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業!律師樓被封 上千客戶心焦

停業!律師樓被封 上千客戶心焦(王艾香、何小舟)
曼哈坦華埠東百老匯的四家政18日因涉嫌造假被調查,其中兩家律師樓19日仍被封鎖,另外兩家雖沒被封但也沒有開業。這四家律師樓19日上午陸續有客戶前來探聽消息,因為所有文件都在律師樓,這些客戶不知道自己的案子該怎麼辦,十分心焦,看到律師樓被查封,大嘆「這次完蛋了」。據一名業內人士表示,光是劉楓凌律師樓平均每天就有兩名客戶上庭,此次停業的律師樓可能影響數以百計客戶的案件。

客戶中有些應該於昨日就移民申請案出庭應訊,但臨時才知道代理律師被捕,慌忙找其他律師代理案件。但對接手被告律師的這些案子,其他律師樓顯得非常謹慎。

被查封的劉楓凌律師樓所在的東百老匯2號6樓19日仍然整層被封閉,辦公室內電話聲響個不停,但沒有人接聽。下午辦公室門口貼出告示,「劉楓凌律師樓暫關整頓,1月3日之後繼續幫助你,如果你有案件要出庭,請本人到法庭要求改期。對不起,謝謝」。經由劉楓凌辦理政治庇護移民身分的華人集聚在該樓大堂焦急等候,相互詢問情況,希望有律師樓工作人員能告知他們未來如何處理案件。

東百老匯11號4樓的班德瑞律師樓(Bandrich and Associates)門上貼著黃色封帶,從玻璃窗望進去,律師樓內人去樓空,幾乎所有文件都不見蹤影。東百老匯11號9C室的王文雄聯合律師樓18日下午仍照常營業,但19日也關門了,辦公室內空空蕩蕩,只留下幾張紙和幾台電腦屏幕。東百老匯18號600A室「愛迪律師樓」(Law Offices of Adedayo O Idowu PLLC)涉案的案件經理王健恩(Jian En Wang,音譯)在逃,該律師樓雖未被封,但工作人員昨日在關門整理。

申請政治庇護的鄭先生原定19日上午上庭,他18日下午從外州趕到紐約,19日早上才知道幫他處理案件的劉楓凌律師樓被查封了,無奈之下他找到另外一家律師樓諮詢,該律師樓了解鄭先生的情況後,在11時30分左右決定由律師立即陪同鄭先生出庭要求案件延期。該律師表示,如果劉楓凌律師樓之前通知鄭先生上午8時到辦公室,那麼鄭先生應該是上午出庭,必須在中午12時前趕到法院,否則算作逃庭,這對移民案件是很不好的紀錄。據悉,經該律師向法官解釋鄭先生的案件是由被查封的劉楓凌律師樓經辦,法官同意將鄭先生的案子延期。昨日還有多位跟鄭先生情況類似的華人。

已在大樓門口守候多時的林先生表示,交由劉楓凌辦理過政治庇護移民資格的客戶至少千人,昨晚他看到電視裡播放劉楓凌被逮捕的新聞後,當時「就懵了」,整晚都沒睡好,期盼律師樓隔天開門時能有人給一個說法。「現在大家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嘗試在上庭前得到別家律師樓的代理,將全部的資料轉移到別家律師樓」,林先生無奈地表示,但當初與劉楓凌簽過合約,規定客戶不可以在日後將案件轉交別家律師,「感覺怎麼做都不妥,真是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經劉楓凌辦理政治庇護移民身份的李女士表示,18日上午她剛剛得知自己的庭審已經通過,可以獲得身分,還沒等多開心會兒,當日晚上就看到了劉楓凌被捕的新聞,「真是嚇死了」,她擔心法庭會重審她剛通過的申請案。閩籍王先生表示,現在大家都很著急,一早守在這裡就是抱著劉楓凌或許會託工作人員回到律師樓給大家一個說法的僥倖心理,「現在可好,連個人都找不到,來了也白來」。

一位不願具名的律師表示,很多被查律師樓的客戶都開始轉向別的律師樓尋求幫助,但這幾個被查律師樓的案子,其他律師在接案的時候都會很小心,會先從法院將文件調出來,了解案情後再決定是否接手,因為有的案子一看就是假材料,大家都不會做了,尤其是已經被FBI盯上的律師樓的案子。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律師樓被封 上千客戶心焦

政庇成功率大降 費用大漲(王艾香)
當許多華裔無證移民到律師樓諮詢怎樣獲得合法身分時,不少律師樓第一時間就說可以通過申請政治庇護獲得綠卡。社區人士表示,這些移民律師樓大都集中在曼哈坦華埠,自2008年後,政治庇護獲得綠卡的成功率越來越低,而成本則越來越高,很多律師樓從一開始接收案子後,並開始每次見律師都要收費,到辦完綠卡大都收費近2萬元甚至更高。

社區人士張先生表示,許多華裔移民到美國後開始到餐館打工,在休息的時候就會到華埠打聽、諮詢如何辦身分,同時通過家人朋友介紹物色他們認為成功率高的律師樓,律師樓員工就會告訴他們整個申請政治庇護的準備過程,然後客戶根據律師樓的指導,準備甚至偽造各種證明材料。

申請到政治庇護的迫害理由主要包括受到一胎化政策的迫害、身為基督徒被迫害,身為民運人士或是法輪功學員而被迫害。張先生表示,根據不同的理由,律師樓會指導顧客做不同的準備,甚至偽造材料等。如果是身為基督徒被迫害,律師會告訴他們去教堂參加活動並簽到,然後讓教堂提供一份證明材料;如果是身為法輪功或是民運人士而被迫害,律師樓會讓顧客參加這些組織的活動,並拍照留證;而如果是受到一胎化政策的迫害,則要中國大陸的親人朋友做一份證明,證明當事人有中國因為懷第二胎被迫害,或者到醫院婦產科做假的墮胎或結紮報告,這種報告往往要花1、2萬元人民幣,在大陸的醫院通過偷龍轉鳳的方法,將別人的婦產報告改名字,因此很難發現造假。

另一名閩籍社區人士陳先生表示,自從2008年以來,無論何種理由的政治庇護成功率都大幅降低了,審批要求也嚴格很多。但相對「假結婚」等獲得身分的途徑來說價格還是低很多,現在一個假結婚大概要花約9萬元。不少人在一家律師樓做政治庇護不成功,會換一家律師樓。只要一個人在某家律師樓辦成功了,周圍的人都會去這家律師樓,用同樣的理由申請政治庇護。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政庇成功率大降 費用大漲

《詐欺案》2律師樓重開 客戶擠爆(王艾香)
因涉嫌移民申請造假被調查的劉楓凌律師樓及王文雄聯合律師樓,20日均已開門營業,不少客戶陸續趕到這些律師樓詢問自己案子的情況,現場十分嘈雜,兩律師樓均表示會正常處理客戶案件。但許多民眾仍舊不甚放心。

位於曼哈坦華埠東百老匯2號6樓的劉楓凌律師樓辦公室昨日上午被數十名客戶擠滿,有人要求拿走自己的資料,有人詢問案子是否有影響,工作人員還一直忙著接聽客戶的電話。

該辦公室內昨日貼出告示,「尊敬的各位客戶請注意:本公司正在移民局調查處理中,我們會有序處理所有客戶的事情。我們近期計畫從較急的案子開始處理,希望大家諒解,時間靠後的客人不要著急。我們會保證盡快處理,絕不耽誤大家的事情。由於時間有限,人力有限,時間靠後的客人即使來了也不接待處理,現在只能處理近期的事情,懇請大家理解助理們的難處。所有客人要聽從助理們的安排。如有鬧事者將會請警察協助處理,謝謝合作。六樓律師樓。2012年12月20日。」

辦公室一名女助理大聲告訴客戶先看貼出的告示,並讓不是緊急情況的客戶先離開,不要在律師樓逗留,現在律師樓先處理近期要上庭的緊急案件。助理語氣極不耐煩地告訴致電詢問的客戶,「如果是兩個月以後的,慢慢處理,不要過來,也不要打電話,沒有任何問題,我們會正常地處理案子」,並讓客戶等兩、三周之後到律師樓拿資料及判決書。工作人員還告訴客戶,「C8卡有沒有到我也不知道,也沒辦法查」。對於有的客戶詢問如果近期去上庭會不會有影響,工作人員回答「不知道」。還有已經拿到綠卡的客戶前來詢問是否會受影響,工作人員則回答,「如果是假的,你自己知道。如果是真的,一點問題也沒有」。

19日過堂後交保候傳的律師王文雄20日出現在位於東百老匯11號9C室的律師樓內,並告訴前來詢問的客戶不要擔心,律師樓仍能正常處理案件。

但一名客戶表示,她問能否將案子轉到別的律師樓時,王文雄表示要交2000元手續費才能將案件轉走,因為律師樓已經做了很多工作。該客戶表示,她之前已經交了500元,不理解為什麼轉走還要交2000元。據悉,王文雄還表示,轉案的手續費根據不同案子金額不一,有的可能高於2000元。王文雄19日出庭時不認罪,法官裁定以20萬元保釋金交保候傳,且必須繳交護照,不得離開紐約南區和東區聯邦法院管轄範圍。

另外東百老匯11號4樓的班德瑞律師樓(Bandrich and Associates)門上原來貼著的黃色封帶昨日已經去掉,但辦公室仍沒有開門。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2律師樓重開 客戶擠爆

移民詐欺23嫌犯 過堂後交保(杜宜臻)
涉嫌移民詐欺而被聯邦起訴的26人包括六名律師、九名案件經理、六名律師助理、四名翻譯及一名教會人員,除了三名在逃嫌犯,都分別於18、19日在紐約聯邦南區法院過堂。三名在逃嫌犯包括律師助理黃德津(Dejin Huang,以下姓名皆音譯)、案件經理王健恩(Jian En Wang)、翻譯楊憲軍(Xian Jun Yang)以外,於18日查緝行動被捕的21人,以及19日投案的律師肯吉爾(Ken Giles)和另外一名律師助理王澤源(Zeyuan Wang),都以5萬至20萬元不等交保,等候1月傳喚進行初審。

於19日過堂的三位律師賈伯斯(Freddy Jacobs)、王文雄(John Wang)、和肯吉爾出庭時皆不認罪,法官裁定三人每人以20萬元保釋金交保候傳,且必須繳交護照,不得離開紐約南區和東區聯邦法院管轄範圍。由妻子陪同出席的賈伯斯不發一語,獲保後迅速離開法院,對於檢方指控他表示無可奉告。王文雄女友則是一早就在庭外等待王文雄出庭,待得知王文雄可以保釋回家後,她焦急地向王文雄的代理律師確認保釋金額。王文雄本人則不願對指控回應,面對詢問只以揮手示意不要過問。肯吉爾則是在19日早上9時投案,過堂時肯吉爾的代理律師向法官表示肯吉爾投案,但法官最後仍裁定以20萬元保釋金交保候傳。

19日過堂的還包括劉楓凌律師樓的案件經理苗國琴(Guo Qin Miao)、案件經理劉樹然(Shuran Liu)、律師助理鄭文亭(Wen Ting Zheng),三人皆以20萬元保釋金交保候傳,且必須繳交護照,不得離開紐約南區和東區聯邦法院管轄範圍。劉楓凌律師樓的律師劉楓凌本人以及律師李楓、前合夥人班德瑞律師樓的律師班德瑞(Venessa Bandrich)以及其他員工則於18日晚間已交保釋放。

19日過堂的還有兩名翻譯張勇(Yong Zhang)和羅松(Song Luo),兩人各以10萬元交保候傳。而翻譯溫夏萍(Xia Ping Wen)和王澤源則以5萬元交保。另外過堂的還有律師助理王煥(Huan Wang)以及律師助理楊Daisy,也都以20萬元交保後釋放,等待初審。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移民詐欺23嫌犯 過堂後交保

華裔律師:殺雞儆猴 會續查辦(杜宜臻)
華裔律師莫虎和權立宏於19日代表因涉嫌移民詐欺被控的兩名華人嫌犯出庭。莫虎認為聯邦調查尚未結束,預計近期之內應會有更多律師被查辦。權立宏認為利用一條龍的造假手法在移民律師業界不是新聞,這次聯邦大舉查緝有殺雞儆猴的意味,他認為此舉將影響到真的受政治迫害華人申請移民的資格以及華裔律師為華人辦理政治庇護的意願。

權立宏說:「很可惜在少數幾名同業做出的事情影響了整個華人律師行業的形象。身為法律從業人員,不應該知法犯法。」他表示:「不能否認的是,這些律師的確是幫很多沒有身分的華人獲得綠卡,讓他們能夠在美國展開生活。」他認為這件事情發生後,對於日後有意申請政治庇護、真正受到政治破壞的華人多少有些影響,而且也會降低華人律師的服務意願。

莫虎則表示,聯邦這次花了三年盯梢,不是小題大作。早在多年前,在移民法官的反映下,聯邦就有察覺律師樓潛在的造假行為,在蒐證多年後,才大舉查緝。他表示,這次被捕的不管是律師、案件經理、翻譯還是律師助理,只要有參與且做出不合法行為者,不論參與程度輕重,都被視為共謀。他認為,警調單位的蒐證行動還未停止,未來會有更多律師被查緝起訴。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華裔律師:殺雞儆猴 會續查辦

被控律師案子 同行不敢接手【紐約訊】
涉嫌協助華人新移民準備不實資料申請政治和宗教庇護的26名移民業人員日前遭起訴,不少社區人士都認為此次聯邦執法行動絕非偶然,而是觀察和調查已久的結果,光九份長達數百頁的起訴書就能說明聯邦此次執法是有備而來。

而據消息人士分析,26名被告中,有的可能是為偷渡客提供保釋服務太多而被盯上;有的則可能是透過翻譯或其他工作人員因為行事張揚或口碑出問題而被調查;還有人認為移民局積累了太多華人庇護申請,市場的混亂讓當局注意已久。

去年8月,紐約華埠執業移民律師林克東和兩名助理因涉嫌協助偷渡468名華人遭聯邦當局逮捕,後林克東認罪,承認曾串謀鼓勵和引誘移民非法進入和在美國居留,而當時林克東被調查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為許多偷渡客擔任保釋,進而遭到當局懷疑。

據知情者透露,在華埠社區,除了林克東,涉案的律師劉楓凌這幾年生意做得風生水起,許多客戶都口耳相傳她為許多從機場闖關的偷渡客擔任保釋,而這麼多人聘請同一個律師難免會讓聯邦政府懷疑。知情者表示,曾聽聞有人讚許劉,「蛇頭請的律師就是有保證」,不過除劉外,也有其他律師具有和林、劉相似的口碑,但此次並未涉案。

知情者還透露,翻譯和有的工作人員為多家律師樓服務,有的人若是行事張揚或口碑出問題難免被聯邦調查局和移民局盯上。特別是有的翻譯做久了,以為摸通庇護門路,便開始接案。其中有些人因口碑不佳,之前已經傳出被聯邦探員私下問話的事情,有的人員則明目張膽公開舉辦宗教庇護培訓講座,張揚的作風難免惹人注意,從而讓調查人員能夠順藤摸瓜發現更多線索。

而還有業內人士分析,移民局目前積累了大量華人申請案件,工作量超過一般負荷,加上華人庇護行業一直存在混亂現象,執法單位掃蕩是必然的。該業內人士還表示,受此次掃蕩影響,未來也會考慮適量減少庇護業務,而涉案律師樓的案子也不太敢接手,擔心未來出事,除非客人提供的材料能穩操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被控律師案子 同行不敢接手

肯吉爾律師樓仍照常營業(孟芳)
在曼哈坦華埠開業的肯吉爾(Ken Giles)律師樓19日照常營業,三名女性工作人員照常接聽電話,幫客戶安排下次出庭時間。一位陳姓工作人員認為此次聯邦的執法行動有可能是移民大赦前的一次搗毀和肅清行動。

走進該律師樓,除入口處擺放了幾張椅子,只有三名工作人員還在辦公,律師辦公室則空著,兩名工作人員中有兩位為華人,一位看似為非洲裔。

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該律師樓已經開業十幾年,她指出按照起訴書,該律師樓2007年起總共只提出54件政治庇護移民申請案,她認為並不多,並指出該律師樓經手的華人案件只有20%,大多數是西語裔和印度裔,相比其他涉案的律師樓,庇護申請案件數已相當少,不懂為何會被調查。

該工作人員還認為起訴的罪名有誇大之嫌,但也擔憂律師肯吉爾因此案而被吊銷執照。她表示如果客戶要轉律師也不會阻攔,會向客戶交換之前遞交的材料,但也要備份留底,避免之後產生糾紛。她還說,放眼望去,政庇申請者大都是華人,市場較為混亂。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肯吉爾律師樓仍照常營業

劉楓凌律師樓 通告將關門(何小舟)
日前因涉嫌以不實資料協助移民申請政治和宗教庇護被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劉楓凌、王文雄律師樓,21日皆已進行處理客戶資料和整理文案等工作。劉楓凌律師樓當日重點處理於明年1月將見庭和出庭客戶的要求,而昨日大部分前去該律師樓的民眾目的只有一個,「我想把資料拿出來」。

位於東百老匯2號6樓的劉楓凌律師樓,21日在大樓門口、電梯門旁及律師樓內牆上都貼上醒目通告,說明客戶案情發展及處理辦法。通告中首先為客戶造成的損失表示歉意,隨後表明「聯邦雖然允許律師樓繼續營業,但是因為律師樓的部分工作人員需要處理自己的刑事案,不能繼續為大家服務,因此律師樓決定要關門停業」,並保證在關門前幫助從近期要上庭的客戶起,將幫助全體客戶平穩度過。聲明還指出被聯邦調查局取走資料的兩位客戶已接到通知,所有其餘客戶可以放心。

昨日劉楓凌律師樓從開門起,源源不斷涌地入了眾多前來諮詢和提取個人案件資料的民眾。在門口進行登記和提取資料工作的兩個助理辦公桌前,持續保持著人滿為患的場景。頻頻發問的民眾和不曾停歇過的諮詢電話,更讓當日上班的至少六名助理忙得不可開交。大部分前往律師樓的民眾當日前來只為提取出個人資料,且提取資料的客戶可不另外交款,但由於當日該律師樓工作人員只受理於明年1月見庭和出庭的客戶要求,所以不少民眾雖然心急也只能在登記後離開,也有極少數客戶希望將上庭延期,並繼續交由該律師樓受理。

一助理向客戶表示,除了於明年1月要見庭和出庭的客戶在22日可以進行資料提取外,1月後的客戶請下周再來,並且他們下周整周超時營業來為客戶處理資料和案件問題,對不準備提取資料的客戶也可繼續由律師樓保管並處理案件。該助理還表示,綠卡和I-730申請中案件,律師樓仍正常處理,需打指模客戶也會由律師樓及時通知並正常進行,綠卡、A05、C08和I-730的申請可在兩周後進行。面對一些客戶的質疑,該助理還表示,律師樓工作很快就會恢復正常。最後該助理面對眾客戶的擔心表示,「我們會一直維持正常工作直到把所有案件處理完」。

焦急領取資料的李女士(化名)向交遞資料的助理表示,她與兒子各交付了律師費用3000元,共6000元。她本人的資料已經遞交完整,並由律師樓開始了申請工作。可是其兒子的資料還沒有遞就因出了這事給擱置了,希望律師樓可以在退回她和兒子資料的同時,將其兒子的那部分律師費退回,「要講道理的嘛」。可是助理由於當日只受理退還資料事宜,便讓李女士先登記,日後再處理。

在東百老匯11號4樓的班德瑞律師樓(Bandrich and Associates)雖然大門上仍貼有「正在辦公,請進!」字樣,但實則大門緊鎖,敲門無人應答也沒有開門。而同棟樓內9層的王文雄聯合律師樓,也是在眾多諮詢電話聲中繼續工作,王文雄當日主要忙碌於整理文案資料工作。

據不願透露身分的業內人士表示,這幾天向其致電諮詢的客戶明顯增多,其中不少是從劉楓凌律師樓轉來的,其受理的移民案件也有增加。該業內人士還表示,若其律師樓面對檢查就根本不用擔心,因為「都是真實的」。另一名業內人士表示,本案與去年8月華埠移民律師林克東和兩名助理涉嫌協助偷渡468名華人被聯邦調查局逮捕一案不同,本次為涉嫌準備不實資料申請政治和宗教庇護,所以現在不好對案件結果做出任何預估。該名業者表示,其實這裡面最大的受害者莫過於這些律師樓的客戶。


法拉盛被查律師樓 暫停業(朱蕾)
聯邦當局日前聯合紐約市警方展開近年來針對華人社區的最大規模的移民欺詐掃蕩行動,法拉盛兩家涉案的律師樓21日均大門緊閉,並在門上貼出告示表示暫時停止營業。Sara Cross律師樓關閉至明年1月3日,福來迪律師事務所則關閉至1月7日。昨日陸續有華裔移民客戶前往詢問或索取個人申請資料。圖為福來迪律師事務所暫停營業,在門口貼出手寫的告示。(圖與文:記者朱蕾)

12-23-2102 遣返非法移民 今年創新高(編譯中心)
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21日公布的統計資料顯示,在9月30日結束的2012會計年度,聯邦政府共遣返創紀錄的40萬9849名非法移民,其中大多數是已被定罪的罪犯。ICE也表示,聯邦執法部門將不再追查因交通違規或觸犯其他輕罪而坐牢的非法移民。

歐巴馬政府已經修改移民執法的法重點,竭力確保未犯罪的普通非法移民,尤其是在幼年時來美國的非法移民不被遣返。負責遣返非法移民的ICE表示,96%的被遣返者屬於重點遣返對象。ICE局長莫頓(John Morton)說:「明智而有效的移民執法,有賴於確定遣返的重點,然後遵照這些重點執法。」

ICE公布這項統計數據的時間比往年晚了約兩個月,ICE沒有說明原因。

莫頓同時也發布新指示,要求ICE人員避免追查普通非法移民。這項指示可能減低移民權益維護組織的擔憂,這些組織抱怨政府遣返的非法移民太多。

莫頓表示,ICE已經把拘捕和遣返非法移民的重點對象,轉變為非法移民中的嚴重刑事犯。

包括加州灣區在內的部分社區執法部門,正在檢討和跟聯邦政府的社區安全計畫(Secure Commuinities)合作的問題,這些社區擔憂該計畫導致太多犯輕罪的非法移民遭到遣返,會衝擊形象。

以加州康曲柯斯達縣(Contra Costa County)為例,該縣把許多非法移民交給聯邦執法部門,使該縣成為美國遣返無犯罪紀錄的非法移民人數最多的郡縣之一,讓移民社區感到沮喪。

從2010年4月以來,在該縣交給聯邦之後被遣返的1789名非法移民中,只有四分之一犯了聯邦重罪,約40%根本沒有被定任何罪。

該縣警察局長李文斯頓表示,社區安全計畫原先的「目的是針對最危險和最嚴重的犯罪分子」,但「在實際上它可能變成另一個不同的計畫」。


12-24-2012 雇非法移民 查處創新高 (西雅圖)
在歐巴馬總統矢言連任後將推動移民改革之際,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USICE)過去一個會計年度針對企業雇用非法移民的查核,已創下新高紀錄。

這項查核一直是歐巴馬移民政策的重點之一,歐巴馬政府支持先清查美國境內的非法移民,改善邊界安全,再來全面移民改革。據統計,USICE對雇主查驗勞工資格表格的稽核次數,已從2007年會計年度的250件,在2012年增至3000件。

從2009年至2012年會計年度,公司繳納罰款的總金額由100萬元驟增至1300萬元。而公司經理遭逮捕的人數則增至238人。

歐巴馬日前在談及有關第二任將解決移民改革問題時,他曾指出,任何措施都將包含對故意雇用非法移民的公司,處以罰款;雖然此非新的立場,但在當局開始致力改革移民制度之際,可能是歐巴馬將凸顯的政策。

USICE西雅圖主管班契(Brad Bench)指出:「大部分遭查核的公司,並未被處以罰款,但此舉具有嚇阻效果。如果公司深知ICE將會稽核,則更可能依法行事。」

儘管當局運用這些數據,以證明移民執法的紀錄,但權益人士指出,對公司加強稽核,因造成大規模裁員和中斷企業運作,已迫使勞工活動更轉趨地下化。

華盛頓州Belco Forest Products木材公司在2010年接獲USICE稽核信函時,公司管理階層並不會特別驚訝,因為在薛爾頓 (Shelton)附近另外兩家公司,早已受到USICE的調查。不過,USICE在經過長達一個月的查核後,導致Belco公司損失有經驗的員工,並被處以1萬7700元罰款。

USICE在當時共查核數千家公司,並有339家公司在2011會計年度遭到罰款。依據美聯社所獲得最近的資料,在2011會計年度,企業中位數的罰款為1萬1000元;德州以63家公司遭罰款居冠,其次是新澤西州的37家公司。

據悉,雇主依規定必須要求員工填寫I-9表格,以宣示可在美國可合法工作,目前雇主僅需確認身分證明文件看似真實文件。

當局對企業這項追查行動,是當局投入1億3800萬元進行職場執法努力計畫的其中一部分,USICE人員必須逐一清查公司薪資名冊,以比對出與社會安全號碼和其他身分資料庫不吻合的姓名。


12-24-2012 申請庇護 務必如期出庭 (王艾香)
華埠數家律師樓日前因涉嫌以不實資料協助移民申請政治和宗教庇護被聯邦調查,近日這些律師樓的客戶到處奔走諮詢,不少客戶專程從外州到紐約詢問自己的案件,尤其是那些近期就要出庭的客戶,心中如焚。劉楓凌律師樓23日開始休聖誕節假,不少客戶撲了個空。

一名移民律師提醒,對於這些要出庭的申請人,最重要的是要如期出庭,否則「逃庭」將造成更嚴重的後果。申請人甚至不需要律師陪同,可以自己去法院告訴法官實情。

該律師表示,不少民眾因為律師樓被查,頓時六神無主,此時申請者應該立即另請一名律師陪同上庭,或申請改期,不要因為一時間找不到其他律師代理,或者資料在原來律師樓裡沒有拿出來,因此不敢去上庭,這樣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如果申請者沒有在預訂時間到庭,法官可能會以逃庭為由判遞解出境。如果來不及找律師的話,申請者可以自己去法庭,告訴法官不會講英語,需要翻譯,然後通過翻譯把律師樓被查,需要時間找另外的律師,基本上法官現在都知道華埠幾家律師樓被查,對於這些律師樓的案子一般都會同意改期。

劉楓凌律師樓在東百老匯2號大樓大廳貼出告示,指為了慶祝聖誕節,律師樓從23日開始休息,26日開始上班。到律師樓撲了個空的林女士表示,她去年開始在劉楓凌律師樓辦理政治庇護移民,原定明年年初上庭,現在就剩幾天了,這幾天她就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打聽,完全沒了頭緒,去了幾家律師樓都說要看了案子的材料才決定要不要接手,還有一家律師樓趁火打劫,陪同上庭一次要收費2000元。來自外州的陳先生表示,他這幾天看報導劉楓凌律師樓開門,因此特意趕到紐約來,想要親自向律師樓詢問自己的案子,不料撲了個空,只好等幾天再回來看看。


12-27-2012 涉造假律師樓 紛收轉案費 (杜宜臻)

涉嫌造假的劉楓凌律師樓在聖誕節後的26日恢復營業,一開門就擠滿了希望移轉案件的客戶,不過該律師樓案件經理要求每位客戶交2000元的違約金,否則將扣留客戶的相關文件,甚至威脅客戶「我知道你的案子是假的,你再吵我就去移民局舉報你」,一名客戶氣憤表示,「沒想到會如此惡劣」。向顧客收違約金的還不止劉楓凌律師樓,同樣涉嫌造假被控的律師王文雄也向客戶收取500至2000元不等的違約金。

此外曼哈坦南區檢察官辦公室26日表示,詐欺案在逃的嫌犯之一王健恩(Jian En Wang,以下姓名皆音譯)已於18日被捕到案,目前交保候傳。目前只剩黃德津(Dejin Huang)和楊憲軍(Xian Jun Yang)在逃。

位於東百老匯2號6樓劉楓凌律師樓一早就擠滿將近50位客戶,每個人都露出焦急的等待神情。劉楓凌本人並沒有出現在律師樓,由助理和案件經理負責接待排隊的客戶,由於等待的客戶太多,再加上律師樓的助理和案件經理態度惡劣,數度出現火爆場面。

從早上11時就在劉楓凌律師樓等待拿回文件的Michelle表示,她一直等到下午4時才有機會跟案件經理接觸,等待期間詢問該律師樓工作人員什麼時候才可以處理其案件,卻數度被工作人員大吼,「跟你說過多少次會一個一個處理」。終於等到案件經理處理其案件時,對方一開口就要她繳2000元的違約金,否則不會把文件還給她。Michelle表示,「我所有的正本文件,包括中國身分證以及各項證件都在劉楓凌那裡,現在要我拿出當初沒有說的違約金,真是太惡劣了」。她指另一名客戶向案件經理表示「收違約金根本就不合理」,被案件經理威脅「我知道你的案子是假的,你再吵我就去移民局舉報你」。許多客戶當天還是沒有拿回文件,白跑一趟。

收違約金的不只是劉楓凌律師樓,兩三名從王文雄律師樓走出的客戶表示,「王文雄說可以把案子轉走,不過要收錢」。1月就要出庭的鄭姓客戶透露,「我剛把文件拿回來,王文雄收了我500元」。同樣被指控的肯吉爾律師樓的助理表示,「客戶可以把文件拿回、把案件轉走,我們律師樓只會收複印費。如果不想轉走,律師樓會繼續按照程序幫客戶處理其案件」。班德瑞律師樓仍持續關閉,公告上寫著1月7日會重開,協助客戶作善後處理。

© ny.worldjournal.com 2012

12-28-2012 涉欺詐律師樓 助理怕牽連 (何小舟)
東百老匯涉嫌政治庇護詐欺案的兩間華人律師樓,目前正積極幫助客戶處理案件後續,但是說不準究竟還會開業多久。有在外州的客戶接到律師樓電話,必須在指定日期來辦公室處理案件,不得延期。一些涉案律師樓的助理則擔心自己會遭受案件牽連。

被調查的律師樓一位不願具名的助理表示,當然希望這次只是虛驚一場,其實作為助理也擔心老闆最後會把責任推脫到他們身上,萬一聯邦調查局證明政治庇護欺詐案情屬實,那麼律師就有可能以其不知情,表達對助理的信任,並強調只是處理助理提交上來的文件為由,為自己辯護。該助理最後表示,希望勢態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位於東百老匯2號6樓的劉楓凌律師樓內,正在接待處等候的劉先生表示,26日正午休時他接到劉楓凌律師樓電話,通知他27日必須趕來律師樓,他形容律師樓助理講話很急,總說「我們很忙」,並以此為由沒有跟劉先生講明必須到律師樓的原因。他由於要照顧髮廊生意,便詢問是否可以延遲到周五再來,可是助理答覆,「你的律師過兩天就不做了,你必須明天過來」。

27日一早就從亞特蘭大乘飛機趕到紐約的劉先生還苦笑表示,自己剛到律師樓,助理就跟他說「我們好忙的,你坐這等一下」,可這一坐就是半個多小時,而且終究還是未告知他27日必須來的緣由。劉先生無奈表示,自己從開始提交材料、打指模至今,「從亞特蘭大到這裡都20多次了,折騰到現在最後辦不成了」。

一些帶著轉案費前來領取資料的客戶表示,「很多人都空手而回」,因為案件經理不在,律師樓助理對他們表示只有經理才能收轉案費。昨日也有民眾反應受到劉楓凌律師樓助理威脅,助理於當時表示,「如果你再對我吼,我就要說你是假的」。

東百老匯11號4樓的班德瑞律師樓大門上貼著將於1月7日早9時起營業的通知,通知中提醒於1月5日前要出庭的客戶,建議本人到法院申請延期,也可請其他律師代理。位於同棟樓9樓的王文雄律師樓仍照常營業中。


12-29-2012 劉楓凌9月已轉戰保險業(紐約訊)
消息人士透露,涉嫌以不實資料協助移民申請政治和宗教庇護被聯邦調查局調查的律師劉楓凌(見圖,本報檔案照),其實知道遲早會出問題,兩年前就開始考慮轉行,並於今年9月正式任職紐約人壽(New York Life)公司,擔任業務代表(agent)。

據悉,兩年前開始劉楓凌已經向周圍友人尋求轉行意見,不欲再從事律師之職。今年年初她明確把保險業當作職業新方向並開始積極求職,於今年9月通過紐約人壽公司詳細的背景調查,正式加盟紐約人壽。直至28日,劉楓凌仍在紐約人壽正常工作,沒有受到影響。不過該公司數年前曾有一位業務成績非常傑出的華裔業務代表,因涉及法律官司被紐約人壽開除。劉楓凌能否繼續留在該公司,仍未可知。

轉行保險業,是劉楓凌經過審慎思考後的決定。因為保險業中更容易成為翹楚的是那些有法律背景的業務代表,他們可以做遺產規畫、跨國規畫等高級規畫,能進入這些非常專業的領域,並不容易,絕非一般「賣保險的」,收入也比一般的業務代表高出不少。劉楓凌意識到自己人脈廣、有豐富法律背景、工作態度好,所以選擇加入保險業,以便長線發展。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他認識劉楓凌多年,她為人低調、善良、非常樸素和吃苦耐勞。作為北京大學畢業生的劉楓凌,在人生地不熟、沒有任何背景的紐約市創業並闖出一片天地,讓很多北大校友都非常佩服。而且劉楓凌教女有方,大女兒以SAT滿分的成績入讀哈佛大學,這些都讓人羨慕不已,此次出事,大家都為她扼腕嘆息。

記者杜宜臻紐約報導

劉楓凌律師樓助理28日仍表示「律師樓不會關門,照樣處理客戶案件」,不過有意轉案子的客戶還是要繳交2000元違約金。

劉楓凌新辦公室位於百老匯大道上的「公平大廈」(Equitable Life building)29樓的「紐約人壽」,不過該樓管治森嚴,非大樓的工作人員或是與工作有關的訪客一律不能入內。28日「紐約人壽」辦公室的前台人員證實劉楓凌目前以Karen Liu的名字在「紐約人壽」擔任保險經紀人,但是28日下午劉楓凌似乎不在辦公室內,前台試著以呼叫器聯繫劉楓凌,都不見劉楓凌回應,劉楓凌本人的手機也直接轉進語音信箱。

劉楓凌律師樓的助理對劉楓凌的新工作則不予回應,只說「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他卻向客戶表示「我們律師樓沒有要關,如果你要轉案件,就快點來轉,記得帶2000元」。


侨报:暴利产业!华人政治庇护造假大起底

暴利产业!华人政治庇护造假大起底

风暴:FBI大举查抄纽约华埠移民律师楼

10余家被查 20余人被捕 百余华人受牵连

18日,联邦FBI和纽约警察联手到华埠大举查抄涉嫌在政治庇护申请上帮客户造假的多家移民律师楼。当天在曼哈顿、皇后区和布碌仑总共有21人被逮捕,26人被起诉,包括6名移民律师。至少有10家律师楼涉嫌帮数百华人作假。六名律师是:46岁的刘枫凌(Feng Ling Liu),33岁的班瑞德(Vanessa Bandrich),31岁的李峰(Feng Li),53岁的肯吉雨(Ken Giles),63岁的雅各布(Freddy Jacobs),32岁的王文雄(John Wang),他们都在华人社区开律师楼。执法人员早上9点多就到华埠抓人,东百老汇如临大敌,从林则徐像到怡东楼整个街区被封起来,大批穿制服的执法人员涌入,多部警车停在街边,许多店家和居民到街上围观,瞪大眼睛看着FBI把一个又一个嫌犯抓走。检方指出,这些律师楼帮客户在政治庇护申请上造假,帮客户编造故事,教他们跟移民官面试时怎么撒谎。

联邦FBI和纽约警察联手查抄涉嫌政治庇护申请造假的律师楼。

源头:绿卡渠道狭窄 为身份铤而走险

空子太大 政庇范围过于宽泛

对于律师来说,“政治庇护”也许是最能够发挥其“想象力”,也最能够钻空子的官司。从业21年的西雅图华裔律师托尼表示,假打政治避难官司在律师业来说是个公开的秘密。相比纽约,西雅图地区寻求避难的华人要少许多。“有的华人一走进来就说要办绿卡,再问他怎么办,他就说政治庇护。很多人期待律师安排他们‘遭受迫害’,听说有捷径就都来走,但美国毕竟是法制国家。”

美国对华政策指责成为造假契机

办理身份时的造假包括律师楼编造假故事、蛇头协助提供假证明材料、个别自称是教会的人员为申请者提供宗教知识培训、翻译“纠正”申请人在法庭上的回答等,造假渗透到申请的各个环节,且精心策划。很多律师楼和移民服务社明目张胆地刊登“来美几年均可申请”的广告,招揽客人。而某些人利用教会造假,更是对宗教信仰自由的歪曲。

对律师来说,“政治庇护”是最能够发挥其“想象力”的官司。

渠道:无良律师造假套路多

移民渠道狭窄 导致乱象丛生

不愿意具名的移民律师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中国大陆人士获得美国绿卡,只有以下几条道路——依亲移民、婚姻移民、技术移民或投资移民。走上政治庇护的“独木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向往美国生活的人士”,他们不符合上述的任何一条移民条件。通常来说,他们没有多少钱,过了结婚的年龄,也没有多少专业知识,即使“庇护移民”成功,也还有一段很长的“新移民”道路要走。面对“庇护造假”的问题,没有律师直接回答记者,他们都以“不清楚”,或者“不是律师的责任”等等,来回答记者。根据了解,通常来说,移民律师不会直接“写案子”(即申请庇护的陈述),但是会根据客人的陈述,帮助他们寻找适合的人士来帮助、指导他们“写案子”。而美国移民法官审理庇护时,主观性也比较强,因此,律师也会提供移民官员的“个性分析”,以便让“写案子”的人士可以把握好“度”,以免申请人“受虐”过头或者“达不到庇护”的程度。

大陆人士获绿卡——依亲移民、婚姻移民、技术移民或投资移民。

服务:全套服务量身定做

量身定做文案 律师行提供全套服务

翻开洛杉矶华裔移民律师的广告,专精“政治庇护”的不少,成功案例超过数千人的也大有人在。一名与律师事务所密切联系,长期帮助客人撰写“政治庇护自我陈述”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个行业里的“庇护文案”都需要“加工”、“再创造”,并且许多人声称可以根据客人所需要面对的移民官的偏好,量身定做,保证让客人“轻易过关”。不少律师的广告,都以精通美国的移民法、庇护法、移民局的行政法规为主题,声称熟悉各类迫害,包括政治迫害、宗教迫害、一胎化、法轮功、同性恋、拆迁上访、城管欺压、反腐举报、罢工讨薪、打击报复、刑讯逼供、冤假错案、民主运动、游行集会、抗议请愿的庇护案例,并提供“一条龙全套服务”,直至移民局面谈前的准备辅导、移民局面谈的全程陪同口译、劳工卡申请、社会安全号申请、驾驶执照申请、身份证申请、家属移民申请等等。从事“政治庇护自我陈述”撰写的人士林先生(化名)告诉记者,以他工作10多年的经验来看,“政治庇护”仅仅是许多人借以获得“全家移民美国”的一条途径。

“政治庇护”仅仅是许多人借以获得“全家移民美国”的一条途径。

故事:文案版本应有尽有

申请“一胎化”庇护 先在肚子上划一刀

说到肚子上的刀疤,黄女士回忆说,早在5年前美国的姐姐就通过自己的成功经验告诉她,来美前先在肚子上拉一刀,之后到医院缝合,就说不小心刮伤的。有了这道伤疤,就可以在来美后申请“一胎化”庇护,并用那块刀疤作为“结扎”的证据。姐姐就是用这招在2003年从中国来美,并骗过了移民官的眼睛;她也如法炮制于2007年来美并“一胎化”庇护成功。去年她接受了别人的建议,经墨西哥绕道回国探望了父母和孩子,中间花钱买了另一本假护照。表面上看,庇护身份的她只是去了趟墨西哥,规避了“庇护者不能回国”的法律规定;而实际上,她用另一本护照从墨西哥绕回中国,让“庇护”护照上没有留下任何回国的记录,从而避开了移民局的视线。

迫害版本众多 编一个故事200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曾在律师楼担任助理的女士表示,当时她也被律师要求帮申请人编造因计划生育在中国受迫害的故事,她因初来乍到不会编,就把律师楼存档的各种故事调出来看,竟然看到一则一名福州长乐女子为了躲避被强行堕胎的命运,躲在村后山洞里数月的故事。她回家好奇地问父母,这则故事被她的父母笑谈成现代版“白毛女”。张小姐说,律师楼有很多故事版本,申请人来,把故事里的姓名、地址等换一下即可。她说,为了编出更多不同类型的故事,她还曾被要求去找留学生当“枪手”,当时的价格是编一个故事200元,如果能翻译,再加100元。

蛇头负责出具假人流、结扎证明,假的被开除证明、假的逮捕证。

行情:以小博大成功率过半

花费近万 成功率高达5成

不愿透露身份的华裔人士表示,这些申请者所提出的理由,其“真实性”令人质疑,掺杂的“水分”相当多,但结果是:至少有一半的申请者,最终赢得移民官认同而获得绿卡,成功率高达50%。再加上从申请到面试过关,许多案例仅需数个月的时间就能办妥,因此,采用“政治庇护”途径申请绿卡的中国大陆人士,可谓“源源不断”。 “在湾区,向移民当局递交申请理由的材料,通常由申请‘庇护’者自己完成。有不妥的地方,或理由不够充足之处,才由经手的律师‘帮忙’修改,直至‘满意’为止”,这位华裔人士说。所谓“满意”?这名华裔人士进一步说,是指在“不存在”的情况下,如何杜撰“真实且感人的故事”,来打动并说服移民官员——奥秘在于故事编得“越真实,成功率就越高”。当然依照许多申请者的说法,移民官也分“天使”和“杀手”两种:面试时若遇上“天使”,申请庇护基本会过关;若是遇到“杀手”,只能自认倒霉,运气不佳。

花费上万,申请“庇护”的成功率达到5成。

后续:从东刮到西 抓捕风暴会来得更猛烈?

美西移民局正在酝酿风暴

纽约东岸FBI和警察联手于18日大批抓捕涉嫌造假的庇护律师,消息传出,犹如一颗震撼弹,在洛杉矶华人社区引起不小的震撼和恐慌。律师华强提醒同业和华裔移民,办理政治庇护要小心,不能杜撰“迫害”,以免惹祸上身。

华强相信,美国东岸针对华裔移民的这把火一定会烧到西岸,美西移民局已经在重新审查以往的庇护案件,试图从中找出欺诈的证据,现在只是还没有采取行动,像纽约一样进行大批抓捕和驱逐而已。

美国东岸针对华裔移民的这把火一定会烧到西岸。

华律师提醒那些办了“庇护”后还大摇大摆回国的华人,他们这是提着灯笼捡粪--找屎(死),是在不打自招地告诉移民局“我是假庇护”,否则一个遭到迫害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到迫害自己的祖籍国呢?与此同时,她也谨告同业,不能为了赚钱而不顾庇护的真实性,否则对自己对客户都将不利。

“来到美国就一定要遵守这里的法律,不能抱有侥幸的心理,不能杜撰“迫害”,更不能无中生有。还没有被抓不等于你就合法,切莫因为一颗老鼠屎而搅浑一锅汤,一个人出了麻烦事小,老婆孩子跟着被遣返事大。

来美国就要遵守法律,不能抱有侥幸心理,不能杜撰“迫害”。



author:   紐約報導:      source:  王艾香、何小舟:    last updated:  12/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