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换血--胡温节节败退

什么叫“新京”?京是不是代表“北京”?非也。

2003年底创立发行的《新京报》是由《光明日报》和《南方日报》两家合股,总投资约2000万元。此报如果是由《北京日报》投资创办,叫“新京报”也许容易理解,此报如果与任何本来已有的报纸无关而独立在北京创办,叫“新京报”也应该不会引起猜测,但是,这份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直属的《光明日报》和广东省委主管的《南方日报》合资创办的报纸叫《新京报》,创立的时间是人们对“胡温新政”期往最热烈的2003年底,“新京”的“京”字就不代表“北京”,而是代表“首都”、代表“中心”、代表“新政”。

假如“胡温新政”全面掌权,创办一份突出“新政”以示同“旧政”之区别,那是谁也动不了的。“胡温新政”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这个名称其实既代表了一种自我标榜,一种不确定的期盼,也代表了对“旧政”的否定,“胡温新政”在共产党体制中并没有全面掌权,也就是胡锦涛、温家宝的“新政”没有象过去的共产党那样能够高度地中央集权,所以,创立用来代表“胡温新政”的报纸,不敢叫“新政”报,只敢叫“新京”报。

这份报纸自创立以来,表明的办报方针是写上文字但不值一钱的废纸,背后的宗旨是显然的、有心的同行、读者、官僚,特别是地方官僚一目了然的:为权力高度集中在中共中央而向地方挥舞刀枪。这份报纸,说来大胆揭露社会问题,可是,这份报纸从来不揭露中国的社会精英、私营企业、中产阶级和“富人”所面临的社会问题,专挑社会社会低层“穷人”所面临的社会问题来“揭露”,突出表现了其“无产阶级”代言人的“先进”本质,也是代表者胡温的“新政”路线。

胡温利用《新京报》在共产党内斗争中舆论先行、煽动群众斗地方官僚,如果胡温成功,《新京报》的最后结局可以参考当年北京的“民主墙”。可是,邓小平利用“民主墙运动”成功地推翻了“两个凡是”,让“英明领袖”华国锋让了位,而胡温是人在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位置上,其一手砌成的新型“民主墙”却被人推倒了,所谓“大胆直言”,也就是为加强中央集权敢于斗地方官僚的“大胆直言”的《新京报》,终于总编被撤了职。

《新京报》大换血只是“胡温新政”落幕的一个比较突出的环节,之前有“团派”的“大胆直言”的《中国青年报》遭到整肃,再之前有地方的《福建日报》公然对中央的《人民日报》就“避弹衣书记”福建“反腐”进行舆论叫嚣,《人民日报》不吭声了,“反腐”的“英雄”变成了“腐败分子”落了个阶下囚。两星期前,“旧政”江泽民的名字紧跟胡锦涛之后出现在“新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系列之中......

《新京报》大换血,同行有说是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锦涛已经被架空、节节败退、无力反击的突出标志,也有说是胡锦涛团派全面溃败心灰意冷已经向代表地方势力的“上海帮”投降。说实在的,胡锦涛这个政工干部大老,对政治思想有点有“觉”没有“悟”,他上台依赖一批团派的人马全都是--就象我们在企业、机关、学校、街道见过的那些--不擅解决实际具体问题的--政工干部。他们不是“马列主义老太太”,他们是心比天高的“社会主义”大叔和大嫂。这些政工干部的存在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手中有着权力,特别是整人和制造舆论的权力。整人的方式是“反腐”,制造舆论的方式是为“穷人”哭泣。当胡锦涛的团派政工干部大军被派到地方政府掌握权力的时候,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和顽固的政治思想面前,几乎没有几个选择后者。现在,也许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锦涛正在纳闷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这点先见之明,其实胡锦涛对政治思想工作还是缺乏真正的“悟”性。

西方的民主以美国最为典型,美国民主的基石是《美国宪法》,而《美国宪法》是代表各自的州,即各自的地方利益的贵族精英们协商制定,然后各州通过,有问题,再协商妥协,加上修正案。“胡温新政”的“社会主义民主”:提倡人民民主监督地方官僚--但不包括党中央;提倡“和谐社会”--满足穷人就“和谐”了;鼓励地方群众进京告状--提高“中共中央”的执政能力加强中央集权;平衡发展、宏观调控--共产主义物质平均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

胡温的确是中国“无产阶级”的代表,中国的“无产阶级”不会对“胡温新政”没有实现他们的理想就此死心,胡温也不会对加强中央集权的企图中途夭折三罢甘休,不过,中国的“无产阶级”除了在“共产主义”的天堂里每人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他们却不属于“先进性”的任何一族,“三个代表”之中虽然有工有农,却没有“无产阶级”,当然不会有“刁民”。

作为“无产阶级”的代表的胡温,也许还有一些利用“无产阶级”的余地。共产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有一句抽象的“无产阶级专政”,这在理论上允许和主张“大多数”(至少在中国“大多数”还是“无产阶级”)多少数人进行“专政”,“专政”就是“剥夺”,从剥夺财产,到剥夺生命,而不是西方民主理论上的那种多数决定,少数要受保护和人权私有财产至上,因此说胡温还有一搏的余地。所以,胡锦涛最后的依靠应该是“马克思主义工程”,只能局限在“马克思”的理论教条,绝不能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否则就没有办法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了。

中国的实际情况已经是:要重新提倡“无产阶级专政”,首先要再一次煽动“无产阶级”造反,造地方共产主义官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反。不过,胡温没有老毛的权力和崇拜,胡温就连自己的一份《新京报》也没有保住,看来机会不大。是不是《新京报》的换血就意味着胡温的“新政”落幕?也许胡温内心已经冰凉,而海内外还有许多“社会主义民主运动分子”,也就是被主张西方自由民主的人简称是“伪民运分子”的其中一类,应该说还会继续热血沸腾一阵。


author: 季哲 source:正义党 last updated:12/30/05