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王炳章与海外民运独立--从自民党到正义党
王炳章与海外民运独立--从自民党到正义党
05/12/07    石磊    正义党

Shi Lei自由民主党的主要发起人是倪育贤,应该是1990年,草闯时主要的两股现成的有组织的队伍是:一股来自89年成立的学自联,另一股是被随王炳章离开了中国民联的原中国民联的成员,我属于后者。虽然当初倪育贤基本没有自己的组织人马,但倪育贤将这两股人马的力量结合起来是有很大功劳的。王炳章这边是完全有组织、有统一行动能力的,学自联那边就复杂了,学自联内部有“反共”和“不反共”两部分,“反共’的部分参与了进来。自由民主党就是这样成立的。

需要说明的是,中国民联本来一直是台湾资助的,王炳章离开中国民联是因为他得罪了台湾,或者说王炳章总是坚持自己的独立主张,台湾后来找到了听话的人取代了王炳章。所以,中国自由民主党成立之后,王炳章不能为首,但王炳章“反共”立场是毫无疑问的,加上王炳章实际上带走了原中国民联大部分人马,所以王炳章依然有价值。

然而,王炳章不为主席,许多地方坚持要民运独立,党内影响极大,人马占优势,这个中国自由民主党不符合台湾的意思,台湾也就不给这个组织资助,学自联那边的人很不满意王炳章,他在一些人眼里成了“魔鬼附身的人”。没怎么斗,学自联那边的人马基本离开了之后,王炳章轻易地就当选了自由民主党的主席,台湾方面给不给经费就归倪育贤(副主席)去沟通。

王炳章当了主席,台湾没有给自由民主党钱,倪育贤从台湾那里争取到了“专款专用”的经费,王炳章这边认为这是属于给自由民主党的,倪育贤弄到的钱“专款专用”了,这样有了矛盾,王炳章这边就干脆把倪育贤给罢免了。

不久,1992年,好像是4月,王炳章自谋经费过程中在美国出事了,倪育贤就找了些自由民主党的党员开了会,会上倪育贤就选上了主席,倪育贤认为这是救自由民主党于水火之中。这之后,倪育贤得到澳大利亚那边潘晴等人的得力支持,美国这边也出现过去王炳章的人马跟随了倪育贤,倪育贤就这样站住了脚。当然,倪育贤这个自由民主党,王炳章这边是不承认的。这样,就有两个自由民主党了。

作为倪育贤这边的中国自由民主党,自那之后组织上没有再发生变更,倪育贤从那时起一直是主席直到2007年,现在这个中国自由民主党的主席是澳大利亚的潘晴。

王炳章出事之后,王炳章这边的中国自由民主党由一个住在台湾的台湾人(原来在美国留学时参加了王炳章组织的中国民联)担任代理主席。不过,王炳章出的事情,在美国最后不追究刑事责任不了了之了,王炳章这边的中国自由民主党重新开大会,选王炳章当主席是绝对没问题的,台湾方面也说好,会支持给经费的。第二天就要选举,头一天王炳章忍不住召开核心干部会议继续鼓吹“中国民运独立”和“自谋经费”,第二天早上北美时间6:00,台北消息说王炳章当主席就不给钱了,为了这个自由民主党能从台湾得到钱,王炳章愿意不选主席,于是王策选主席,自然选上。这好像已经是1993年了。

台湾的钱给了,不多,由直接参与到王炳章这个自由民主党里担任职务的台湾人(当然是特工啦,大家时间长了也不好意思不承认啦)掌握。王炳章不在乎,继续鼓吹中国民运独立,继续努力“自谋经费”,不过,王炳章对这个自由民主党的组织活动并不积极,主要由台湾人直接管。

1994年王炳章“自谋经费”开始有了成效,1995年王炳章“自谋经费”初具规模,1996年到了鼎盛,这时台湾对继续控制和利用王炳章才开始彻底失去希望--于是这个自由民主党内的台湾人开始了“彻底消除王炳章的影响”的工作,这也就结束了王炳章这边的中国自由民主党,之后没有人再去和倪育贤的中国自由民主党争什么了。

王炳章不在乎台湾方面的这些小儿科的游戏,王炳章相信有了自己的经济实力就能够有自己独立的中国大陆民运组织(说明:这不等于不设法谋求其他个方面的经济支持,包括向台湾方面寻求支持。),不过,1996到1997,由台湾方面的特工亲自领军旨在捣破王炳章经济实力的一系列行动,导致王炳章约损失150万美元,受波及的石磊大约损失25万美元。但是,这一来,王炳章一定要开创中国民主运动独立局面的决心也更大了。

中国民主正义党在1998年成立,一开始由王炳章和石磊共同投资,国内外结合,王炳章和石磊都到国内去(使用假证件)活动。从1989年到1998年,9年中王炳章过去从中国民联带出来的人马损失惨重,许多人淡出了民运,他们认为中国大陆海外民运无法开展,因为这里是台湾的地盘,但也有许多人对王炳章从来不失去希望。正义党成立当初,一下子就有70多已经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老人马,不过主要运作并不是这些人。中国民主正义党在国外主要发展对象一直是留学生、在中国大陆当过官的及其在美家属,在中国大陆有经济实力的及其家属,以及少数民族,“难民”从来不是正义党在国外的发展对象。中国民主正义党海外党员中相信基督教,参与基督教活动的人数比例较高,其次相信佛教,超过半数是无神论者,但没有一个相信法轮功,相当一部分正义党成员认为法轮功是“邪教”。

中国民主正义党一开始对外公开的领导人,不少后来被台湾(国民党)各个击破。有的在中国民主党国内筹备注册问题上同意执行国民党党纲--中共政权是“匪”,不能要向中共政府要求注册,“成立”就是了,“成立”才能获得台湾的经济资助,筹备注册不行。于是,这样的人就离开了正义党。有的98年对“党特”理直气壮地说:中国大陆民主运动不能做台湾的尾巴!到2001年,要求王炳章和石磊退出正义党,让正义党接受“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的领导从而接受台湾方面的经济资助,于是,这样的人也离开了正义党。当然,也有正义党的重要干部接受台湾情治单位的“专款”到中国大陆去“专用”,结果在中国大陆被“专政”了,这也让正义党损失了要员。2002年,王炳章也被绑架到中国判刑了。

王炳章自1988年底开始就写下了追求独立,摆脱台湾控制和操纵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悲惨的历史,正义党创立8年多了,也历经悲惨。不过,无论台湾某些方面是否还要“彻底消除王炳章的影响”或者是否希望正义党“自生自灭”,王炳章建立正义党的时候这些都想到过,正义党目前经济实力雄厚,国内运作的经费完全国内解决,国外运作完全是网络型的组织结构而不是金字塔型的组织结构。我们干我们的,我们特别不愿意,也非常反感,成为台湾国际外交的工具。我们的路今后是否继续走得通,大家看下去吧,有的人早就宣布正义党夭折了,或者干脆说正义党是中共的海外支部了(我们在中国不愿意受中共的控制,为什么到美国一定要接受台湾的控制?不接受台湾的控制就是中共的海外支部吗?持这种逻辑的政党、或政权、或个人--能有什么出息?忽略也罢。)。反正要掐死我们的方面有中共也有台湾方面的,我们还活着,还在长大。我们相信,独立是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生命力,这是因为追求独立就是追求自由的重要部分。


相关文章
海外民运该做的事和该有的形象 - 11-18 10:24 pm
哪来的“退出民运”一说? - 03-02 09:27 pm
什么叫“假民运”、“反对民运”? - 12-09 04:21 pm
纽约民运人士声援中国“茉莉花革命” - 02-28 06:01 am
从郭台生间谍案想到台湾资助下的海外民运 - 06-11 02:55 pm
坚持执行台湾国民党路线必将自绝于中国民运 - 05-30 11:24 am
对民运海外内斗的简单总结 - 05-21 08:33 pm
写给“台独”和支持“台独”的大陆民运分子 - 05-19 09:48 pm
只有搞清89学运的性质,中国民运才能找到正确方向 - 05-19 12:52 pm
拉登-胡平民运打开了恐怖主义的大门 - 07-25 01:21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