难道东南亚华人个个是白痴,连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都没有?如果恢复中国国籍真对他们不利,难道他们还会去申请?实行双重国籍本是自愿的事。政府若允许双重国籍存在,则申请恢复中国国籍者当然是后果自负,请问政府还有什么道德责任?如果情况真如陈主任所言,则一旦实行双重国籍,申请者只会来自于欧美国家而不会来自于东南亚,这还会对那儿的华人造成什么不利后果?如此既能满足欧美侨民的心愿,又不会伤害东南亚华人利益的皆大欢喜的好事,政府到底有什么理由不去做?

就算政府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要将我等海外赤佬扫地出门,那总可以给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发个“中国绿卡”吧?难道这也会危及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邦交、吓跑潜在的投资者不成?

所以,便三岁孩子也能看穿我党的残酷无情。说到底,我党的哲学就是庸俗唯物主义,衡量人事的唯一标准就是有无利用价值。天下再没比我党更没人情味、更势利、更无心肝的政治动物了。生在这种背时国家,落到今日时时长吟“等是有家归不得,杜鹃休向耳边啼” 的地步,乃是老芦最大的不幸。如果真有来世,则我绝对不会再到那900万方公里土地上去投胎。

记得白桦的《苦恋》上有句让他倒霉的著名台词:某老牌海龟在让我党折磨到万死千伤之际,撕心裂肺地喊出:“祖国,我爱你!可是,你怎么不爱我啊!”奇怪的是,网上活跃着的无数爱国者们只知道责备大众不爱国,却从来想不起来谴责下流政府不但不尽爱民的起码职责,反而视子民为祸水,必欲千方百计地把他们赶出去,能踢出去一个算一个,为此把仅有的一点聪明才智都花到巧言伪说、强词夺理、文过饰非上去了。



author:   王俊:      source:  投稿:    last updated:  10/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