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有人破坏王炳章获得“保卫就医”

种种迹象让我相信,有人害怕王炳章得到中共获准“保外就医”,出狱回美。我这里的“有人”,指的不是中共,而是某些“反共”但要统一控制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团体的日、台政府情特机构,以及那些打着“反共”旗号自觉和不自觉地充当日、台政府情特机构的“傀儡民运”。

在中国民主正义党,既然我们相信王炳章在越南遭受绑架另有原因而不是中共情特机构所为,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继续坚持王炳章在越南是遭受“中共绑架”的说法。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谴责中共违反国际法原则和国际基本人权准则对王炳章构陷判刑的政治迫害。

尽管王炳章的某些政治主张和策略并不是中国民主正义党大多数党员所接受的主张和策略,但是,王炳章2002年6月在越南遭到绑架之前,在海外民运组织唯一担任的职务只有中国民主正义党发言人,而且王炳章一贯主张和实践中国民主运动不能依附另一个政治实体,不能够听从台湾政府情特单位的指挥,不能受到台湾台湾政府情特单位的控制,不能为台独和台湾政府的外交目的服务,王炳章还主张中国民主运动必须是一场爱国运动。除此之外,王炳章还是一名基督徒,王炳章虽然认为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应该予以人权保护,但他同时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宗教异端,王炳章始终坚持要用基督教的理论来指导中国的民主运动,王炳章后期的文章经常运用基督教的理论来讨论中国民主革命。

我们相信,有人害怕王炳章得到中共获准“保外就医”,出狱回美,其动机是要保持和扩大台湾政府情特机构对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团体和言论声势的统一和控制。显而易见,如果王炳章获准“保外就医”回到美国,中国民主正义党不受台湾政府情特机构控制和操纵的独立的组织和宣传声势只能得到加强而不会受到干扰。因此,种种不利于王炳章获得“保外就医”的不义政治活动开始堂而皇之地出现,其中一个这样的活动就是重新炒起“中共绑架王炳章”并且要在外国法庭上就此“控告中共政府”,这种做法目前即没有中国民主正义党的支持,也没有王炳章家属的参与,我们认为,这种活动对关心和营救王炳章没有任何好处,对打击中共专制政权没有实际效果,同时却对王炳章获得“保外就医”有害。

我们相信,自王炳章2002年6月在越南失踪,台湾政府情特机构操控他们在中国民主运动团体中的“傀儡民运”和某些媒体一直故意回避王炳章在海外唯一担任中国民主正义党的领导职务这一事实是有见不得人的目的的。我们也相信,在王炳章获得“保外就医”回到美国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的情况下,那些以“反共”和“营救王炳章”名义出现的,其实是为了给王炳章获得“保外就医”制造困难的政治活动会一幕接着一幕地出现,我们有必要在此提醒各个方面警惕这种阴谋活动,中国民主正义党决不允许这样的阴谋得逞,我们不惜为此付出必要的代价,我们必将让执意不择手段伤害王炳章重获自由的团体和个人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


author:李仕栋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08/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